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三大复兴 > 中华民族复兴

张宏良:人类社会进入了规则竞争的崭新时代

作者:张宏良 发布时间:2019-05-14 19:52:41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6aa74fd32fcfe770cacd1419bbff9241.jpg

  早在十几年前我们就一直强调,21世纪国家之间斗争的主要内容已经不再是土地,不再是市场,而是规则。通过该文对中英《南京条约》和美国对中国提出的《条件清单》的比较,更加让我们看清了这一点。

  自人类进入文明社会以来,虽然物质文明的发展程度已经超出了当初人们神话传说中最大胆的想象,但是国家之间的斗争,却一直如同个人之间甚至动物之间的斗争一样,自始至终都没有超出利益的争夺,只是这种利益争夺的具体对象发生了重大变化,大体经历了三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国家之间的利益斗争主要是对土地的争夺。由于农业社会的财富主要是和土地相联系,占有了土地也就等于占有了财富,所以国家之间争夺的主要对象就是土地。国内爱国主义和卖国主义之间的斗争,也主要是表现在捍卫还是出卖本国领土的问题上。

  第二个阶段,国家之间的利益斗争主要是对市场的争夺。由于工业社会的财富主要是和市场相联系,谁占有了市场,谁就占有了财富,所以国家之间争夺的主要对象就是市场。人类社会先后两次世界大战,都是为争夺市场而爆发的。国内爱国主义和卖国主义之间的斗争,也主要是围绕着捍卫还是出卖本国市场而展开的。

  第三个阶段,国家之间的利益斗争主要是对规则的争夺。由于在虚拟经济和网络技术所组成的信息社会中,财富主要是和规则相联系,谁能够制定规则,财富就归谁所有,所以国家之间争夺的主要对象是规则,具体讲就是规则的制定权以及由此决定的规则内容。国内爱国主义和卖国主义之间的斗争,也主要是围绕谁服从谁的规则而展开的。

  由此可见,如果说农业社会的爱国主义是表现在坚守本国领土上,卖国主义主要是表现在出卖本国领土上;工业社会的爱国主义是表现在维护本国市场上,卖国主义主要是表现在出卖本国市场上;那么信息社会的爱国主义则是表现在坚守符合本国利益的规则上,卖国主义则是表现在接受对方的规则上。可见在信息社会中,接受损害本国利益的规则,就是卖国。对此没有任何可辩解的地方。

  所以多年来我们才坚持呼吁,绝不能接受美国等西方国家制定的旨在掠夺全球财富的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规则。美国等西方国家这些殖民主义规则,全都是为了维护世界殖民主义体系而形成的。对于刚刚从世界殖民体系中解放出来的中国等发展中国家来讲,谁接受这些殖民主义规则,谁就将重新陷入世界殖民主义体系,重新成为美国等西方国家剥夺和奴役的对象。

  美国这个《条件清单》就是如此,就是要把中国重新纳入世界殖民主义体系之内,给中国重新套上殖民主义规则的枷锁。所以我们必须站在新时代国家之间斗争内容已经发生根本改变的立场上,来重新审视我们与美国之间的规则谈判。我们一定要按照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需要和建立世界命运共同体的要求,来筛选改革旧规则和制定变更新规则,在规则问题上寸步不让,寸土必争,用特朗普的方法来对付特朗普。

  无论特朗普在理念上是否已经认识到世界进入了规则改变的新时代,但是商人的本能已经使他如鱼得水地形成了一套规则争夺的战略战术,这就是东方智慧所创造的“取法乎上,仅得其中”的战略,提出一个比自己实际要求高一倍两倍甚至十倍八倍的要求,然后在谈判中再逐步降低这些虚高要求,不断满足对方的胜利感,最终让对方在“胜利”的虚荣感中兴高采烈地丧失自身利益。就像当年甲午战争明明是中国割地赔款打败了,可是全国从上到下全都洋溢在“胜利”的虚荣感中,欢呼是我大清王朝战胜了倭寇。

