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三大复兴 > 中华民族复兴

钱伟品:难以忘怀的“痛哭”和“热泪”

作者:钱伟品 发布时间:2019-05-24 21:08:36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2018、2019,正是改革开放40周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的纪年。

  让笔者不由自主的浮想联翩。

 

  人民公社年老女社员——“痛哭”毛主席

 

  那时一个“小岗村红手印”引领,全国“农村分田到户”——如火如荼的年代。

  笔者结束工农兵大学生生活、被分配在太仓县委宣传部任干事、不久的一天。板桥人民公社一干部见到我拉着我(因我曾在他们公社抢收抢种季节蹲点劳动时认识),向我讲述了他的亲眼目睹——

  一个生产小队,“分田到户”后的第二天,有2个60岁左右的女社员,在自己“分到的田地”边上,失声痛哭:毛主席啊,毛主席!你阿知道人民公社解散啦,都分田到户了。我们年纪大身体又不好,做不动生活了。叫我们怎么办啊?我们今后去靠谁啊?——毛主席!

  因为我原本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祖祖辈辈——农民的儿子。是参军上大学才离开了农村。

  听了该干部感同身受的讲述。——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整整近40年难以忘怀!!

  湖南一下岗纺织姑娘——“热泪”止不住

       那时一个举国“招商引资”,大办“三资企业”——热火朝天的年代。

  笔者正任太仓市委办公室主任,每年至少一次在深圳、珠海或佛山等“特区”,举办“太仓市大型招商洽谈会”。办公室是负责大会保障的。我几乎是次次到会。

  为增进相互了解和熟识,领导吩咐我们在一“度假村”搞场“舞会”。为中外贵宾邀约了一对一的女舞伴。

  正当大家纷纷步入舞池、翩翩起舞时。一迟来的姑娘找到了我。因当时凡是能舞都去舞了,只留下一个我。因为我长期在国企工作、交谊舞外行的很。于是我和没有舞伴的她,交谈起来。

  得知她,由于湖南公有制企业也大多“改制”了。自己原是某县一全民纺织厂细纱车间正式职工。“被下岗”后,十分纠结,自己是家中的姐还有一个正在上学的弟,母亲身体相当不好,靠父亲一人做工,全家生活难以为继。她在本地又很难找到工作。便随着农民工南下打工潮来到了珠海。

  珠海大多是电子、鞋子企业,很少纺织厂。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却带的钱马上要用光了。十分无奈到度假村夜总会当舞伴。又得知母亲思念女儿病重。她已说不下去了、、、

  我以曾经的国企纺织厂领导的身份尽力安慰她。当得知他与我女儿同龄时。我被眼前的事实深深的刺痛了。

  因为我女儿苏大本科毕业留校任辅导员。而她却“被”下岗;无奈来这种场所谋生活。

  我殷切希望她,尽快远离“KTV夜总会”。到工厂企业去找一份工作。认认真真做几年,赚一点钱马上回家。以了“父母揪心的牵挂”。学会好好保护自己。并祝她平安健康,早日回家。

  看到她“热泪”止不住。我心更沉重。

  在结束活动返回住处的路上。我的脑海里不断浮现——公有制企业被出让贱卖、公有资产被暴利、纺织姑娘被下岗、、、、、、

  啊——她们可与我的女儿是同龄呀、、、、、、

  (特写 于2014年 首发《新浪网》 2019-05-24 改编)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