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三大复兴 > 中华民族复兴

艰难奠基,新中国前三十年史诗般波澜壮阔的工业史(中)

作者:地缘政经 发布时间:2019-01-10 19:37:07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783a43241f1910593adffefcbf6f524c.jpg

五、农业,以粮为纲,发展工业化农业

  民以食为天。

  春秋时期的杰出政治家管仲说:“王者以民为天,民以食为天,能知天之天者,斯可矣。”农业是经济的命脉,是生命之所系,一个国家,如果没有农业,其生存与发展都不可能。

  新中国,填饱老百姓的肚子需要粮食,工业化之初,中国粮食的地位是无以伦比的。农业中国,他们吃为了子孙不再受苦,干出了西方工业化国家十辈子300年才能干出的成就。

  任何一个先行的西方工业化国家,都伴有对外侵略和对殖民地资源和市场的大规模疯狂掠夺,只有中国的工业化进程没有这样。中国是靠自己人民吃苦耐劳,靠自身的努力奋斗实现国家工业化。

  中国耕地凡是能种植粮食的全都种植粮食。在1949年,中国有耕地面积14亿多亩,毛泽东那一辈人为了多种粮食,大力开垦荒地,到1976年共计开垦了约9亿亩耕地,在去除大兴水利修建8.6万座大型水库,640个中小型堤坝水库淹没的耕地之后,让中国耕地面积膨胀到近23亿亩。

  大力兴修水利,根治江河湖海水患,为了多产粮食,稳产粮食。

  今天中国水库库容量的90%都是毛泽东时代修建的,今天中国600多座城市,工业和生活用水只要来自水库,100%都是毛泽东时代兴建的,毛泽东时代修建的这些水库,还喂养了今天世界近70%的淡水鱼,极大改善了今天中国人的生活水平。修水库的人使后人享受着当年水利设施建设带来的副产品——丰富的淡水鱼。

945a41e412936c033d5a70c18aa98016.jpg

当年父辈人挑肩扛,修建水利设施

  培育高产良种,为了多产粮食。今天中国几乎所有的高产良种,都是毛泽东时代农业技术投入奠定的基础。  受益于国家一五计划工业的发展,到1958年,中国粮食产量从1949年的1.1亿吨增加到了近2亿吨。

  中国土地改革结束,城市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改革)开始,毛主席开始考虑中国农业的发展和国民经济发展问题,他历时4年5个月,遍访14个省,与上至省委书记下到田间老农数千人调查、咨询、研究后,以一己之力为中国农业制订了长远发展规划《1956到1967年全国农业发展纲要》。

  《纲要》在全国农业发展上提出的重心是粮食和棉花——

  粮食:“从1956年开始,在12年内,粮食每亩平均年产量,在黄河、秦岭、白龙江、黄河(青海境内)以北地区,由1955年的150多斤增加到400斤;黄河以南、淮河以北地区,由1955年的208斤增加到500斤;淮河、秦岭、白龙江以南地区,由1955年的400斤增加到800斤。其中的沙荒地区、土地瘠薄地区、常年旱涝地区、高寒山区、无霜期很短地区、地广人稀地区、大面积垦荒地区,可以按照情况,另外规定增产指标。”因为毛主席制订到1967年不同地区粮食亩产达到400斤、500斤、800斤目标,这个纲要也被大家简称为《农业四五八纲要》。

  棉花:“从1956年开始,在12年内,棉花每亩平均年产量(皮棉),由1955年的35斤(全国平均数),按照各地情况,分别增加到40斤、60斤、80斤和100斤。”

  《纲要》提出中国粮食和棉花十二年内(到1967年)的指标和1955年制订纲要时完成数字比,翻一番左右。这是新中国发展农业的中长期纲领性文件。

  与某些人后来的亩产万斤狂热浮夸风形成鲜明对比。

525f9099f2e025655403d815c5e62e15.jpg

  为了发展好中国农业,毛主席还在1958年根据前人经验,总结出了“农业八字宪法”:土、肥、水、种、密、保、管、工,意思是只要抓住农业生产过程中的这八个重点环节,农业生产就不会有什么太大问题了。毛主席是为人民服务的农业专家,他为中国农业生产精炼出来的农业八字宪法,至今依然有效。

  为了加快社会主义建设进程,中国共产党发起了社会主义建设大跃进运动,但是大跃进时期,有些人头脑发热将各种稀奇古怪能提高粮食产量的办法都想出来并去尝试,包括给庄稼浇狗肉汤可以亩产万斤这样“计策”都得到承认推广。在自刘、×而下的狂热情绪下,粮食产量“放卫星”达到一种疯狂的地步。当时只有深入到农村基层调查农业情况几年的毛主席等少数人是清醒的。

  浮夸风和奇思异想狗肉汤导致的是惨痛的教训。

  教训让中国认识到,农业在实现水利化和扩大耕地面积后,狗肉汤不是肥料,提高不了粮食产量,大规模大幅度提高粮食产量归根结底还得要靠工业化,准确的说是化工工业——化肥工业。

  土地每增加1公斤化肥投入,可以增加7公斤的粮食产量,今天中国,农业每亩土地使用化肥约30公斤,如果用传统农家肥人畜粪便,要达到30公斤化肥同样多的养分需要1吨的重量。

5b272425d0fd7413d9d678d83a43032c.jpg

雷锋在积肥,捡粪便积肥,50年代、60年代出生的人记忆里的平常事情

  氮肥是现代农业使用最多的肥料,是各种农作物蛋白质氨基酸的基础物质,也是植物中产生光合作用的叶绿素的主要成分。缺少氮肥,农业就不可能丰收,农产品的质量也不可能好。各种氮肥的主要成分是合成氨,就是氮和氢在高温高压和催化剂催化下合成的氨NH3,常见的氮肥有:尿素CO(NH2)2、碳酸氢铵NH4HCO3、硫胺(NH4)2SO4、硝铵NH4NO3、氯化铵(NH4Cl)、氨水(NH3.H2O)、液氨(NH3)等。

