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三大复兴 > 中华民族复兴

张宏良:特朗普的目的是激化中国内部矛盾

作者:张宏良 发布时间:2018-08-06 08:20:59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204bb3bce0aed487408e3ef09413d5a3.jpg

  (张宏良老师在民族复兴网群聊摘录)
  我们发表《要全面看待美国狼群文化》这篇长文,除了让大家认清美国狼群文化具有对内温和对外残暴的两面性之外,重点是提醒大家两点:一是今天美国和当年日本侵华的目的不同,当年日本是为了吞并中国,成为第二个满清,而今天美国则不是为了吞并中国,而是为了肢解和灭绝中国;二是不要相信什么贸易战,贸易战不过是个烟幕弹,针对中国老百姓的烟幕弹。

  对于这第二点,自从中美贸易战爆发以来我们就是这个观点,在涉及这个问题的十几篇文章中我们都是这个观点。大家看看今天在中美贸易战中如同打了鸡血一样上蹿下跳的那些人就会明白。

  今天热衷于鼓吹中美贸易战的那些人,无一不是——请注意我们这里说的是无一不是——那些昨天还在要求中国和美国站在一起整死朝鲜的人,那些赞成和鼓吹22条的人,那些长期坚持中美夫妻论的人,那些以往在所有问题上都站在美国立场上的人。难道这些人今天突然变了吗?没有,大家看看最近闻名天下的被指为汉奸学者的高善文的言论就会明白。

  高善文对贸易战的态度概括起来起来就是一句话,马上投&降&美国,不要扭扭捏捏,拖泥带水。而今天热衷于贸易战的这些人,则是主张且战且退,逐渐把中国让给美国。就如同当年国民党消极派一样,每一次战役都像保卫南京那样发誓说是决死战,然后枪一响就跑得干干净净,用失败来掩饰其卖国行为。可以说这些人比高善文更有战略眼光,因为一下子就把中国利益交给美国,会引起老百姓的反抗,而现在这种且战且退的方法,更加能够让老百姓接受。

  目前这种状况有些类似于抗战初期汪精卫与国民党消极派的区别。当时汪精卫主张一下子投&降日本,全面停止抗战,让老百姓免受战祸之苦;而国民党消极派则主张且战且退,摆出抗战的架势,赢得老百姓的理解和支持。他们在蒋介石下令丢掉东北后,大肆宣传丢掉东北,会有利于集中关内所有力量进行抗战,是一个英明决断,而在东北与日本人决战,则是日本人的阴谋,指责反对放弃东北的人是在客观上帮助日本人;后来蒋介石又签署何梅协定,兵不血刃丢掉华北,他们又说丢掉华北有利于暂时稳住日本人,积蓄和调动国内各种力量,进行更大规模的抗战。如果不是中国出了个毛泽东,他们会用这种借口把整个中国一块一块地全部交给日本人,中国早就亡于日本之手。

  虽然历史有惊人的相似之处,但是所面临的危险并不相似,而是比抗战初期更加危险。抗战初期还有毛泽东和共产党,全力坚守人民利益的底线,坚持为广大农民减租减息,进而保住了亿万万农民这一中国抗战力量的主体。而今天的左派则是跟着中美贸易战的调子跳舞,全然不顾人民利益,结果就形成了中美贸易战的一大对策就是补贴企业,补贴老板,补贴富人。这个做法将会把中国推上彻底失败的亡国道路。大家可以想一想,如果中国抗战时期不是减租减息减轻农民负担,而是大规模补贴地主,加租加息,加重农民的负担,结果会怎样?势必会把广大农民赶向日本人一边。这才是当今那些热衷于中美贸易战的人的真正作用。对此左翼同志和爱国人士一定要提高警惕。否则,我们最终会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真正会死无葬身之地。

  其实,今天和抗战时期一样,是补贴地主,加租加息,增加农民负担;还是减租减息,减少地主利益,减轻农民负担?关键是一个立场问题。如果认为财富是地主生产的,就应该补贴地主;如果认为财富是农民生产的,就应该减轻农民负担。今天同样是这个道理,究竟财富是老百姓生产的,还是老板生产的?如果回答是前者,就应该减轻人民负担,停止补贴老板;如果回答是后者,就应该补贴老板。对这个问题的两种回答两个立场,决定着中国两条道路和两种命运。

  目前我们实行货币放水、赤字财政、从金融和税收两个方面补贴企业的政策,势必会导致物价上涨,通货膨胀,把杠杆从企业转嫁到老百姓头上,这就如同抗战期间给农民加租加息一样,加重老百姓的负担。或许会有人说,现在企业发展困难,如果不实行各种优惠和补贴,就会造成企业破产倒闭,经济下滑甚至发生经济危机,最终会影响到国家发展。其实,当年那些反对减租减息的人,也是这样讲的。这里不仅涉及到财富生产的问题,还涉及到什么是生产力,什么是经济发展的根本动力的问题,究竟是公平是生产力,是经济发展的根本动力,还是贫富差别是生产力,是经济发展的根本动力?

