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三大复兴 > 中华民族复兴

张宏良丨当心:4000万股民成为金融买办要挟中央的人质

作者:张宏良 发布时间:2019-06-10 01:13:01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2008-06-18

f71cf7f493ee8116a7f4294d5ad32712.jpg

 

  今天又是股市暴跌,如此连续的惨烈暴跌在中国股票市场上还是第一次。虽然此前文章已提到这次暴跌与以往具有完全不同性质,既是掏空中国的金融灾难在股市上的反映,又是西方国家对中国实施非军事化打击的一部分。实施股灾打击的近期目标,是为今天举行的中美战略对话施加压力,迫使中国做出更大让步,满足美国对中国的经济殖民化要求;更大目标是在奥运会之前,通过股灾埋下中国动乱导火索,迫使中国接受西方的政改方案,先从政治上肢解中国,然后再在领土上肢解中国。

  可是,看到昨天中国证监会官员的讲话才发现,事情的严重性远远超出我们的判断,股灾已不仅是西方国家打击中国的工具,而且成为金融买办要挟中央的手段。去年年底到现在,中国股市跌幅达到55%,与举世瞩目的越南金融危机大体相当,市值损失超过16万亿,相当于30多个越南的总产值,7年的全国工资总额(按2006年计),20年的全国教育经费(同样为2006年),全国地震捐款总额的400倍,大型航母200多艘;相当于1999年到2007年创造的全部总产值,也就是说,从去年到现在中国股市8个月跌去了以往8年创造的全国GDP总和。具体到每个投资者身上,全国有效账户不过8千万,每个投资者拥有上海深圳两个账户,投资者差不多有4千万,按照16万亿三分之一流通市值计算,每个投资者资金损失超过13万,按照2007年城镇居民人均收入计算,8个月赔掉了10年的收入总和。

  面对如此罕见的股灾和惊人损失,中国证监会官员却通过媒体访谈宣布:第一,“证监会无论出台任何政策或者一个规则的制定、起草、颁布,我们都会关注它对市场的持续良好发展是否起积极、好的作用,而不是起阻碍作用。”第二,“证券市场是风险与收益并存的市场,投资者自担风险应该是市场发展的基础”。了解中国股市的所有投资者都知道这两条是什么含义,翻译成百姓语言就是:第一,导致股市暴跌的政策不变;第二,股市暴跌的风险老百姓自己承担。

  在历史罕见的巨大股灾面前,中国证监会官员的如此表态不能不让人震惊。问题不在于是不是救市,而在于为什么在如此惨烈的股灾面前还去故意刺激股民!既然是中国证监会官员,就应该知道中国股市并非是真正的市场,而是典型的政策市,中国股民承担的主要风险不是市场风险,而是政策风险和制度风险,后者是投资者不应该承担的风险,也是包括香港台湾在内的其他任何国家和地区投资者所没有的风险。就拿中国证监会官员讲话中坚持不变的股权分置改革来说,包括股市门口卖报纸的老太太都知道,这次股市暴跌的根本原因,是股权分置改革造成的“大小非解禁”。

  所谓股权分置改革和“大小非解禁”,就是把大股东和富豪低价买的股票和老百姓高价买的股票,拿到市场上按照一个价格买卖,中国股票有三分之二是大股东和富豪不到一元钱买的,有三分之一是老百姓15元多高价买的,条件就是大股东和富豪的股票禁止上市流通,只能在股票市场外面转让,所以称为非流通股,由于股东有大有小,简称“大小非”。可见,当初老百姓花高价买的是流通权,买的是国家对老百姓的承诺。去年国家宣布解除对低价非流通股的上市限制,于是超过流通股数量2倍的低价股如同决堤洪水般汹涌抛售,股市如同地震中的豆腐渣楼房般轰然倒塌。为了避免老百姓逃跑,堵塞大股东退路,财经界开动所有媒体一起高喊中国股市前程似锦,一边把老百姓堵在里面,一边让大股东和富豪抓紧变现,变现的资金超过一万亿。