  这就是特朗普规则争夺的战略战术。我们也应该适应规则争夺的时代要求,提出比特朗普更加狮子大开口的规则要求,而绝不能自己主动提出仅限于要求一个“平等有尊严的协议”,否则将很难在特朗普面前守住自己的利益底线。要知道,我们是在同狼打交道,只有比狼更狠更贪婪,让狼感到压力比我们更大,才能做到与狼共舞,和平相处,才能够让自己活下去,有越来越大的发展余地。在此基础上,才能谈得上民族复兴,才能谈得上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

  否则,一旦陷入对方的规则陷阱,成为群狼的围猎对象,那么一切的美好梦想将都会烟消云散,最终化为乌有。总之,规则竞争的时代开始了,毛主席率领中国人民打出来的几十年战略机遇期到现在也即将用光,世界正在进入大变大乱甚至大战的历史转型期。在转型期中,旧的规则将会逐渐甚至迅速被抛弃,新的规则将会不断产生。谁能在规则上最先胜出,谁就会成为最大的赢家。中国真正的危险就在这里,中国真正的机遇也在这里。

bd4a989b59352f1f3ea132e803562821.jpg

张宏良微信号:zhanghongliang107

  张宏良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zhl010

        2019-05-14

  关联阅读:

中英《南京条约》与美国贸易谈判《条件清单》的异同之比较

作者: 望长城内外

  这两天,把去年5月《环球时报》曝光的美国贸易谈判《条件清单》又看了一遍,觉得似曾相见。于是,我又把中国近代与西方列强签订的第一个不平等条约——中英《南京条约》翻出来看了一下,觉得这两个东西有着异曲同工之奥妙。

  中英《南京条约》是于1842年8月29日,在南京下关江面的英军军舰“康华丽号”上签订的。《南京条约》的中文本(文言文)是由时任英国“领事署经历汉文知事译官”(首席翻译)马儒翰(John Robert Morrison,时译马礼训)和时任“领事汉文协事译官”(副译官)罗伯聃(Robert Thom)、郭士立(Karl Friedrich August Gützlaff,时译郭实烈/郭士力)翻译的。笔者根据现代白话文又进行了翻译。

  而美国贸易谈判《条件清单》的中文稿则是根据2018年5月初美国几家主流媒体刊登的一份美国政府代表向中国提出的“条件清单”的英文稿翻译的。

  对比这两个东西,我觉得主要有以下五同五不同:

  一是主题相同,但时间与背景不同。

  这两个东西的主题都是主要围绕贸易问题,但签订和提出的时间与背景不同。中英《南京条约》签订于1842年8月29日,那时清政府在第一次鸦片战争中接连吃了几次败仗,为防止英国再次把战火烧到中国北方和威胁北京,于是就认输求和,签订了此条约。

  而美国贸易谈判《条件清单》则是在《南京条约》签订176年后提出的,这时中美贸易战刚刚打响不久,谁胜谁负还远没有结果。

  二是都向中国要钱,但数额和理由不同。

  这两个东西都向中国要钱,但是英国要的是赔款,要中国在4年内赔偿英国洋银2100万元,其中600万赔偿鸦片,300万偿还英商债务,1200万补偿英军军费。

  而美国贸易谈判《条件清单》要的不是现钱,而是要中国增加从美国进口,两年内自美新增进口至少2000亿美元,其中至少1250亿美元是购买美国商品。

  三是都要求中国开放,但具体开放的内容不同。

  英国在《南京条约》中,要求中国向英国开放广州、厦门、福州、宁波、上海为通商口岸,允许英国人在通商口岸设驻领事馆。

  而美国贸易谈判《条件清单》要求中国开放的主要是市场,特别是以金融为主的服务贸易市场和农产品市场。

  四是都要求中国“改革”,但具体的要求不同。

  英国在《南京条约》中,逼迫中国“改革”行商制度。行商制度是清政府利用行商垄断对外贸易的制度,其业务主要是垄断对外贸易,承销外商进口货物,代购外商所需货物,划定进出口货物的价格,保证交纳外商进出口船钞和货物税,代理政府管束外国商人的行动,传达政府对外商的政令,办理政府与外商的一切交涉事宜。《南京条约》签订前,原来英国人在广东贸易,需要清政府的审核,抽成归行商,行商将份额上交政府。《南京条约》签订后,改为英国人直接和行商及其他中国商人交易,无需政府审核。

