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三大复兴 > 中华民族复兴

候涛:朝鲜战争谈判,美军从傲慢到沮丧

作者:环球时报 发布时间:2019-05-24 11:16:01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fd98d56d8f8229f64986230bbea300fa.jpg

1397282b8f575525551f69eb127f8fa3.jpg

6e0390a15cdc54122e2eb6edbb2dfa64.jpg

603d5d5cd2f4298d4edc4862f602b973.jpg

        当前打打谈谈的中美贸易战,让人不由得想起朝鲜战争后期的边打边谈。而特朗普政府的“极限施压”策略,其实朝鲜战争谈判中美国也早已用过。武力威胁、频繁翻脸、出尔反尔……美国代表在朝鲜战争谈判中使尽各种场内场外招数,但中朝在战场中的长期坚持和成果,最终迫使美方在谈判桌上低头。

最初:谈判不过是“缓兵之计”

  1950年夏季,美国拼凑起所谓“联合国军”投入朝鲜战场,妄图把战火烧到中国边境。美国朝鲜战争史专家威廉·惠特尼·斯迪克在《朝鲜战争:一部国际史》一书中称,“中国军队(志愿军)接连发动两次痛击后,1950年12月中旬,华盛顿笼罩在愁云惨雾之中,杜鲁门政府开始谈论通过谈判结束朝鲜战争。”美国政府对谈判的基本要求是,交战阵营同意“停止向朝鲜增派任何空中、地面或海上部队,以及不增加朝鲜境内现有战争装备和物资水平”。

  在前线美军溃败的情况下,美国通过联合国提出的谈判基本原则是“先停火再谈其他”。中国政府看穿美国“假和谈真备战”诡计。12月22日,中国政府总理兼外交部长周恩来发表声明称,“很显然地,昨天反对和平,是为着美国可以继续扩张侵略;今天赞成停战,也是为着美国可以取得喘息时间,准备再战,至少可以保持现有侵略阵地,准备再进。”

  1951年1月13日,眼见美军在朝鲜战场上手足无措,杜鲁门政府只好再度通过联合国放出和谈烟雾,但原则依然是“先停战再谈其他”。1月17日,周恩来复电联合国提出中国的建议,即在同意从朝鲜撤退一切外国军队及朝鲜内政由朝鲜人民自己解决的基础上举行谈判。然而,美国并不是真心想谈判和平解决朝鲜问题。美国外交官在联合国攻击中国“侵略朝鲜”,同时美军暗中集结兵力,打算趁商讨停战之际对中朝军队展开反扑。1月25日,美军集结23万大军发起全线进攻,“先停战后谈判”只不过是骗局而已。要想让美国真正坐到谈判桌前,只有在战场上痛击美军。

  1951年5月15日,美军参联会主席布莱德雷在国会作证时承认,“朝鲜战争是美国在错误的地点、错误的时间、与错误的敌人进行的错误的战争”。杜鲁门深感“美国的主要敌人是苏联,美国不能在朝鲜耗光有生力量”。为摆脱战争泥潭,美国领导层再度想到和谈,通过苏联向中国转达“美国准备同中国谈判结束朝鲜战争,愿意恢复到战前状态”。

  6月3日,朝鲜领导人金日成抵达北京,同中国政府深入商讨美国和谈可能性。毛泽东认为,中朝两军英勇作战取得了一些胜利,但是没有足够力量实现朝鲜完全统一,因此不能拒绝谈判。金日成同意毛泽东对战局的看法。6月23日,苏联驻联合国代表马立克建议,朝鲜战争交战各方停火休战,军队脱离接触。随后《人民日报》在社论中表示,中国完全支持马立克的提议。同一天,杜鲁门也表示,美国愿意参加朝鲜和谈,“联合国军”总司令李奇微在6月30日向中朝军队发出停战谈判声明。中朝于7月1日复电李奇微,同意停火谈判。双方达成协定,谈判从7月10日开始。由此,朝鲜战争进入边打边谈阶段。▲

蛮横:“让炸弹、大炮和机枪去辩论”

