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三大复兴 > 中华民族复兴

张宏良:网友追问,谁放走了热比娅?中国还是不是一个独立国家

作者:张宏良 发布时间:2014-06-13 13:25:50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张宏良:网友追问,谁放走了热比娅?中国还是不是一个独立国家?

  1999年8月,热比娅因危害国家安全罪被批捕。2000年3月,乌鲁木齐中院以向境外组织非法提供国家情报罪判处热比娅8年徒刑。服刑期间,热比娅个人提出保外就医申请,司法部门同意其申请。2005年3月17日,热比娅获批赴美保外就医。
  保外就医是要定期到指定的司法机关报到的,是禁止出境的,她竟能出国,不知是什么原因?她的保外就医是谁担保的?危害国家安全罪竟能保外就医?还获准去美国?究竟是谁在前面为她开路?
  网友们的追问可以理解,但是从1989年起,中国法律在美国面前就已经变成了一张废纸。当时允许被通辑的方励之去美国“就医”,不是因为方励之有病,而是因为美国要人。在此我们不谈方励之该不该抓、该不该放,我们所要指出的是,在公安部发出通缉令的情况下,因为美国要人竟放其出境赴美,等于宣布中国法律在美国面前是一张废纸。
  八十年代初事实上对美放弃联合公报原则和八十年代末事实上对美放弃中国法律,这两个事件拉开了中美关系的悲剧大幕,从此走上了“中美国”发展道路,自那时以来,美国就再也没有把中国当做一个独立国家对待过,无论中国的内政还是外部领土,美国全都要插手过问,对中国指手画脚,并且不加任何掩饰地经常性地公开宣布,如果中国不听话就进行军事打击。这完全是一个宗主国对附属国和殖民地的态度。