  而美国贸易谈判《条件清单》要求中国改革的内容则非常广泛,包括停止向企业提供补贴和其他类型的政府支持,加强知识产权保护,消除有关技术转让的特定政策和做法,降低关税,消除非贸易壁垒,取消投资限制等许多方面。

  五是都严重侵犯了中国主权,但具体做法不同。

  英国在《南京条约》中,逼迫中国把香港岛割让给英国,侵犯了中国的领土主权;逼迫中国开放广州、厦门、福州、宁波、上海为通商口岸,英国商人可以自由地与中国商人交易,不受“公行”的限制,侵犯了中国的贸易主权;英国在中国的进出口货物纳税,要由中国与英国共同议定,侵犯了中国的关税主权。

  而美国贸易谈判《条件清单》强制要求中国增加从美国的进口,进一步向美国开放市场,特别是以金融为主的服务贸易市场和农产品市场,侵犯了中国的贸易主权。违反WTO有关保护发展中国家产业发展的精神,无理要求中国降低关税,侵犯了中国的关税主权。要求中国停止向企业特别是涉及中国制造2025年工业计划的企业提供补贴和其他类型的政府支持,消除有关技术转让的特定政策和做法,取消投资限制,以及中国哪些限制要取消要由美国说了算等,侵犯了中国的经济管理主权。要求中国不能向WTO提起磋商要求,要撤回向WTO提交的关于美国和欧盟将中国列为非市场经济国家的申诉;对于美国限制中国对敏感技术或关乎美国国家安全的部门的投资,中国政府不能反对和进行报复;中国和美国要每季度召开一次会议,审议中国在美国要求中国“改革”方面所取得的进展;中国如果未能遵守对美国的承诺,美国就会对来自中国的进口征税,而中国不能采取任何报复行动,等等,这些都侵犯了中国的政治主权。至于美国要求可以对它所怀疑有网络窃密行为的中国的所有单位包括军方的绝密单位进行核查,则更是侵犯了中国的政治主权和安全主权。

  由此可见,美国贸易谈判《条件清单》虽然没有象《南京条约》那样割占中国的领土,但对中国主权侵犯的广度和深度却远远超过了《南京条约》!

  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美国贸易谈判《条件清单》究竟是个什么东西,通过和《南京条约》进行比较,我想,只要是一个爱国的中国人,只要不是傻子和别有用心的人,都会正确地作出自己的判断的。

附件一《南京条约》(今译稿)

  兹有大清皇帝和大英君主,打算解决两国之间近来发生的争端,并防止再次发生争端,为此议定设立永久和约。本条约是由大清大皇帝特派钦差便宜行事大臣太子少保镇守广东广州将军宗室耆英,头品顶戴花翎前阁督部堂乍浦副都统红带子伊里布;大英伊耳兰等国君主特派全权公使大臣英国所属印度等处三等将军世袭男爵朴鼎查;都奉己方君上的旨意和所授全权之代表,相互验明了身份和授权,都是各自君上真正的全权代表,于是就议论和起草了以下各条:

  第一条 本条约签订以后,大清大皇帝与大英国君主永远和平相处,中英两国人民彼此友好亲近,住在对方国家的人也必受该国保证其身家安全。

  第二条 自本条约签订后,大清大皇帝对英国人民开放中国沿海广州、福州、厦门、宁波、上海等五处口岸,进行自由贸易通商不设任何障碍;并且同意大英国君主派设领事、管事等官住在上述五个城市,专门处理商人经商之事,与中国在这五个城市的地方官员交涉有关事项;令英国人按照下条开叙之列,交清各种税费。

  第三条 因英国商船远涉重洋来到中国,往往会有损坏必须修补,中国自然应该把沿海的一个地方给予英国修船及存储所用物料。今大皇帝准许将香港一岛永远让给大英国君主暨以后世袭主位者据守主掌,任便英国立法治理。

  第四条 因大清钦差(林则徐)在1839年3月间将英国领事及商人扣押在广州,以杀头相威胁,逼迫英国商人交出鸦片,并将其在虎门销毁,因此,今大皇帝准许以洋银600万圆按原价给予补偿。

