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三大复兴 > 中华民族复兴

张宏良:伟大作家所遵循的事物客观逻辑和人类情感逻辑

作者:张宏良 发布时间:2018-11-01 18:27:35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金庸现象简评之一

5ee0844481b03e0e4dc8843a9dd63333.jpg

    (张宏良老师在民族复兴网群聊天摘录)

        金庸去世,才让世人看到了完整的金庸,看到了他反毛反共反社会主义的一面,提出要重新认识金庸。其实,对金庸不存在重新认识的问题,金庸一直就反共反毛反社会主义,从来就没加掩饰过。他的父亲五十年代镇反时被枪毙,与共产党结下了杀父之仇,坚持反共立场是正常的。只是由此形成了金庸的政治立场与他作品艺术效果之间不可调和的对立和矛盾。他的政治观点是反动的腐朽的黑暗的,但是他的武侠小说却充满了光明正义的侠义精神和至纯至美、至情至性的真善美光芒。

0c683a964c186e2375b9b899d4570c58.jpg


        在这一点上,香港长年殖民地生活把金庸百分之百“西化”了,变成了19至20世纪初以托尔斯泰为代表的欧洲批判现实主义作家的矛盾类型。19世纪欧洲批判现实主义作家除了司汤达、雨果、狄更斯、佐拉、杰克伦敦等极少数政治和艺术相统一的作家之外,绝大多数都像托尔斯泰一样,政治立场和艺术作品是相反的。就像列宁所说的那样,托尔斯泰在政治上是一个反动的基督地主,但是他的文学作品却展示着伟大精神的辉煌光芒。金庸也是这样一个站在反动立场上高举正义大旗的双重性人物,他的作品充满正义,豪气冲天,与他黑暗反动的政治观点没有丝毫相通之处。

        这就是批判现实主义创作方法的伟大力量!伟大的作家之所以伟大,就在于他们一旦进入创作过程,支配他们的就不再是他们的政治立场和政治观点,而是事物自身的客观逻辑和人类自身的情感逻辑。作家不再是创作事物和人物,而是被事物的客观逻辑和人物的情感逻辑在牵着走,最终他们作品所展示的不是作家的个人立场和个人观点,而是社会生活的本质和人物的典型性格。他们就是通过这种对社会生活本质的揭露以及对人物典型性格的刻画,起到了鞭挞社会假恶丑,引领社会真善美的伟大作用。金庸的作品就具有这种伟大作用。

  当时欧洲批判现实主义作家的大部分,都是像今天中国文人反对文革那样反对法国大革命的,他们作品中写了许多他们所反对的革命者,但是由于他们遵循了现实主义的创作逻辑,而不是像中国文人这样以自己的黑暗灵魂为原型来胡编乱造,结果他们作品中的那些革命者,无一不是闪现着理想主义的性格光芒。托尔斯泰就是典型,他本来写《安娜卡列尼娜》,是要塑造一个反面典型来警示和教育广大妇女,可是批判现实主义创作方法的伟大力量,却驱使他不由自主地把安娜卡列尼娜描绘成了人类历史上最辉煌的女性形象,完全违背了托尔斯泰的政治观点和伦理观点。金庸作品也是如此,以六大门派为代表的那些名门正派,往往充斥着虚伪和罪恶,而光明顶那些邪派高手,却无不闪耀着至情至性的侠义光辉。这就是批判现实主义的伟大力量。

  中国大陆为什么产生不了金庸、古龙这样当代无与伦比的卓越作家?虽然其中有着各种各样的原因,但是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当今中国大陆知识分子既没有中国古代知识分子那种天下苍生的家国情怀,也没有欧洲作家那种遵循事物客观逻辑和人类情感逻辑的人格力量,而是按照“猫*论”的实用主义原则进行写作,唯一的创作激情就是官员的肯定,老板的钞票和女人的阴毛,按照主流社会的需要胡编乱造,只要有批判,矛头就对准老百姓,对准弱势群体,对准那些最无能为力的人,尽可能不给自己带来丝毫风险。总之,在大陆文人看来,写作和卖淫一样,都是为了获得一个好价钱,妓女不可能为爱情而卖淫,作家也不可能为理想而写作。在这种情况下又怎么可能会产生伟大作家?

  九十年代初轰动全国的“穷棒子王国案”,就反映了当今中国作家的龌龊下流。五十年代中国有个尽人皆知的《穷棒子社的故事》,讲的是农民带头人王国藩带领一群老弱病残农民“三条驴腿闹革命”,创办合作社的故事。这个故事感动了当时全国人民,王国藩也得到了毛主席的接见。八十年代有个作家写了一个《穷棒子王国》,按照当时作家自身腐化淫乱的变态生活,把王国藩妖魔化为一个腐化典型。可怜80多岁的王国藩老人怀着满腔悲愤,跑到毛主席纪念堂前放声大哭,哭声震撼了苍天,震撼了神明,震撼了当时还没有被法律党控制的司法界正直人们的心灵,毅然出手为王国藩老人主持公道。可就在此时,人类历史上最龌龊下流的黑暗一幕发生了,40多个来北京参加两会的所谓著名作家,联名发表公开信,为“穷棒子王国”的下三滥罪恶进行辩护,声称什么文学作品可以虚构,全然不顾他们小说中的所有材料都是真实的。

  从那时开始,通过“伤痕文学”为自己戴上神圣光环的中国大陆作家,头上的光环逐渐消失,露出了龌龊下流的真实面目,迅速被社会所遗忘,被历史和人民所抛弃,变成了一个令人不齿的龌龊群体,无论官员、老板还是百姓,都不再拿正眼看他们。他们就像桌子底下的狗一样,只能巴望着官员或老板偶尔会扔给他们一两块骨头,此外已经没有了任何奢望。凡是继续待见这个龌龊群体的人,无一不是跟着倒霉,冯小刚和范冰冰就是因为那个作家刘震云,才成了千夫所指的众矢之的。中国大陆作家,应该摆脱掉资本宠物的身份了。

8eec5728fd1dadac4c0f0540a23504a1.jpg

张宏良微信号:zhanghongliang106

  张宏良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zhl010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