eaf6541803779e125f16997e286a0b76.jpg

美国民主基金会扶植热比娅 出力张罗反华团队

  出钱帮助“疆独”活动 出力张罗反华团队


  美民主基金会扶植热比娅
  ● 本报赴新疆特派记者 邱永峥 ●本报驻美国特约记者 丰帆 ●于夫 陈一
  “当时我身无分文,在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简称“民主基金会”)的慷慨资助下,才得以在华盛顿设立了一个办事处,并在全球范围内开展活动。对民主基金会的支持,我极其感激。”———这是“疆独”组织头目热比娅2006年在美国对《当今时代》杂志说的一番话。如今3年多过去了,热比娅今非昔比,已经能煽动、制造乌鲁木齐“7•5”打砸抢烧这样轰动世界的事件,她在世界各地的窜访活动也受到更多关注。现在的热比娅大概更要感激美国民主基金会了,因为是这个机构几年来苦心包装她,在资金上大力支持她,甚至热比娅现在窜访外国的费用也仍是由这个基金会提供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一位官员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这些年来,民主基金会给热比娅经费的多少与新疆社会的稳定与否有着直接的联系。
  热比娅窜访,民主基金会埋单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发生“7•5”事件后,“世界维吾尔大会”(简称“世维会”)现任主席热比娅四处窜访,除在日本发表演讲抹黑新疆形势和中国政府外,还到澳大利亚参加墨尔本电影节,同时发表攻击中国政府的言论。此外,热比娅还准备窜访土耳其等国,而“世维会”的其他骨干也到世界各地四处活动,频密的窜访活动需要大笔经费支持,自称是“非营利组织”的“世维会”并没有生财造血的能力,所以钱从哪里来成了外界关注的焦点。
  《环球时报》记者8月5日晚通过越洋电话采访了美国民主基金会的工作人员。一名接电话但称不方便透露姓名的男子承认,民主基金会今年给“世维会”的经费“超过50万美元”,这些钱正是用于支持“世维会”和热比娅直接领导的“美国维吾尔协会”主办的各项“保护和发扬维吾尔民族文化与价值”的活动。《环球时报》记者直接问该男子,热比娅访问日本和澳大利亚的开支是否算在这50多万美元里呢?该男子脱口而出:“当然!热比娅是在宣扬新疆和维吾尔人正在遭镇压的真相。”当《环球时报》记者追问,美国民主基金会是否意识到,它赞助热比娅的活动其实是乌鲁木齐这次“7•5”打砸抢烧暴力事件的“助推器”时,该男士回避了正面回答,而是说:“我们给出的每一笔经费都是透明的。”
  这名工作人员的回答与民主基金会主席卡尔•杰什曼的说辞十分相似。7月17日的“亚洲时报在线”刊登了对杰什曼的采访,杰什曼说,民主基金会给热比娅和“世维会”的资助太少了,不足以支撑发动“广泛起义”。他还辩解说,民主基金会给出的每一笔资金都是“透明的”,都是“公布、公开的”。杰什曼所说的“透明”、“公布”与“公开”显然是指在美国民主基金会的网站上公开了一组数字,但除了一组阿拉伯数字和项目名称外,那些受到资助的人怎么花这笔钱,钱花到哪儿去了却没有只字说明,而美国民主基金会的所有人都对此讳莫如深。民主基金会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的那名男子被问及该问题时非常干脆地说:“这个问题你得问接受我们资助的人去。”记者追问他:“难道你们民主基金会对全世界范围内赞助的项目都这样放任吗?”那名工作人员干脆不再理会。在“亚洲时报在线”的采访中,杰什曼被问到,他的维吾尔朋友中是否有人提前告知他,新疆要发生骚乱?对此,杰什曼回答说:“我不知道事态会怎么发展。”这番话至少说明,杰什曼其实没法否认民主基金会所出的钱,与热比娅领导“世维会”挑起新疆分裂活动之间的关系。 杰什曼精心打造热比娅
  在美国民主基金会的官方网站上,介绍其主席杰什曼时是这样说的:“曾任美国民主基金会非洲、亚洲、中东、东欧、原苏联和拉美项目的负责人,1999年新德里‘世界民主运动’的发起人,现在鼓励其他的民主机构建立它们自己的基金会,以促进全世界民主机构的发展。在接任民主基金会主席前,杰什曼曾是美国驻联合国代表的资深顾问,也是美国派驻联合国安理会的临时代表,同时也是美国政府多个机构的官员。当选主席后,杰什曼先后获得了诸多的荣誉……”