  第五条 英国商民在广州进行贸易,原来需要经过清政府审核,抽成归行商,行商将份额上交政府,现在大清大皇帝准许英国人直接与行商及其他中国商人进行交易,无需政府审核;并且将过去英商通过行商向清政府交纳至今还没有归还英商的经费共计洋银300万圆,作为商业欠款,准许由中国官方代为偿还。

  第六条 由于大清钦命大臣等对于英国官民采取的不公正的强制行为,导致英国不得不发兵向中国讨求公理和伸张正义,今大皇帝准予补偿英国水陆军费共计洋银1200万圆;但自1841年8月1日以后中国一些城镇商界为免受英军占领而向英国交的赎城费,英国全权公使大臣经大英君主批准后,可按数从中扣除。

  第七条 以上三条所定钱款共2100万圆,分期交清时间如下:

  现在交600万圆;

  1843年7月交300万圆,1844年1月交300万圆,共计600万圆;

  1844年7月交250万圆,1845年1月交250万圆,共计500万圆;  1845年7月交200万圆,1846年1月交200万圆,共计400万圆;  自1842年1845年,4年共交2100万圆。如有按期未能交足之数,则每年每100圆加息5圆。

  第八条 凡是英国人,无论是英国本国还是英属殖民地军民,目前在中国所管辖各地方被抓捕和关押者,大清大皇帝准予立即释放。  第九条 凡是中国人,之前在英国人所据有的地方居住的,或与英国人有来往的,或跟随及为英国官员服务的,均由大清皇帝降旨,公开平反,全部免罪;并且凡是中国人,因为与英国有关的事情而被中国官方抓捕关押的,也全都释放。

  第十条 前面第二条所说的开放让英国商民居住通商的广州等五处,应交纳的进口、出口货税和中国官方收取的其它税费,均应秉公议定制定法规,由清政府有关部门公开发布广而告之,以便英商按照规定交纳;现在又议定,英国货物自在某港按照规定纳税后,即准由中国商人遍运全国,沿途所经过的中国各地的税关都不得加重税收,只能按货物原价加税不超过10% 。

  第十一条 议定英国派驻中国的大使,与大清大臣无论是京内还是京外的大臣,有文书来往,均使用照会字样;英国属员,用申陈字样;大臣批复用札行字样;两国属员往来,必当平行照会。若两国商人向官府行文,仍用禀明(即下人向上官禀告说明)字样。

  第十二条 待大清大皇帝允许批准本条约各条施行,并且清政府将本条约规定现在要交的600万圆交清,大英水陆军队当即退出南京

、镇江等处江面,并不再拦阻中国各省商人贸易。宁波镇海的招宝山,也将退让。唯有浙江定海县的舟山岛、福建厦门的古浪屿岛,仍由英兵军暂时驻守;等到清政府将本条约所规定的钱款全部交清,而且前面第二条所说的广州等五处口岸全部开放让英国商民居住通商后,英国才将驻守这两处的军队撤出。

  第十三条 以上各条均关系到议和要约,应等到双方的大臣等分别奏明大清大皇帝、大英君主各用朱、亲笔批准后,即尽快交换,让两国各执一册,以昭信守;由于两国相离遥远,不能很快办好呈批手续,因此另抄写两册,先由大清钦差便宜行事大臣等与大英钦奉全权公使大臣分别代表各自君上确定本条约,盖用关防印信,各执一册为据,这样马上就可以按照和约逐一记载的各条,施行和妥善办理而无障碍。这是执行本条约最好的办法。

  道光二十二年七月二十四日即公元 1842年8月29日,签订于南京下关江面的英军军舰“康华丽号”上并加盖关防大印。

附件二《南京条约》(马儒翰等人汉译稿)

  兹因大清皇帝,大英君主,欲以近来之不和之端解释,止肇衅,为此议定设立永久和约。是以大清大皇帝特派钦差便宜行事大臣太子少保镇守广东广州将军宗室耆英,头品顶戴花翎前阁督部堂乍浦副都统红带子伊里布;大英伊耳兰等国君主特派全权公使大臣英国所属印度等处三等将军世袭男爵朴鼎查;公同各将所奉之上谕便宜行事及敕赐全权之命互相较阅,俱属善当,即便议拟各条,陈列于左:  一、嗣后大清大皇帝、大英国君主永存平和,所属华英人民彼此友睦,各住他国者必受该国保佑身家全安。