  如此大规模抢劫,让那些没有“大小非”的富豪眼珠子也红了,纷纷涌入股市抢钱,已被外资控股的中国平安公司一次就计划圈钱1600亿,瑞士的瑞银集团居然在中国股市公然违法掠夺数百亿。仅这个月(6月)“大小非解禁”就超过540亿,其中云南铜业大股东和富豪每股获利超过百元。就在中国股市倒塌的废墟上,一颗接一颗的财富新星连续耀升于中国天空,一个接一个的金融富豪不断刷新着财富排行榜纪录,曾经有位美国学者问我,为什么以前中国富豪榜上有许多工商富豪,现在都是金融和地产富豪?我说你看看中国股市就知道了。

  通过股权分置改革,中国股民的金融资产如同长江大河般滚滚流入极少数富豪腰包,并且不像其他国家那样是通过个人市场欺诈获得的,而完全是通过证监会的制度改革“行政划拨”的。中国老百姓这点儿活命钱哪里经得起如此哄抢,可怜的中国股民哭爹叫娘地呼吁证监会约束一下中国平安这样天文数字的圈钱行为,可是堂堂中国证监会副主席不仅不管股民死活,反倒说什么“股市本来就具有融资功能”,并且对已经缺胳膊断腿的股民恶狠狠地说“肯定要上会(指证监会接受中国平安圈钱申请)”,以股市具有融资功能来为恶意圈钱辩护,这是连稍有廉耻的奸商都不会公开的言辞,可是居然能出自管理股市的中国高官之口,如此悖逆天理的说法,气得那位文质彬彬的报社总编水皮先生都拍案质问:“说股市具有融资功能就可以随便圈钱,这不等于说女人具有性功能,就可以随便强奸吗!”

  可以说,导致中国股民赔钱的原因很少有市场风险,绝大部分原因是政策风险和制度风险。为什么?道理很简单,在一个持续30年经济高速增长的经济背景下,股票不可能长期下跌,股票现货交易也不可能让绝大部分人血本无归,现在中国股民的悲惨遭遇,主要是政策市造成的。这就是为什么其他国家投资者赔钱后选择自杀,而中国投资者赔钱后找政府的根本原因。

  作为中国证监会的官员,应该更加清楚中国股市暴跌的原因和中国股民承担的风险性质。股民只应该承担市场风险,而不应该承担政策风险和制度风险。中国证监会应该不应该救市我们不做评论,以前也从来没有评论,在此我们只是想说一点,就是中国证监会有义务有责任也有能力消除股民承担的政策风险和制度风险。否则中国证监会就是失职甚至是渎职。我们之所以只是说这一点,因为这不是我们今天的话题,我们今天想知道的是为什么中国证监会官员要故意去刺激本来已在崩溃的市场?打开股市K线图就会发现,3月份以来,显示股价未来走势的技术指标底部在不断抬高,逐波走高的技术指标与逐波下降的股价指数形成了典型的底部背离,这显示至少一波中级反弹即将展开,可是就在云开雾散、股民逃生之门终于开启的6月10日,股市突然发生了历史罕见的惊人暴跌,整个大盘几乎跌停,并且直到今天仍然在暴跌,这种10连阴的暴跌史所罕见。

  中国究竟发生了什么?是什么原因让中国股市出现了只有战争爆发才会出现的股市暴跌?

  6月10日是什么日子?是前中国证监会副主席、国家开发银行副行长王益被双规的日子,这几天网上又出现了金融领域更大高官出事的传言。整个市场一直在等待传言的核实或澄清,可是直到今天下午收盘前,传言仍然是既没有证实也没有澄清,所看到的只有证监会官员关于不会救市和风险自担的讲话,于是大盘再次暴跌,以200家多跌停板报收。显然,今天的股市暴跌已经超出了市场因素,并且从交易量来看,不像是有人在大规模出逃,如果上海交易所和深圳交易所没有修改交易数据的话(应该不会),那就肯定是有人在刻意砸盘。再看两位证监会官员的话,一个说:股市下跌的政策我不管;另一个说:下跌的风险你自担。即便是股市风平浪静的平时,两位证监会官员的如此讲话也足以让股民惊恐万状,引发一场股市地震,在目前已经形成股灾的情况下再去刺激股市,只能是加剧股市暴跌。这一点证监会官员应该比我们更加清楚。