  然而,杰什曼同时还是一个极其反华且对所谓的“维吾尔事务”有“特殊情结”的人。2006年8月20日,杰什曼在接受澳大利亚广播公司主持人马克希尼•麦基夫采访时,主持人问:“你在澳大利亚已经有一周时间了,一直在谈反民主问题,那你觉得某些国家打着反恐的幌子反民主,镇压民主和异议分子的问题有多严重?”杰什曼立即回答说:“在许多国家,比如说中国,如果你是一个维吾尔人,并且有一些独立的文化认同,那么他们就会被视为恐怖分子。”主持人追问:“维吾尔人是中国西部的穆斯林,对吗?”杰什曼解释说:“他们是东突厥的穆斯林。各国政府都会用所谓的恐怖主义威胁———我没说恐怖主义不是真正的问题———但许多政府会把少数民族,或者任何政见不同的人说成是恐怖分子,然后进行镇压。”
  杰什曼就是带着这种“情结”结识并且扶植热比娅的。一位多年跟踪热比娅动向的新疆学者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据我们所掌握的情况,早在热比娅因为犯罪坐牢的时候,杰什曼就已经发掘出热比娅的价值,并且是在他的运作下,让挪威一个机构于2004年授给尚在监狱中的热比娅一个所谓的‘人权奖’。2005年3月,杰什曼又凭借美国民主基金会与美国国务院的特殊关系,以及动用他本人与美国国会政客们的私交,向时任国务卿的赖斯施压,最终得以让热比娅以保外就医的名义飞往美国。”释放前,热比娅一再保证:出境后绝不参与危害中国国家安全的任何活动。释放当天,热比娅在美国外交官的陪同下前往美国。一下飞机,刚踏上美国领土,热比娅就立即背叛了自己无数次的承诺,开始攻击中国。
  从热比娅踏上美国土地的那一刻起,杰什曼就开始全力扶植她。美国民主基金会网站上2005年4月8日的视频和新闻稿显示,“美国维吾尔协会”和美国民主基金会当天联合主持午餐会,通报热比娅获释的情况。这次午餐会是热比娅抵达美国后,与人权组织代表、国际媒体和美国政府代表的首次见面会。杰什曼在午餐会开场讲话中说:“这次午餐会是我们给热比娅一个发展平台的第一步。这个平台不仅让她表达新疆和维吾尔人的问题,还可以让她思考必须做什么,以及能做什么。”
  随后,热比娅开始介绍她是如何致力于改善“东突厥斯坦维吾尔人生活与人权条件”,如何成立“1000母亲运动”组织,而她本人又是如何“受迫害”的。参加当时午餐会的国际媒体记者注意到,时任“美国维吾尔协会”主席的努力•土克尔“明显遭冷落”,因为杰什曼主持的所有活动几乎都是围着热比娅进行的。果不其然,在杰什曼的“精心策划”下,热比娅2006年在美国成立“国际维吾尔人权与民主基金会”。“热比娅基金会的启动资金正是杰什曼提供的!”新疆有关部门的负责人肯定地对《环球时报》说。不出外界所料,热比娅很快取代了土克尔,担任“美国维吾尔协会”主席;同年9月,热比娅成为诺贝尔和平奖的候选人之一。“美国维吾尔协会”维吾尔人权项目部的一名女职员8月5日晚接受《环球时报》记者电话采访时坦言:“杰什曼先生与热比娅的私交不错。”
  乌鲁木齐“7•5”事件发生后,有部分美国议员公开出面为热比娅站台。美国记者唐•罗宾逊7月10日从国会山发出报道称,国会人权小组委员会的民主党议员威廉姆•达拉汉和共和党议员唐纳•罗拉鲍彻尔当天与热比娅、国际组织和观察团体举行了一系列的“新疆局势听证会”。达拉汉公开指责北京对热比娅的指控是“中国当局错误抹黑热比娅是恐怖分子的系列活动”,“中国政府现在说她是恐怖分子,对中国发生的暴力事件负责,这跟以前没什么两样。”热比娅则通过翻译说,她本人反对暴力,否认是她挑起了新疆的抗议活动。她反咬说,对维吾尔人的镇压还在进行中,中国有关当局对抗议的领导人处罚严厉,包括处决。两名美国议员接着抛出一份提案,谴责中国政府并要中国政府“停止攻击热比娅”。此前,达拉汉还与热比娅一起向美国政府施压,要求美国政府尽快释放关押在关塔那摩的“无辜维吾尔人”。
  部分美国议员为何如此卖力为热比娅站台呢?美国福克斯新闻台曾经报道说,达拉汉与民主基金会主席杰什曼关系很好,正是杰什曼的引见,热比娅才与达拉汉等人建立起“密切的关系”。  热比娅用美国的钱搞“疆独”
  杰什曼的民主基金会给了热比娅多少钱?这些钱又是如何花的呢?
  对此,有资料显示,自2004年起,美国民主基金会开始对中国境外的“东突”组织提供资助。目前,民主基金会资助的主要“东突”组织有:“世界维吾尔大会”、“美国维吾尔协会”、“国际维吾尔人权与民主基金会”、“国际维吾尔笔会”。