  一、自今以后,大皇帝恩准英国人民带同所属家眷,寄居大清沿海之广州、福州、厦门、宁波、上海等五处港口,贸易通商无碍;且大英国君主派设领事、管事等官住该五处城邑,专理商贾事宜,与各该地方官公文往来;令英人按照下条开叙之列,清楚交纳货税、钞饷等费。

  一、因大英商船远路涉洋,往往有损坏须修补者,自应给予沿海一处,以便修船及存守所用物料。今大皇帝准将香港一岛给予大英国君主暨嗣后世袭主位者常远据守主掌,任便立法治理。

  一、因大清钦差大宪等于道光十九年二月间经将大英国领事官及民人等强留粤省,吓以死罪,索出鸦片以为赎命,今大皇帝准以洋银六百万圆偿补原价。

  一、凡大英商民在粤贸易,向例全归额设行商,亦称公行者承办,今大皇帝准以嗣后不必仍照向例,乃凡有英商等赴各该口贸易者,勿论与何商交易,均听其便;且向例额设行商等内有累欠英商甚多无措清还者,今酌定洋银三百万圆,作为商欠之数,准明由中国官为偿还。

  一、因大清钦命大臣等向大英官民人等不公强办,致须拨发军士讨求伸理,今酌定水陆军费洋银一千二百万圆,大皇帝准为偿补,惟自道光二十一年六月十五日以后,英国因赎各城收过银两之数,大英全权公使大臣为君主准可,按数扣除。

  一、以上三条酌定银数共二千一百万圆应如何分期交清开列于左:

  此时交银六百万圆;

  癸卯年六月间交银三百万圆,十二月间交银三百万圆,共银六百万圆;

  甲辰年六月间交银二百五十万圆,十二月间交银二百五十万圆,共银五百万圆;

  乙巳年六月间交银二百万圆,十二月间交银二百万圆,共银四百万圆;

  自壬寅年起至乙巳年止,四年共交银二千一百万圆。倘有按期未能交足之数,则酌定每年每百圆加息五圆。

  一、凡系大英国人,无论本国、属国军民等,今在中国所管辖各地方被禁者,大清大皇帝准即释放。

  一、凡系中国人,前在英人所据之邑居住者,或与英人有来往者,或有跟随及候候英国官人者,均由大皇帝俯降御旨,誉录天下,恩准全然免罪;且凡系中国人,为英国事被拿监禁受难者,亦加恩释放。

  一、前第二条内言明开关俾英国商民居住通商之广州等五处,应纳进口、出口货税、饷费,均宜秉公议定则例,由部颁发晓示,以便英商按例交纳;今又议定,英国货物自在某港按例纳税后,即准由中国商人遍运天下,而路所经过税关不得加重税例,只可按估价则例若干,每两加税不过分。

  一、议定英国住中国之总管大员,与大清大臣无论京内、京外者,有文书来往,用照会字样;英国属员,用申陈字样;大臣批覆用札行字样;两国属员往来,必当平行照会。若两国商贾上达官宪,不在议内,仍用禀明字样为著。

  一、俟奉大清大皇帝允准和约各条施行,并以此时准交之六百万圆交清,大英水陆军士当即退出江宁、京口等处江面,并不再行拦阻中国各省商贾贸易。至镇海之招宝山,亦将退让。惟有定海县之舟山海岛、厦门厅之古浪屿小岛,仍归英兵暂为驻守;迨及所议洋银全数交清,而前议各海口均已开辟俾英人通商后,即将驻守二处军士退出,不复占据。

  一、以上各条均关议和要约,应候大臣等分别奏明大清大皇帝、大英君主各用朱、亲笔批准后,即速行相交,俾两国分执一册,以昭信守;惟两国相离遥远,不得一旦而到,是以另缮二册,先由大清钦差便宜行事大臣等、大英钦奉全权公使大臣各为君上定事,盖用关防印信,各执一册为据,俾即日按照和约开载之条,施行妥办无碍矣。要至和约者。

