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三大复兴 > 中华民族复兴

张宏良:注册制呼唤大众监管

作者:张宏良 发布时间:2018-11-06 20:44:12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43bc7ba3e28f4ac43dbd300c92c12a62.jpg

   
  中国昨天宣布了要在股市科创板实行注册制。这是中国证券市场的一大飞跃,只是注册制是一把双刃剑,搞得好是中国股市走向三公原则的里程碑;搞不好将是一场比P图P大千万倍的金融灾难。如果说p图p只是一枚普通巡航导弹,那么股市注册制将是一枚最大当量的原子弹。P图P出了问题几个特警就能够解决,而股市注册制一旦出了问题,恐怕要动用的是野战军。

  所谓股市注册制,就像企业注册制一样,是不再需要政府审批,任何公司都可以上市发行股票,比现在那些卷款跑路的P图P金融公司还要更加方便,P图P公司至少还需要一个金融牌照,而在股市注册制情况下,发行股票是公司的“天赋人权”,就像言论自由是个人的天赋人权一样,任何人都不得非法干预。可见注册制就是把政府监管和专家监管排除在外的公司自主募集资金的一种股票发行制度。如果没有大众监管来替代政府监管的空白,那么注册制就是骗子的天堂。

  既然如此,为什么要实行注册制?这主要是美国等西方资本主义国家资本约束政府的一种制度,是资本把权力关进笼子里的一种办法。股票上市共有审批制、审核制和注册制三种制度,把这三种制度相比较,大家就会看出注册制的优点,就是可以把官员和专家排除在利益关系之外。

  中国股市最早是实行审批制,公司能不能发行证券由官员说了算,结果就是肥了一批官员,苦了广大股民。证监会副主席姚刚仅罚金就是1100万元,就是审批制的产物。本世纪初,中国股市开始实行审核制,公司能不能发行股票有专家委员会投票决定,专家资格由官员决定,结果是肥了一批官员和专家,更加苦了广大股民,因为狼狈为奸比狼的单独猎杀能力更加强大。作为专家委员会三朝元老的那位北大著名的“某股份”,期间给自己一家三口弄了个股份公司,就是审核制的产物。

  由此可见,审批制和审核制都是一种腐败制度,前者是官员单独腐败,或者是官员和专家共同腐败。他们既侵犯了资本公平竞争的利益,也侵犯了广大投资者的利益,所以在美国等西方国家被先后废除,股市管理逐渐进入了注册制的时代。

  实行注册制主要是为了避免官员腐败和知识精英祸害社会(全世界所有国家包括中国古代,从来就没有像当今中国这样提出尊重知识分子的口号,而是在制度设计上努力防范知识精英祸害社会),它的基本理念就是“路灯是最好的警察,阳光是最好的防腐剂”,只要公开就没有腐败。而相比于前两种制度,注册制最符合公开的原则。这就是全世界除了中国等极少数国家之外全都实行注册制的原因。

  这就产生了一个问题,把政府官员排除在监管之外,股市靠谁来监管?中美两国的实践全都证明,只有依靠大众进行监管。这就是,国家通过立法赋予人民大众参与股市监管的权利,股市监管的所有环节都要体现人民大众的利益和诉求,人民大众可以通过一系列制度和法律设计,直接置身于监管之中,而不再是完全置身于监管之外并被动地等待监管结果。美国首创的共同诉讼制度就是这样一种监管雏形。2003年美国证交会主席代表美国全体股民与美国300家证券商打官司,就是这种大众监管的产物。可以说,美国证交会主席代表全国股民与美国券商打官司,不亚于中国证监会主席率领股民去长安街游行,这本身就是大众监管的体现。

  或许证券界那帮戴着夹鼻眼镜揣着一兜子文凭的阿三,又会说什么注册制是把股市交给市场监管的屁话。所谓市场是供求双方构成的交易平台,自身不可能对自身进行监管,就像电子秤不可能自秤重量一样。至于说什么注册制可以加强政府对其他各个环节的监管,更加是胡说八道。注册制本身就是否定政府监管的一种证券发行制度。在注册制的情况下,证监会就像法院只管违法行为,而不管公司注册和经营活动一样,只管上市公司和中介机构是否造假等违法违规行为,而不再管包括注册在内的其他环节,与今天的监管内容正好相反,今天是除了造假不管或者说管不住之外什么都管。这是当今中国股市长期下跌,股民信心崩溃,投资者利益得不到保护的根本原因。

  或许大家会问,大众监管是怎么监管?美国的共同诉讼制度就是一个雏形,就是大众监管的一种萌芽形式。比如在诉讼主体方面,法律规定全体投资者都是天然诉讼主体,无论告与不告都在赔偿范围之内;在诉讼原则方面实行有罪推定,股民无需任何证据就可以把券商或上市公司告到法庭上,由被告自己来自证清白,证明不了就要赔偿股民损失;在判决上实行公民陪审团制度,由身份证摇号产生的法盲根据世俗道德判决有罪无罪,无论法官还是律师都无法玩弄概念魔方欺瞒老百姓;在判罚上实行惩罚性赔偿,并且把时间引入破产法,一罪定终身,再也没有第二次犯罪机会,这就使神经正常的人绝不会来股市犯罪……等等。

  这一系列老百姓制约富豪、精英和官员的法律法规,在资本把权力锁进笼子的同时,老百姓也把资本、权力和知识精英一起锁进了法律的笼子。否则,如果只把权力锁进笼子,那么把权力锁进笼子的资本,就会成为没有任何制约的无边恶魔,把老百姓的利益吞噬干净,甚至连骨头渣滓都不会留下。这就是要把资本和权力同时锁进笼子的原因。而能够把资本和权力同时锁进笼子的,就只有大众民主制度以及由此而产生的大众监管制度。美国股市之所以成为全世界最干净的股市,就在于美国吸取了中国大众民主运动的各种要素,率先在资本市场上建立了大众监管制度的雏形。这个大众监管制度的雏形,就是大众政治制度建设的方向。

e6d54a21110eea78b8c7204c3c2d0b27.jpg

张宏良微信号:zhanghongliang106  张宏良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zhl010
  2018年11月6日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