  截至今年6月,民主基金会累计向上述境外“东突”组织提供经费近224万美元。其中,2004年度,民主基金会资助近8万美元,约占涉华项目资金的2%。到2008年度,资助近60万美元,较2007年度增加了14%,约占涉华项目资金的13%;2009年度,已确定提供资金50余万美元,约占涉华项目资金的15%。
  这些钱的具体用处基本都与“疆独”分裂活动有关。以“世维会”为例,2006年度,该组织获9万美元,用于在荷兰海牙和比利时布鲁塞尔举办“第一届维吾尔骨干培训班”;2007年度,获得14万美元,用于再次举办“维吾尔骨干培训班”及撰写《维吾尔人权状况报告》;2008年度,获15万美元,用于开展“维吾尔人权宣传”;2009年上半年,获19万美元,主要用于对“世维会”骨干的培训。“美国维吾尔协会”2004年至2008年,以调查和改善“维吾尔人权”项目先后获得8万、13万、21万、24万、27万美元的资助;2009年度上半年,“美国维吾尔协会”拟对“维吾尔人权”项目进行人事变动,因此所得资助缩减为25万美元。“国际维吾尔人权与民主基金会”2006年度,以“维吾尔人权”项目获得9万美元;2007年度,以“对维吾尔妇女进行人权宣传和民主教育”项目获得13万美元;2008年度,再次以2007年度项目为名获得近16万美元。“国际维吾尔笔会”2007年度以开展“维吾尔人言论自由”项目获得两万多美元;2008年度,再次以上述项目获得两万多美元资助;2009年度上半年,以开展“维吾尔人言论自由”项目和举办“突厥语系国际笔会团结网络大会”为由获得近7万美元资助。
  杰什曼对热比娅和“世维会”的资助有两种模式———直接资助相关“项目”和通过“秘密资金”资助。明的来看,美国民主基金会向热比娅手下的几个机构每年拨款,并且从最初的20万美元增至现在的50多万美元。暗的方式其实也不难发现,因为“美国维吾尔协会”所获得的各种捐款不断增多,其中多数源于面目不清的基金会,包括所谓的“私人基金”。
  获得美国民主基金会的资金后,热比娅没有忘记政治投资的重要性。7月17日的“亚洲时报在线”引述杰什曼的话说:“在中国西部,我们支持当地的少数民族权益,但那种工作是和平的,与当地人的权利有关。”这种说辞同样被热比娅用于游说华盛顿的政客。除了杰什曼的引见,热比娅和“世维会”其他成员在做国会山政客工作时,最重要的一种办法就是通过华盛顿的政治游说团体或者政治掮客。不过,这种渠道需要花钱,所以热比娅和“世维会”有相当的资金就花在这上面。“每年约有10万美元左右的政治公关费抛在华盛顿”,有熟悉国会山游说运作的中国学者这样告诉《环球时报》,“这是入门的数字。”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一位官员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仔细观察美国民主基金会赞助热比娅的费用与新疆不稳定情况的发生频率就会发现,民主基金会给的钱越多,热比娅的窜访活动就越多,而她对新疆的图谋也就随之增加。拿所谓的‘世维会’信息员来说,前几年,‘世维会’在新疆当地发展所谓的信息员的时候,拿不出什么价,而现在开的口很大,这对一些有不良思想的新疆当地人就有相当的诱惑力了。这次发布假信息的‘世维会’信息员其实就是典型的例子。”
  美国有自己的如意算盘
  为什么美国政府没什么人支持热比娅和“世维会”,而美国民主基金会却对其超级热情呢?加拿大智囊机构“全球研究”日前发表学者威廉•英达尔的文章称,所有迹象都表明美国政府企图通过民主基金会干扰中国的内部政治。文章一针见血地指出,华盛顿对新疆事务的干预其实与人权问题无关,其真实意图是影响新疆在欧亚大陆地缘政治版图中的战略位置,影响新疆在中国与上海合作组织国家经济与能源合作中的战略地位。中国从中亚进口石油、天然气的重要管道都经过新疆,这些进口将使中国减少对海上进口石油的依赖,后者很容易受到美中关系恶化的影响。“骚乱事件发生在上合组织历史性会议(指今年6月的上合组织峰会)后不久,这并不是偶然的”。

f08bb583e21224c9ceb672c10daeb48f.jpg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