  合成氨的化学原理并不高深,但是合成氨过程需要设备与管路承受高温高压,这是要合金钢无缝管为基础的。

8a7d1d43109ca2e2ce5ca3afb98f8906.jpg

合成氨生产设备

  新中国的钢铁工业有多落后,我们已经在本文的第一部分讲明,在新中国成立前,日本侵略者曾于1935年在东北鞍山建了一套生产直径为70-150mm的热轧无缝钢管机组,但是在1945年日本投降后,其设备全部被苏联拆运到了原苏联(现乌克兰)的乌拉尔第一钢管厂。所以在新中国成立时,我国是不能生产无缝钢管的。

  无缝钢管被誉为工业的“血管”,是国家工业建设和国防建设的重要原材料,无论制造飞机、轮船、火车、汽车、锅炉、电站,还是输油、输汽、输水,或者是开发矿藏进行地质钻探,都离不开它。可以说,如果没有无缝钢管,石油、化工、钢铁、机械、军工、航空航天等工业的发展都将无从谈起。

  由于西方敌对国家对新中国实行经济封锁和禁运,不让中国对他们开放,从西方国家进口无缝钢管成为不可能,而当时中国还不能生产,这对经济的恢复和国防工业都产生了巨大的严重的影响。

  为了改变无缝钢管依赖进口的现状,1952年8月,新中国第一项重点工业建设项目——鞍钢的“三大工程”上马,无缝钢管工程是其中之一。

20ef0e967afb07af13fb537a5a6ac334.jpg

  1953年12月26日,中国冶金史掀开了崭新的一页,独立之主自力更生发展出来的中国第一根无缝钢管诞生了!

  鞍钢生产的无缝钢管是Φ57-140mm,壁厚4-20mm,长4-12m,设计产量 6.19万吨/年,数量和质量都远远不能满足新中国建设的需要。

  为满足经济建设需要,国家又先后投资建成了衡阳钢管厂、上海钢管厂、昆明市无缝钢管厂、广钢无缝钢管厂、长治钢铁公司、洪都钢厂、常州钢铁厂、天津市无缝钢管厂、大冶钢厂、大连钢厂、安阳钢厂、重庆市无缝钢管厂、成都金属加工总厂、首钢特钢厂、合肥钢铁厂等(Φ76mm);重钢三厂(Φ90mm),长城特钢、抚顺钢厂、西宁钢厂、上海第一钢铁厂(Φ100mm),苏州钢厂(Φ120mm)和南通市特殊钢厂(Φ200mm) 穿孔机和相应的冷拔、冷轧管生产线。及包钢无缝钢管厂(Φ400mm)自动轧管机组……

  这些中国生产大小“工业血管”的工厂,毛泽东时代给中国建立起来了。

  回到氮肥,1949年前,全国只有南京和大连有两家合成氨厂,年产合成氨4.6万吨,上世纪50年代国家建设了吉林、兰州、太原、四川4家合成氨厂,60年代又在云南、上海、衢州、广州等地建设了20多家合成氨厂,1970年后,中国在掌握耐高温高压的合金钢技术后,开始发力合成氨厂建设,先后在四川、浙江、山西、江苏等地建设了一批以天然气、重质油、煤炭、石脑油为原料的年产30万吨合成氨生产线,在1983年全国合成氨产量达到1677万吨,1984年达到1937.3万吨,仅次于当时的苏联,居世界第二。

  现在全国共有大型合成氨生产装置15座,中型生产装置57座,小型生产装置1200余座,2017中国合成氨总产量达到4818.8万吨,进口合成氨71.9万吨。

  在1972年初尼克松访华,中美和解,毛主席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进口了13套合成氨(氮肥)生产线。正是这次进口彻底解决了中国农业需要的氮肥问题。

  钾肥对农作物相当于钙对于人体。当时,由于中国还没有勘探出罗布泊钾肥矿,中国每年还要拿出巨资从加拿大、苏联(俄罗斯和白俄罗斯)等国家大量进口钾肥。中国每年需要钾肥约900万吨,但是中国缺乏钾矿资源,每年需要进口2/3以上的钾肥。

fe525288d8f0feafbfecd04531ab98d9.jpg

  中美和解,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允许中国对其开放,具有开放心态的毛泽东立即从西方国家购买了13套大型合成氨生产系统,为中国农业稳定持续丰收奠基

中国历年化肥产量

9b0bc2c3175953416f42c103bb877119.jpg

  中美和解后,中国不仅引进13套合成氨生产线,在中美1979年建交之后,国内化肥的使用量在相当长一段时期内超过生产量,向中国出口化肥就成了开门接纳了中国的西方国家的生财之道

中国粮食总产量和化肥施用量

2c1b8e2b265621abf312cd455800704c.jpg

  中国粮食产量随着化肥使用量的增加而增加,两者关系几乎重叠

  在中国完整的化工产业链支持下,毛泽东时代中国建设起了2064家化肥生产厂,其中氮肥1300家,磷肥382家,钾肥78家……中国的农业生产水平和粮食产量也由此一路狂奔。

  纪检老王书记有一个视频讲话,就是说道这13套进口大化肥系统的。

  谁让中国人有饭吃?是毛泽东的国家工业化、农业水利化、开垦9亿亩耕地、良种化、化肥化、推广农业技术让中国人有饭吃,还是分田单干让中国有饭吃?用脑子分析一下可以得出结论。