  和中国股市跌幅差不多的越南,政治局已经多次开会研究股市问题;奉行自由市场经济的美国在股市下跌百分之十几的情况下,包括总统都出来干预;况且美国和越南股市都是少数富人的游戏,广大社会公众并没有参与,股灾并不影响社会稳定;而在4千万股民(家庭)、一亿多基民被卷入市场的中国,股灾爆发后相关部门不仅没有采取任何解救措施,还派证监会官员出来发表讲话刺激股民。这种做法显然是违背常理,特别是违背中国官场的常理,中国官员有可能会在灾难面前作秀,却不可能去故意刺激废墟下的灾民。即便是最低级别的公务员也知道,在如此巨大股灾面前去刺激受灾股民,无论对社会还是对本人都具有极大的政治风险,有人派证监会官员公然冒此风险,显然是另有目的。

  并且就目前具体形势来看,制造股市暴跌肯定不仅仅是经济目的,虽然从经济上来说,制造中国股市暴跌能够获得巨大财富。我们在以前文章中曾经提到过,美国、新加坡等国家专门设置了作空中国股市的中国股价指数期货,国内股市越是暴跌就越是赚钱,从而形成老子在国内砸盘,儿子在国外赚钱的状况,这就是我们一直坚持没有共同诉讼制度就不能发展衍生品市场的原因。共同诉讼制度能够保证老百姓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能够把最大券商或证监会主席送上法庭。虽然这次中国股市暴跌让一些人在海外期货账户上发了大财,数额大得让一般人无法想像,但是目前这次暴跌的经济目的肯定是次要的连带的,主要目的是要挟中央。否则不可能有那么多巧合,并且暴跌那么厉害。

  再打开股市K线图我们还会发现,中国股市的大跌恰恰是从8个月前召开党的十七大开始的,十七大召开到现在8个月,股市大跌8个月。这又是一个巧合,巧就巧在十七大政治报告刚刚提出要让老百姓拥有财产性收入,由外资控股的中国平安就开始了砸盘。此前我们讲过,所谓财产性收入主要是房租收入和股票收入,对绝大多数中国百姓来讲,获得房租收入还不现实,所能获得的唯一财产性收入就是股票收入。可是从十七大到现在8个月股市大跌,老百姓不仅没有得到财产性收入,连原来积攒的工资收入也赔了进去,从而使十七大民生路线的两项主要内容——建设五有社会和拥有财产性收入——全部落空,至少是暂时落空了。现在,又在距奥运会不到2个月的时间内开始砸盘,并且十分巧合地在中央打击金融腐败官员的同时——巧的一天不差,爆发巨大股灾。

  面对地狱般一片惨绿的中国股市大盘,让人禁不住脊背飕飕直冒冷风,大家试想一下,如果连打击个别腐败金融官员都会引来巨大股灾的话,那么接下来西方国家发动的金融大战我们又将如何应付?

  从双规王益的6月10日到现在,股市已损失2万8千亿,这还是损失最小最容易控制的现货市场;如果不是去年以来中国爱国力量的不断揭露和坚持斗争,包括股指期货在内的各种所谓金融创新已经完成,那么今天的损失将无法估量,连香港的朗咸平都庆幸中国幸亏没有推出股指期货,否则金融战一爆发,各种金融期货就会像巨大抽水机那样迅速抽干中国的财富。这就是为什么所有金融买办都坚持要发展衍生金融工具的原因。虽然坚持要发展衍生金融工具的人并非都是金融买办,但是金融买办一定要发展衍生金融工具,如同欢迎废除死刑的并非都是罪犯,但是罪大恶极的罪犯一定欢迎废除死刑一样。如果今天已经有了股指期货,那么双轨王益恐怕损失的就不是2万8千亿,那将是一个我们不敢想像的恐怖数字!没有以大众民主为平台的共同诉讼制度,搞衍生金融工具等于是把全国人民的财产由少数人随便划拨到自己账户上。中国的爱国力量拖住了股指期货推出的时间,减缓了中国的金融损失,但是却没有能力减缓股灾对老百姓的沉重打击。

  双规一个王益,就损失2万8千亿。如果对金融领域的腐败官员展开全面打击,那将会是一个什么数字?中国的股民啊,你们有可能已经成为了金融买办的人质!

  股市还在暴跌,世界金融动荡的阴云正在向中国凝聚,我想起了美国人经常说的那句话:天佑美国。我们现在想说的也是:天佑中华!

  只是这个天,不是头顶上的苍天,而是大地上的人民,伟大的中国人民!

f71cf7f493ee8116a7f4294d5ad32712.jpg

  张宏良微信号:zhanghongliang107

  张宏良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zhl010

  2008-06-18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