  道光二十二年七月二十四日,即英国记年之一千八百四十二年八月二十九日,由江宁省会行大英君主汗华丽船上铃关防。

附件三 美国贸易谈判 《条件清单》

  第一部分 减少贸易争端

  采取措施达到以下目标:自2018年6月1日起 12个月内减少中美贸易顺差1000亿美元;自2019年6月1日起12个月内再减少1000亿美元中美贸易顺差,使得到2020年末,中美贸易顺差至少减少2000亿美元。

  中方承诺的自2018年6月1日起的12个月内自美新增进口1000亿美元中,至少75%是购买美国商品;中国承诺,自2019年6月1日起12个月内的另外1000亿美元,至少50%是购买美国商品。

  第二部分 保护美国科技和知识产权

  (a)中国将立即停止提供扭曲市场的补贴和其他类型的政府支持,这些补贴可能有助于创造或维持中国制造2025年工业计划所针对行业的过剩产能。

  (b)截至2019年1月1日,中国将消除有关技术转业的特定政策和做法。

  (c)中国将采取直接、可核查的措施,确保中国不侵入美国商业网络窃取美国公司持有的知识产权、商业机密和机密商业信息。

  (d)中国将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和执法力度

  (e)截至2019年1月1日,中国将取消对技术进出口管理条例的规定,以及美国提出的在中国举行的WTO磋商中确定的中外合资经营企业法实施条例的规定——Certain MeasuresConcerning the Protection of Intellectual PropertyRights (DS542);

  (f)2018年7月1日前,中国将撤回WTO磋商请求——Tariff Measures on Certain Goods from China (DS543),且在世贸组织关于解决争端的规则和程序下,中国不会采取进一步的行动。

  第三部分 对敏感型科技投资的限制

  关于美国限制中国对敏感技术部门或者对关乎美国国家安全的部门的投资,中国政府确认不会反对、挑战或者以其它形式报复。  第四部分 美国在中国的投资

  中国不应通过投资限制来扭曲贸易,中国施加的任何投资限制或条件都必须是有限、透明的。美国在华投资者必须获得公平、有效和非歧视性的市场准入和待遇,包括取消外国投资限制和外国所有权/持股要求。为了推进这些原则,中国将在2018年7月1日之前发布一个改善的全国范围内的外国投资负面清单。在中国发布这一负面清单的90天(90)天内,美国将确定现有的投资限制,在收到美国确定的限制名单后,中国将迅速取消所有已确定的投资限制。

  第五部分 贸易和非贸易壁垒

  中国承诺:

  (a)2020年7月1日前中国将把非关键部门所有产品的关税降至不高于美国相应水平。

  (b)中国将取消特定的非关税壁垒。

  第六部分 美国服务和服务供应商

  为了实现对美国服务和服务供应商的公平待遇,中国承诺以特定的方式改善其市场准入。

  第七部分 美国农产品

  为了实现对美国农产品的公平待遇,中国承诺以特定的方式改善对其市场的准入。

  第八部分 实施  中国和美国将每季度召开一次会议,审议在实现商定的目标和改革方面取得的进展。

  如果美国认为中国未能遵守任何中国的承诺在这个框架,包括赤字目标,美国将有可能对中国产品征收额外关税或其他进口限制,中国不会反对、挑战或采取任何形式的行动反对美国根据本段附加的关税或限制,包括根据DSU采取的行动。

  中国将撤回WTO关于美国和欧盟将中国列为非市场经济国家的申诉。

  此外,在收到一份被禁止的产品的书面通知后15天内,中国将提供每批货物的详细信息。如果中国未能做到这一点,或者信息显示出转运正在发生,美国将征收与可疑转船量相当的关税。

  中国须理解,如果它未能遵守该框架下的任何承诺,美国都可能会对来自中国的进口征税。美国海关将会没收仿制品、盗版商品和征税,以补偿其技术和知识产权损失。中国承诺,不采取任何报复行动对美国征税、没收等惩罚实施报复。

  对美国贸易谈判《条件清单》的解读,请参见《中美贸易战实质上是一场侵略与反侵略的斗争》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