  我们分析下表1949年到2017年中国粮食产量,毛泽东时代(1949~1976)包括了三年特大自然灾害时期,粮食减产的年度只有5年,其余年间都是增产的,粮食年增产幅度超过9%的就占了8年;毛泽东之后分田单干期间,粮食减产的年度是11年,最高年减产幅度达到了10%,而粮食增产幅度超过8%的只有5年时间,没有一年超过9%,况且这还是在毛泽东已经发展起来的农业和工业基础上。

  毛泽东时代是从1958年社会主义建设大跃进运动时期才开始大规模建设水利设施的,持续了20多年,因此中国在全国范围的水利设施刚刚开始建设阶段,遭遇几百年一遇的特大自然灾害,物质财富本来还不丰富的共和国自然感到困难。特大自然灾害造成的民不聊生惨状,我们在电视剧描述的清朝《天下粮仓》中可以看到,也可以从明朝末年三年特大自然灾害造成倾覆大明王朝的农民起义中看到这点。在中国几千年历史上,新中国的三年全国性特大自然灾害,只有1640年~1644年明末崇祯年间的特大自然灾害能够与之相比,共产党中国遭受的特大自然灾害虽然也有饥荒,但是却没有明末那样的剧烈社会动荡和经久战乱,以及社会动荡造成的国家上亿人口的消亡。关于1640年明朝特大自然灾害造成大明王朝覆灭的学术论文,网上比比皆是,大家可以去查阅。

  而后毛泽东时代的中国,从未遭遇过这样几百年一遇的特大自然灾害,并且由于毛泽东前三十年建立的水利设施,即使有自然灾害也已经不能大范围影响到中国农业的生产和收成了,但是分田单干后的中国农业粮食产量,从增长率看,竟然远不如毛泽东时代,这或许只能解释为毛泽东用工业文明的思维发展中国工业化规模化大生产农业,从体制上是远远优于分田单干这种农耕文明思维的千年小农经济的传统农业方式。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1cf4249dff5740b2fe653dedad75e7eb.jpgae57bb7e68c3dce4419c12760f6cf4f7.jpg44daa472e9088b05027e1086801fd487.jpgc42edfd199c01cbf90201d97b3e752dc.jpg

  表中,增产用红色,减产用绿色。1976和1978是两个分界线。1977年两边都不算。

  毛泽东时代减产5年,后毛泽东时代减产11年;毛泽东时代增产超过9%是8年,后毛泽东时代增产没有1年超过9%,超过8%的是5年。

  分tian单干私分农村集体生产资料后激发了广大农民的私欲,78年到84年是私分集体生产资料的短暂红利期,我们可以从表中看到,78年到84年粮食产量确实是增长了,但其后农业生产粮食的增幅放慢。

  后毛泽东时代粮食产量增幅超过8%的一共5年,其中有3年就是处在这个分田dan干红利时期。请注意,分田单干时,本来中国粮食产量就已经处在高速增长期的中期了,毛泽东不把这个成绩当成“成绩”来宣传(毛泽东只认为他干了两件事,政治革命建立新中国,文化革命树立社会主义工业文明新文化,老人家认为经济建设不过是政治革命的必然和延续),而分田dan干的人却把粮食增产当成分田dan干的政绩大肆宣传,于是分田dan干给很多不明就里的人造成了一种假象——“真”的一分田单干,粮食产量就增加了。有一个很有名的记者就这样赞美到“一分田单干,粮食产量不知道怎么就上去了”只能说呵呵了!难道粮食产量不需要实实在在地实干,能从天上能掉下来?新中国之前几千年都是小农经济都是分田单干,怎么粮食产量从来没有“上”去呢?农耕文明小农经济要是那么好,1840年之后的农耕中国就不会被已经工业化的西方列强欺凌100年。尽管是名记者,也没深度,说这种不过脑的话,只浅薄地看现象不看本质,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当然,名记者的话,也代表了不少中国人的视野和眼界。

  但是,如果当年不分tian单干,中国的粮食产量就不增长了吗?1965年到1978年中国粮食产量的高速增长又怎么解释呢?

  我们认为,这个分tian单干短暂红利期,也是建立在集体化生产资料积累基础上的,把粮食产量增长归功于分tian单干,不过是张冠李戴。如果没有前三十年积累水利基础、垦荒基础、良种基础、化肥基础、农业技术普及基础,这种短暂红利都不可能有。

  看看1949年经济远比中国好,但是一直分tian单干的印度,由于没有类似毛泽东兴建并留下的全国范围的水利设施,没有良种,没有足够化肥,没有全国性农业技术支持体系,没有农业机械……直到今天,没有实现水利化、良种化、化肥化的印度农业,用比中国多31.5%的耕地,其2018年粮食总产量才达到2.775亿吨,毛泽东建立的工业化中国农业,2017年粮食总产量是6.616亿吨,你还认为是分田单干让中国粮食增加了?

  我们仅仅用数据说话!

  1961年中国种植粮食的耕地总面积13亿亩减去受灾的耕地面积(3+2)亿亩,与种植粮食耕地总面积13亿亩的利率,(13亿亩-5亿亩)/13亿亩,与1961年受灾后粮食产量1.37亿吨和1958年未受灾时粮食总产量1.97亿吨的比率1.37(亿吨)/1.97(亿吨)之间,数字基本相同。

  再看看下图,上世纪70年代前后,随着毛泽东开垦的几亿亩耕地、兴修的8.6万座大型水库和640万个中小型水库,几千个化肥厂投入了农业生产,中国的粮食产量开始大幅提高,全国粮食总产量曲线上涨斜率最大时期就是在从1966年开始(文革开始那年)直到1990年这个时期。

b00f307579d204e2c698ef90ed69e050.jpg

  没有分田dan干,这段时期中国粮食总产量上涨的趋势也不会变,甚至很有可能比分tian单干时期更高,越往后涨幅越高,到1990高于我们现在看到的实际数值。

  分田dan干处在是中国农业进入高速发展,粮食产量告诉增收时期的后半段时期。

  中国农业的高速发展是毛泽农的水利化、机械化、化肥化、大规模开垦耕地、全国农机和农技技术支持网络建设造就的,还是一个分田单干就造就?大家可以自己去分析判断。

  还是那句话,我们用数据说话!