  美国在朝鲜战争的谈判策略,与当前特朗普政府的“极限施压”如出一辙。1951年7月10日上午,朝鲜停战谈判正式在开城拉开帷幕。谈判一开始,“联合国军”代表团首席谈判代表乔埃中将②就大谈“如果不能尽快达成停战协定,会造成许多不必要伤亡”,企图先占据政治制高点。中朝方面首席谈判代表南日①则提出三项原则建议:停止一切军事行动;确定三八线为军事分界线;在尽可能早的时间内从朝鲜境内撤出所有外国军队。但中朝代表团很快就意识到,其实美方对停战谈判并没有多少诚意。

  美国战史学家的记录显示,当时美军参谋建议,“联合国军”代表团可以带西方记者去谈判现场,如果中朝方面阻挠“新闻自由”,就能在舆论上抨击中朝。当时中朝方面认为,双方还远未达成协议,不便让记者采访停战谈判。但美国根本不顾中朝反对,乔埃私自带着大批记者前往开城谈判现场。当记者被中朝卫兵挡回后,美方大肆渲染“中朝军队阻止联合国军谈判车队通过”。出于最大的和平诚意,中朝方面同意双方可互派记者到会场采访。

  但中朝方面的让步,反而让美国错误地认为“施压战略有用”。7月27日,实质性谈判开始。美方出尔反尔,不但不同意外国军队从朝鲜撤离,甚至还否定国务卿艾奇逊之前两次公开提出的沿三八线停火的建议,蛮横要求军事分界线应划在“鸭绿江上的空军及海军战线与开城、平康、北汉江区域的陆军战线的中间某处”,这意味着美军可以兵不血刃地让中朝军队全线后退36公里至68公里!

  美国军史专家约瑟夫·格登在《朝鲜战争》一书中分析称,美军当时考虑,如果按这种方法划定军事分界线,“联合国军”能保证对中朝军队的有利态势。中方谈判代表解方将军③回击道:“我们究竟是在这里讨论停止战争、和平解决朝鲜问题,还是在讨论停火一下再打更大的战争呢?”在遭到中朝代表严词驳斥之后,乔埃公然咆哮说:“让炸弹、大炮和机枪去辩论吧!”李奇微叫嚣称,要用武力达到“联合国军”代表团要求的分界线位置。

  谈判陷入僵局后,美方转而挑事了。8月19日,担任中立区警卫任务的志愿军排长姚庆详在巡逻时遭到伏击身亡。8月22日午夜,美军一架轰炸机突然飞临中朝代表团驻地上空投弹扫射。8月23日,中朝方面致函李奇微,历数美方蓄意破坏谈判的种种卑劣行径,要求追究相关人员责任。但美方狡辩称中朝“诬陷”。随之而来的,是“联合国军”的夏季攻势和秋季攻势。▲

变卦:军事分界线划定屡次耍花招

  1951年10月底,李奇微的秋季攻势以失败告终,这时他又想到了和谈,并要求把谈判地点从开城换为三八线附近的板门店。

  谈判重启之后,军事分界线如何划定成为首要问题。“联合国军”谈判代表乔埃表示,如果以三八线为停战线,中朝需要退出开城和瓮津半岛等地作为交换,随后美方代表霍治又主张划定停战线时应该“补偿‘联合国军的海空优势”,只有把停战线划在三八线以北才算“公正”。中方谈判代表解方反驳道,美方声称有海空优势,那中朝的地面优势就不需要补偿吗?理屈词穷的霍治又提出一个滑稽的建议,“既然双方各执己见,我看还是丢硬币解决吧。”他掏出一枚硬币说:“硬币落下时在哪面便听从谁的意见。”中朝代表对此均捧腹大笑,眼见场面尴尬,他赶忙把硬币收入袋中。从10月25日起,谈判谈了十多场,始终毫无进展。毛泽东和金日成经过反复考量后一致认为,为争取尽早实现停战,同意以现有军事接触线为停战线。但美方在谈判中留了一手。美方表示,如果在一个月内停战协定未能签署,则以实际控制线的变化为最后分界线,企图在签字前向北推进。