  中国,粮食产量从1961年最低谷1.365亿吨到78年首次超过3亿吨,87年首次超过4亿吨,1996年首次超过5亿吨,其后粮食总量在4~5亿吨之间徘徊了整整10年,到2007年稳定攀上5亿吨后,一路向上到2012年首次超越6亿吨。

  随着农业技术水平的提高,粮食总产量多了,种植粮食的耕地面积却减少了。从下图我们可以看出,毛泽东时代奠基的水利化、机械化、化肥化、良种化的中国工业化农业,粮食产量上升,耕地使用面积却在减少。

7b433faeaf7e74e87a4bb984d1c18bc4.jpg

  减少了种植粮食使用的耕地,就可以用来栽种果树,种植蔬菜了,今天中国每年在生产6亿吨粮食之外,还生产6亿吨蔬菜与水果,为13.8亿中国人每人每年平均生产水果蔬菜900斤。

  毛泽东是以提高农业生产效率的方式来发展农业,提高中国粮食的产出,是用工业文明的思维来发展中国农业,不管是他号召人民勒紧裤带,建设的农业水利化、机械化、化肥化、良种化,以及全国范围建立起来的基层农机站和农技站体系,都是基于提高效率这种工业文明发展经济和发展农业的思路。

  简单又具体的描述就是,毛泽东干的是机械化的农业,是建立在工业化基础上的高效农业,就是建立在机械化、化肥化、电气化(电灌,机井和电动抽水机灌溉排涝)基础上的农业;毛泽东是用符合工业文明思维的规模化大生产方式,以提高土地单位面积产出的方式搞农业。

  毛泽东时代的农业是依靠机械化和向农民普及高产农业技术来提高粮食产量,在毛泽东时代,每个人民公社(相当于现在的乡)都设立了农机站向农民提供各种农业机械、农机技术培训、农机维修服务,同时还设立有农技站,向农民提供先进的农业栽种技术。毛泽东用工业文明思维在中国大地上广泛地推行工业化农业。

机械化农业

  机械化化农业?

  “机械化农业”就是用工业文明的思路和方式发展农业的方法,也就是以提高土地单位面积产量来提高农业总体产量的方式发展农业的一种方法。

  具体就是,用整体性系统性提高土地单位面积粮食产量的方法,比如我们在前面多次提到的农业水利化、农业机械化、农业良种化、农业化肥化、农业新种植技术、农业生产单位新的组织分工方式如农业合作社、公司制农业生产单位等。这是要以符合工业文明思维规模化大生产方式提高农业单位土地面积产量(提高效率)的方式来提高农业的产出。

  这就是工业化农业,或者说用工业文明的思维发展农业。

  在工业文明时代,组织化、规模化大生产、提高效率是工业文明最核心的三个要素。

  无疑,毛泽东集体化农业发展方式是工业文明思维的,而分tian单干则是违反工业文明核心要求的,是对工业文明的倒退。  工业文明与农耕文明,谁优谁劣,在1840年鸦片战争,1860年英法联军烧毁圆明园,在中日甲午战争,在八国联军,在其后的9.18事变和抗日战争中,历史就已经多次证明。在那一百年里,中国的落后与挨打,其实就是农耕文明相对于工业文明的落后,就是农耕文明不敌工业文明。

  因此,关于新中国毛泽东时代和后毛泽东时代的道路争论,就是用工业文明发展中国,还是农耕文明发展中国的争论,谁优谁劣,至此可以终止了。

  工业化时代的分tian单干则是将生产资料分到每家每户,是一种落后的千年小农经济思维的回归,不可能推动中国社会和历史的进步。

  而分tian单干,农民再次轮回到个体单干靠天吃饭的小农经济怪圈里,中国已经在农村基层建立起来的农业机械推广站体系,农业技术推广站体系随之销声匿迹。中国农业还能继续高产,仅仅依靠毛泽东开垦出来的9亿亩耕地、世界最大的水利体系、化肥体系、高产粮食种子。

  分tian单干之后,农业水利化、农业机械化、农业需要的大规模生产分工精细化都不能实现了,后果就是,全国各地毛泽东留下的水利设施年久失修,农民种田不能提高收入不如进城打工,致使全国许多耕地被抛荒,农民种什么,什么价格就下跌,农产品烂在田里卖不出去,遭受了损失的农民一减少生产,第二年农产品价格就狂涨……单干的无序性,把资本主义的经济周期性体现得淋漓尽致。

  如果中国农业当年继续坚持走集体化道路,困扰中国的三农问题就已经早已解决,中国农民会更加富裕,中国农村会更加繁荣,中国农业会更加强大!今天中国,最富裕的村庄都是在全面单干之后继续坚持集体化道路的村庄,江苏江阴华西村、河南省临颍县城关镇南街村、山东省临沂市沈泉庄村、山东省滨州市邹平县韩店镇西王村、江苏省江阴市夏港镇长江村、上海市闵行区七宝镇九星村、山东省烟台市龙口市东江镇南山村、浙江省杭州市萧山航民村、江苏省苏州市张港市南丰镇永联村、江西省南昌市进顺村、江苏无锡市惠山区前洲镇西塘村等,无一不是坚持集体化经济的村庄,而全国唯一单干典型小岗村是什么样子?大家自己去对比。坚持集体化经济的村庄都富裕了,但是全国没有一个分tian单干的村庄走上了富裕道路。 

  分田dan干违背工业文明三个核心要素,违背工业文明规模化大生产的基本原理,如果有经济学家还振振有辞说单干有利于发展社会生产力,只能说他是强词夺理,这样的经济学家真的是个滥竽充数的二货。

  集体化和分田dan干,这是工业文明思维和农耕文明思维发展中国农业、农村的两种道路的选择。

  中国农业和农村必然要回归到毛泽东的道路上去。

  小岗村典型在2016年回归集体化经济了,即使小岗当年分田dan干的带头人,今天都说集体经济让他们真正富裕了,重走毛泽东道路就是工业文明思维的必然发展趋势和必然结果。

e5aa09f013840bc6695f0a447cb18e12.jpg

  当年小岗村大包干带头人之一严金昌说:“年初村里给村民每人分红350元,从当年的人人分地到现在的人人分红,俺们从村民变成了股东,分了集体的红,享了集体的福呀!”

  呵呵,我们替小岗村人高兴,终于走正道了。

0145e0898eba389c238ae57f7a1a737e.jpg

  小岗村重走集体化道路,从当年分地单干,到今天重走集体化道路分红

97cdb32bef428a1d328faf20e947d9a9.jpg

a8c94b40634e09e2c8d8247161340eb8.jpg

  看看上面这张图,中国人餐桌上的水果逐渐丰富起来,是不是与此图的时间相配?  人民生活的普遍改善,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6dd2215a25386b2c2fe59e66ba251c27.jpg

  2017年世界银行公布的世界各国耕地面积数据

  从世界银行公布的数据可以看出,今天中国耕地已经缩小到17.85亿亩(11900万公顷),印度耕地面积15646.3万公顷(23.47亿亩),比中国多31.5%,印度气候相比岭南,更加适宜农耕,印度的农事年度从7月到次年6月,其2017/2018年度印度粮食产量达到创纪录的2.775亿吨,与中国2017年度粮食产量6.616亿吨相比,印度依然沿袭小农单干发展农业,没有毛泽东制订的工业化发展农业的思路。

  其差距就是,中国用比印度少31.5%的耕地,种出了比印度多近1.384倍(2.384倍)的粮食。这就是工业文明提高效率思维与农耕文明分田单干思维的差别。

  今天中印两国之间的差距,放在中国就是毛泽东时代与后毛泽东时代的差距。如果没有毛泽东时代前三十年在工业化农业建设上所做的大量实实在在的工作,分田单干的中国可能粮食产量也就和2018年印度的产量一样,甚至还不如一直分田单干的印度,毕竟印度耕地面积比中国多31.5%,气候如岭南更加适宜农耕。

  今天印度的粮食产量仅仅相当于1974年中国的粮食产量,在耕地面积远超中国的前提下,印度农业和中国农业的差距有50年之巨,这个差距就是中国发展农业的工业文明思维,与印度发展农业的农耕文明思维的差别;这个差距就是中国的工业化农业发展方向与印度传统农业发展方向的区别。在工业文明时代,在一个正在实现工业化的国家中实行工业文化革命,建立适应工业文明的文化和思维有多重要,由此可见。

  依然那句老话,没有对比,就不会有伤害。

  今天让中国人能生产足够粮食的9亿亩耕地是毛泽东时代开垦的,中国农业灌溉水利设施几乎全部是毛泽东时代建设的,中国的化肥厂农药厂几乎全部是毛泽东时代建设的,中国今天的高产良种是毛泽东时代打下的基础,几千年江河湖海水患是毛泽东时代治理的,中国的农业机械厂是毛泽东时代奠基的,遍及全国的基层农机服务体系和农业技术推广体系是毛主席建立的,促进中国农业生产的“八字宪法”也是毛主席提出的,让中国粮棉产量翻倍的长远规划也是毛主席制订的……甚至建立适应工业文明的工业化农业发展方向是毛主席奠定的,工业文明新文化,也是毛泽东开启的,尽管许多人至今还没有认识到这种文化建设有多重要。

  知道这些事实和数据,谁还说是分田单干让中国人有饭吃,毛泽东让中国人没饭吃,就是不辨是非了。

  早在1934年1月23日,在江西瑞金召开的第二次全国工农代表大会上,熟知历史的毛主席就提出“水利是农业的命脉”。因此新中国成立后,党和国家动员亿万人民群众,整治山河,除害兴利,掀起了大规模群众性治水热潮,初步奠定了今天中国水利事业发展的基础。

  1959年4月28日毛主席在《党内通讯》提出“农业的根本出路在于机械化”的论断,机械化就必须要规模化,所以毛主席发展农村集体经济,大搞农田基础设施建设整改农田以利机械化,修建化肥厂农药厂,培育高产种子……工业文明的核心在于规模化大生产,用机械化提高效率来提高产出,不管是工业、服务业还是农业都是如此……

b420ad298c421291e75243d7d49aa96e.jpg

c4808bdcccecc8b90ff6da503b8b88e1.jpg

  毛主席用集体经济发展规模化农业,以提高农业生产效率,也就是提高单位土地面积产量的方式来发展农业,提高农产品产量,是用工业文明的思维来发展农业。

  后来的伟人,用分田单干,用企业负责人承包企业……这是在工业文明时代用小农经济的手段发展中国农业、工业和服务业,用千年农民根深蒂固的落后的小农农耕思想发展经济,仅仅注重眼前利益,短期效益。

  今天,农业机械化在中国大多数地方已经实现,用机械化提高效率来提高农业生产力,这是工业文明思维发展农业的正确思路  因此中国人生活的改善,生活水平的提高,根本原因在于工业化,在于毛泽东时代那一辈人给中国打下的国家工业化基础!