  同时,美国在谈判中再次表现出贪婪和狡猾。据统计,从朝鲜战争爆发到1951年末,中朝军队被俘人员超过15万人,其中志愿军战俘约2万人;中朝方面俘虏“联合国军”战俘1万多人。中朝方面提出,战争一结束,双方应该按照《日内瓦公约》,无条件遣返各自收容的所有战俘。但乔埃极力反对全部遣返战俘,提出双方战俘按“一比一”原则对等遣返,这样美方仍能扣押十多万中朝战俘。美方狡辩称,“很多朝鲜战俘和中国志愿军战俘拒绝遣返回北方,中朝方面不能无视战俘们的主观意愿”。但12月11日,“联合国军”司令部发言人在不经意间暴露出美方的真实意图:“‘联合国军不打算给共产党军队人力资源。”

  1952年1月初,美方又提出“人口交易”方案,“如果战俘不够,就用平民顶替”,如同赤裸裸的“奴隶贸易”。中朝代表愤怒地指出,现在是20世纪,不是野蛮的奴隶时代。

  眼看谈判再次陷入僵局,为逼迫中朝让步,美国又发动细菌战。中朝方面一边展开大规模防疫工作,一边在国际上发表声明严正抗议。由于中朝掌握的证据确凿,美国无可抵赖,只得下令停止细菌战。▲

沮丧:在没有胜利的停战条约上签字

520ab6c70752281bfc9ab1b4d0802135.jpg

  1952年10月,美军集结重兵发动著名的上甘岭战役。在43天的血战中,“联合国军”付出惨重代价,却几乎毫无所得。时任“联合国军”总司令克拉克在回忆录中称,鉴于上甘岭战役中伤亡过重,“联合国军”不得不停止任何兵力多于一个营的战斗计划,实际放弃了对志愿军的大规模进攻计划。

  1952年11月4日,美国举行总统大选,共和党候选人艾森豪威尔当选总统。11月29日,艾森豪威尔前往朝鲜亲自了解战局。看到前线真实状况后,艾森豪威尔认为必须想办法结束旷日持久的朝鲜战争了。

  2月22日,克拉克主动致函中朝方面,建议交换患病战俘。中朝方面明白,美国人又要谈判了。3月28日,彭德怀和金日成联名致函克拉克,同意先行交换患病战俘,并建议立即恢复在板门店的和谈。4月26日,在来自全球各地的数百名记者注视下,板门店和谈又一次开启。一开始,“联合国军”代表团首席谈判代表威廉·哈里逊中将④同意以中朝八点建议(包括建立中立国遣返委员会等)为基础讨论战俘问题,但没过几天,他突然变卦,提出两条反建议,一是将朝鲜籍非直接遣返战俘立即就地遣返,二是4个月解释期满后中国籍非直接遣返战俘也就地释放。彭德怀发现美方明显是在分化离间中朝两国,为了使美方老老实实谈判,志愿军接下来在战场上狠狠教训了下“联合国军”。果然,一打就老实,6月8日,双方终于在板门店达成战俘协定,按照中朝方面的八点建议遣返双方战俘。最棘手的战俘问题解决之后,接下来的谈判就容易多了。6月16日,双方重新划定军事停战线,按照新的停战线,中朝方面又比1951年11月多得地140平方公里。为挫败李承晚集团阻挠停战的阴谋并使“联合国军”彻底服气,7月中旬起,志愿军发起金城战役。这次战役使美方明白,再不签署停战协定,损失将会越来越大。7月27日上午,南日将军代表中朝方面、哈里逊中将代表“联合国军”,终于在板门店签署朝鲜战争正式停战协定。

  有意思的是,哈里逊突然提出,必须把他的中文名翻译成“海立胜”,以显示他是“海岛上站立着的胜利者”。中朝方面答应了这种阿Q式请求,以满足这名美军将领的虚荣心。当天,哈里逊把协定文本交给克拉克签字,克拉克倒是说了句实话:“我是历史上第一位在没有胜利的停战条约上签字的美国司令官。”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