  中国自古以来几千年都是分田单干的,把今天中国人生活的改善归结于分田单干,就像把蒋介石坐上飞机而唐太宗李世民没有坐过飞机归结于蒋介石伟大一样,漠视了工业化才是给中国带来改变的真正原因,要有自己的分析能力,别被人忽悠。

  现在的中国人每年大概只吃掉一半的粮食产量,另一半就拿去喂牛、喂猪、喂鸡——过去生产一公斤猪肉要消耗6公斤粮食,现在仍然需要3公斤多,一公斤牛肉要消耗6公斤粮食,一公斤鸡肉要消耗2公斤粮食,供应13亿国民天文数字的肉类需求就得消耗天文数字的粮食,每年中国要消费5300万吨猪肉,折合成粮食约2亿吨。

  当今,决定人类生活水平主要就是3个指标——粮食、矿产、能源(包括石油、电力)。

  毛泽东时代农业产量不足,中国还要工业化需要的技术和设备,奠定了今天中国国家工业化的基础。

  今天已经实现工业化的中国则出口工业品从世界各国买回农产品(粮食肉类水果水产)、石油、矿产品以提高人民生活。

  中国的工业化真正改善了中国人的生活。

  毛泽东那一辈人艰苦奋斗,造福后人!

  如果不承认这点,那就可以说是数典忘祖,不承认自己父辈的付出和艰辛。

  毛泽东那一辈人奠定的中国国家工业化基础,已经可以让中国人民享受到国家工业化带来的巨大财富和丰硕成果了。

  2016年6月7日,国际食物政策研究所在北京发布《2016全球粮食政策报告》,中国人均肉类消费量约59公斤,位居世界第十,亚洲第一;人均消耗鸡蛋300个,世界第二;人均消费蔬菜500公斤世界第一……

  只有工业化才能提高农业的生产水平。

  只有中国这样的全产业链工业体系才能让中国粮食产量支撑13亿国民放开了肚子吃。

  只有工业化才能还给中国人绿水青山。

  在今天让国人自豪世人瞩目的数据背后,就是前三十年苦难奠基的成果。

  可以参阅下面链接文章(第一篇文章尚可阅读,后面两篇来自“地缘战略”公众号因为封号,已经不能阅读):

  王岐山谈毛泽东时代的农业大仁政

  数据对比看毛主席经济建设成就,毛主席是世界第一经济学大师

  原创 | 实事求是,用新闻数据和透彻分析说话

  即使是西方工业化先行国家,在大航海时代通过掠夺海外殖民地积累了第一桶金,在工业化之初,资本家也拼命压榨工人,通过疯狂积累来攒出扩大工业生产的资金,工业革命早期工人阶级的待遇是骇人听闻的。

7d8d3f68068b34bd8befe7ed5d8406cc.jpg

  在英国的一本杂志上有一篇关于工业革命时期城市工人住房卫生状况的文章,文章中说道:这些街道常常窄得可以从一幢房子的窗子一步就跨进对面房子的窗子;而且房子是这样高,这样一层叠一层,以致光线很难照到院子里和街道上。城市的这一部分没有下水道,房子附近没有渗水井,也没有厕所,因此,每天夜里至少有5万人的全部脏东西,即全部垃圾和粪便要倒到沟里面去。因此,街道无论怎么打扫,总是有大量晒干的脏东西发出可怕的臭气,既难看,又难闻,而且严重地损害居民的健康。

3f8a31578b6b388171ff25aaf7c4f25c.jpg

  恩格斯在《英国工人阶级的状况》中描述“在饮食方面,工人们吃的事物是劣质的、掺假的和难消化的。许多工人只能靠土豆充饥,而且土豆多半是质量很差的,干酪是质量很坏的陈货,猪板油是发臭的。有些人甚至食用已经半腐烂的病畜或死畜的肉。商人和厂主昧着良心在食品里掺假,如糖里掺米粉、咖咖粉里掺菊芭、可可里掺有捣得很细的褐色粘土、酒精里加上颜料冒充红葡萄酒,等等”。

  恩格斯继续描述英国当时的“工业工人”:“他们几乎全都身体衰弱,骨瘦如柴,毫无力气,面色苍白,由于患有热病,他们身上除了那些在工作时特别用劲的肌肉以外,其他肌肉都是松弛的。几乎所有的人都消化不良,因而都或多或少地患着忧郁症,总是愁眉苦脸,郁郁寡欢。他们衰弱的身体无力抵抗疾病,因而随时都会病倒。所以他们老得快,死得早。”……

  疯狂的高积累才能让国家工业体系这个吞金兽飞速成长,只有工业发展到一定阶段才开始反哺国民。但是任何一个国家在工业化初期,社会上短视的人是看不到反哺的前景的,只能长期秉持艰难的生活。资本家为了个人财富积累,疯狂压榨工人的剩余价值,而中国为了国家积累全民勒紧裤带,这需要一种伟大的奉献精神。  日本明治维新后三十多年工业化原始积累,疯狂搜刮国内百姓,同时期日本人的税负是大清国的4倍,日本还用了很多上不了台面

,甚至屈辱的办法,比如招募日本农村妇女去东南亚做妓女赚外汇,大量向英美举债,还有敲诈勒索邻国等卑鄙无耻手段,为工业化积累资金。大家知道,日本为了发动对华战争准备超过10年,直到中国甲午战败马关条约2.315万两白银赔款才让日本人喘过气来。

  所谓的“大日本帝国”在整个明治维新时代,尤其是明治维新时代的前期(1874~1895)和中期(1895~1905),其人民的物质生活水平的改善速度都是极其缓慢的。我们知道,1895年日本在战胜满洲人的清王朝以后,逼迫中国签订耻辱性的战败条约向日本大量赔款,日本还参与了1900年八个帝国主义国家干涉中国内政的著名战争,逼迫中国再次向其大量偿付战败赔款。但是尽管有来自中国的数量和规模如此巨大的战争赔款,但是日本人民的物质生活水平,在1905年日本在日俄战争中击溃沙皇制的俄罗斯帝国罗曼诺夫王朝之前,跟三十多年前明治维新刚刚开始的1870年左右的生活水平相比较,也没有出现什么明显的改善。日本现代著名的历史小说作家司马辽太郎,在其1969年的小说《阪上之云》中曾经多次提及1904年日俄战争全面开战之前日本一般国民的生活水平的情况,在其笔下,1904年的日本民众正在为国家做出巨大的牺牲,尤其是当时占日本全体国民80%以上的广大农民,一年到头不仅几乎每个月吃不上一次肉,甚至连白米饭都吃不上,大部分农民只有年底过节时才能够吃一次肉,一些家境好些的,也不过是每两三月吃一次肉而已!直到1905年日本击溃沙皇俄国,夺取整个朝鲜半岛和中国东北三省南部的统治权之后,日本国民包括农民的物质生活水平才开始出现明显的已较为迅速的速度改善的迹象!

  日本从明治维新到甲午战争,以及八国联军侵华后的四十年间,即使甲午战争从中国获得赔款2.315亿两,辛丑条约赔款日本3479.31万两白银,两笔巨额赔款完成了日本工业化需要的原始积累,但是日本人和日本农村的生活也完全没有得到改善,日本人生活提高是在1905年取得日俄战争胜利。

12890de055e5f968ecb1fd88a88554e4.jpg

  今天的人们,有兴趣可以再去读一读1956年4月25日,毛主席在政治局扩大会议上所作的《论十大关系》的报告内容,毛主席对中国经济发展走向一直是十分清醒的。1976 年12 月26 日, 经毛主席生前亲自审定的《论十大关系》在《人民日报》公开发表,随后收入《毛泽东选集》第五卷。1999年6 月,收入中央文献研究室编辑的《毛泽东文集》第七卷。可以说毛主席才是真正的全身心为人民服务的人民经济学大家。

  毛主席以“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的精神,为中华民族实现工业化强力积累,在毛泽东时代的二十七年,生产发展了,经济发展的财富全部都留下来为子孙后代打基础。

  当年工业化之初,为了高积累推动国家工业化,中国创造出一套票证制度,所有的日常用品全凭票证供应——包括粮票(面票)、肉票、布票、油票、糖票、肥皂票……票证制度杜绝了投机倒把资本炒作,但是三十年间,中国国力在突飞猛进。

deb322af00e68c2c0ab1669ee9f24d07.jpg

  1952年~1978年在少有通货膨胀,不大量超发货币的情况下,全国GDP由679亿元增加到3678.7亿元,将近6倍,第二产业(工业+建筑业)在国民经济中的占比由建国初期的20.9%增加到了47.9%。

  看看毛泽东领导的共产党是怎样把一个完全农业国,仅仅用三十年时间就转变成了一个现代工业国家的。

  这是一组感动中国三十年,必将继续感动中国的老照片:

  毛泽东的县委书记们,与人民三同“同吃同住同劳动”,同甘共苦的真心公仆!

  他们不是个别,而是那个伟大时代的一代县委书记集体!

  县委书记是中国社会最重要的基层结构关键人物,县委书记的面貌其实就代表中国的面貌。

  毛泽东时代的成就,是这些与人民同甘苦共命运的县委书记带领人民干出来的。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bf3cbfc9ce9f5f1c2c7b2dd59a88d3e6.jpg

  他是农民?1979年湖南省浏阳县委书记陈再仁在田间参加劳动

283aa638f14f06d40c80bb4df831ba2c.jpg

挑土冲在前面者,1973年湖南省汝城县委书记曾春桃

4d9c44cd3f60dc1c2a052cfd554a6aa9.jpg

1973年,不坐办公室,常年劳动在“农业学大寨”农田建设工地的湖南省邵东县委书记刘中心(左2)

0e1ac961bc132d15da058e02f1a2d5bc.jpg

1966年长沙县委书记李满成(左)在田里劳动

12faf290623afd34f21f6f77ca3b9446.jpg

1977年,安徽省潜山县委书记袁安举(左一)在黄泥公社新闸生产队参加劳动

fd1907926dce414beb8244ef5148a1ce.jpg

 

 

1973年春,山西省朔县县委书记郭巨民(左一)在祝家庄蹲点和社员们一起翻地

ca5678362613d8ce40d2f7078b5a0778.jpg

 

 

1975年冬,农闲人不闲,山西朔县县委书记刘文君(左一)带领机关干部参加农田基础设施建设

312b18518b32c6ecbe87b0232714ffda.jpg

 

 

山西朔县县委书记刘文君带领机关干部战斗在黄水河工地。

fe98393bbd5f148c281128c5aecfbaf8.jpg

 

 

 

1976年秋,山西朔县县委书记刘文君(最前者)在祝家庄引洪工地上

87e5a90cf21a21882ffdaa0fb2c86bdb.jpg

 

 

1975年夏,山西朔县纪委书记孙兴昌在祝家庄长期包点,每天都要在地里劳动

44343009cfc68f2db1f9a4f13beb7f6c.jpg

 

 

河南辉县兴修水利

5cb1582955de9adb6036a5716964e72c.jpg

 

 

河南辉县县委书记郑永和(前排左一,后任中华人民共和国水利部副部长、中共河南省委副书记)身先群众带头大干,带头吃大苦、耐大劳,长期坚持参加集体生产劳动,六年里平均每年参加劳动一百一十天

f6328e2400504b1662d85182c9648abd.jpg

 

 

 

那个年代的公仆,春夏下农田干农活,冬季领群众搞水利设施和农田基本设施建设,雪花飞舞,吃在田间

5a73b61bb6474e7c5ba25fc959d5859e.jpg

 

 

河南临颍县委书记刁文(当中者)与群众共同劳动,一起搬运粮食

f35105892345f776fd3b2d8315e722d7.jpg

 

 

河南杞县县委书记刘善安在田间劳动休息时组织群众同劳动同学习

293a9ae3e2f9ba8b447a3b531443192b.jpg

 

 

河南濮县县委书记李福来和干部群众一起拉沙压淤,改变沙荒面貌

bfcb1896d6d2e932dffa0c0b66b82fe3.jpg

cb58144a82bcc5cc553d67754a8e4624.jpg

 

 

身不离劳动,心不离群众。河南项城县委第一书记李济川同志(中),坚持参加集体生产劳动,和群众同甘共苦,心想在一起,汗流在一起

c595a9e97590bb993488ef7e038be7ff.jpg

 

 

河南郸城县委书记彭守中(戴草帽者)在周楼和群众一起劳动和调查研究

ed055444c7aef797092df8adbb6549f5.jpg

 

 

冬天,农闲人不闲。江苏沛县冬季兴修水利,农村没有人在家打麻将聚赌

7246ee5dac20b5ec5ebf38b520e073dd.jpg

 


1973年江苏省沛县县委书记李德伦在五段公社反修生产队参加劳动

e647ae007221a32490147bf01a43da95.jpg

 

 

1971年浙江省黄岩县委书记吕众义(后任浙江省农业厅厅长)在拱东公社与农民一起收割麦子,他挑着两捆刚刚收割下来的麦子

606f3897d2f7bd916186c724c62233e9.jpg

 

 

1977年浙江省台州市黄岩县县委书记高仁湧(右三)在佛岭水库工地劳动

50e9b16bbd0a2a1c6b5d08445e47c5ae.jpg

 

 

1958年福建省东山县委书记谷文昌在坑北村参加播种

a12702c329db108ca19cc8c5c8f5d7c2.jpg

 

 

1960年1月,山东省潍县县委书记信同先(前一)在峡山水库与民工一起劳动。兴修水利和大搞农田基本设施都是在农闲的冬天,所谓农闲人不闲,农村没有人打麻将、赌博

f9f3e87f1f1555ce79034efbaf22425e.jpg

 

 

上世纪60年代,广东省番禺县委书记李振卿(左),在水田与群众一起劳动

69f0ed628594756b070ef1e011aa8622.jpg

 

 

1959年10月10日,河南林县县委书记杨贵带领队伍修建今后闻名世界的“红旗渠”,并创造了“红旗渠精神”

ded8f75d6a5f38c9b277489292c50133.jpg

 

 

寒冷的冬天,农闲人不闲,领导带头,人民群众热火朝天兴修水利,清理河道淤泥

de67d86d44195abf20d8f1e68165e48f.jpg

 

 

1980年6月,河南曲周县委书记冯文海在夏收第一线

 

毛泽东时代的县委书记,与普通劳动者之间没有区别,不清楚说明,你分得出来吗?县委书记只是新中国亿万普通劳动者之中的一员,工人、农民能干的活,他们都能干。

人民永远记得这样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县委书记。

304ae4c711a31b76445a90ff3d80313c.jpg

 

 

e4a6fd3b863155e30d18a26d17464fbc.jpg

 

1dfb574ba7f2db6c25cf315538433dc3.jpg

与焦裕禄一道改变兰考面貌,受尽磨难的原兰考县委书记,焦裕禄的战友张钦礼。人民为你立碑!

062108d867e90fab70738ead22068df0.jpg

4845bf1efd340fc535e1ee87cf4550d9.jpg

视频链接:v.qq.com/x/page/y0357jff4eg.html

 

当年,张钦礼魂归兰考,兰考人民12万人自发上街迎接张钦礼。

02dc9dbb465430d1c067d347c190238e.jpg

视频链接:v.qq.com/x/page/q0647cuiwd3.html

 

 


2018年5月7日,张钦礼逝世14周年祭奠。一个去世14年后,还有那么多人为他长泪沾襟的县委书记

9da3739b6238935c7f89073e7a480f26.jpg

 

 

“太行山上的焦裕禄”——阳城、武乡、屯留三县县委书记孙文龙。人民自发募集资金,建立起来的孙文龙纪念馆

aa1eb4829d85cd81c8470e7c8541dd41.jpg

733ff93b787d9bac6f7c93f310fe98db.jpg

 

 

 


孙文龙纪念馆碑林,人民纪念他们的好书记。

0230d69200e4090aa95faf5153e9b81e.jpg

视频链接:v.qq.com/x/page/p01704aeji7.html

  太行山上焦裕禄式的好书记孙文龙——一个去世快40年,人民还念念不忘的县委书记。

  山西雁北行署革委会副主任白效玉(后任大同市副市长)上世纪60年代和祝家庄大队社员开挖洪水渠。其女白云是今天山西大老虎,为什么会父亲公仆女贪腐?

  (未完待续)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