  对此想想就有些后怕,虽然我们不像何新先生那么悲观,还对中国老百姓抱有希望,希望在灾难到来之前老百姓能够觉醒,但是对中国老百姓的先导力量中国左翼,我们已经越来越失望,失望的不是力量弱小,而是现在越来越跟在汉奸和消极派的屁股后面跑,跟着他们的指挥棒转,居然也把“补贴地主,加租加息”看作是抗战胜利的希望。

  可以说,目前特朗普的目的越来越清楚,他打贸易战,恢复美台关系,侵犯中国主权等等,并非是要用这些东西来打击中国——作为顶尖巨商的特朗普完全知道这些东西伤害不了中国什么——他这样做完全是要激化中国的内部矛盾,导致中国不战自乱。这才是他的真实和动机和目的。特朗普所做的这一切特别是他对中国的反复无常,反复与中国签署协议又反复撕毁协议,搞得中国内外政策难以稳定,网络舆情波浪涛涛,加上不断扩大中国各种恶性事件的影响,就是想要把中国变成一锅开水,推动中国在经济上加剧两极分化,在政治上实施全面打压,在舆论上造成全民绝望……这就是特朗普正在为中国设置的历史陷阱。

  记得当年美国国务卿赖斯给总统小布什提出的建议就是,21世纪对付中国的战略重点,应该从外部的军事包围和间谍渗透,转移到支持中国国内的民主力量上来,通过这些民主力量的“颜色革命”来解决中国。于是,支持中国汉奸右派动乱中国,便成为两任四届美国总统的共同对华战略。特朗普上台后,感到中国的汉奸极右势力没有群众基础,把希望寄托在这些人身上,纯粹是瞎子点灯白费蜡。于是便停止了对中国民主运动的经费支持,抛弃了中国的汉奸右派,放弃了颜色革命的战略。转而提出了一种新的对华战略。

  就是不再指望用外部军事力量和内部第五纵队来摧毁中国,而是通过激化中国的内部矛盾,让中国自行瓦解,在中国分崩离析的基础上再动用军事力量最后肢解中国。现在特朗普所做的这一切,就是在落实他这个战略。把中国变得在老百姓看来越来越没有希望,最终陷入悲观和绝望的极端状态。

  我们要粉碎特朗普这个战略阴谋,一方面就国内而言,我们必须创造比特朗普更大的公平,尽快缓解并最终消除中国贫富两极分化的矛盾,把对企业(富人)的补贴变成对穷人的补贴,用劫富济贫来代替劫贫济富的发展战略,占据道义制高点。同时要顺应民心,重作历史决议,改变毛主席比他人矮三分的不公道评价。

  另一方面就国际而言,重建发展中国家的强大联盟,恶化对美国的心理预期,人民币不再以美元为基础,不再把购买美国国债作为国家储蓄手段,向特朗普学习,退出那些对中国不利的国际规则和国际组织体系,等等。只要我们做到了这些,战胜特朗普十分容易,毕竟美国已经日落西山,只要没有中国垫背,美国的衰落就不可避免。

  特别是我们做到上述这些十分容易,至少在技术上没有任何不可跨越的鸿沟。只要有决心,中美关系的主动权就一定会从美国手中重新转移到中国手中,朋友满天下的主角也将会由美国重新变成中国。到那个时候,美国前任总统奥巴马就会后悔他曾经说过的一句话:中国是孤单的,世界大多数国家都站在我们一边。

b5f2e55ea47a1b7c388453611562749b.jpg

张宏良微信号:zhanghongliang107

  张宏良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zhl010

  2018年8月5日

  关联阅读:

张宏良:要全面看待美国的狼群文化(全文)

f0dbd8dde1055ee46d0b8ff330ab37e7.jpg

  就在叙利亚政府平息了最后一个省的叛乱,准备开怀庆祝和平到来时,不甘失败的美国对叙利亚一个平民居住区发动大规模空袭,炸死上万名无辜居民。特朗普没有否认美国是有意轰炸和平居民,不并且认为炸得有理由,理由就是“这个居民区藏有恐怖分子”。

  事件发生后,天天就喊和平与人权的联合国没有任何反应;各国媒体也一片沉默。全世界只有普京一个人在大喊大叫,发誓要让美国付出代价。最让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中国媒体也没有反应,搜遍网络也只有一个公众号提及此事。按说中美两国正在大打贸易战,中国媒体应该抓住美国这个屠杀罪行大肆讨伐才对,实际情况却是鸦雀无声。这也反映了美国对全世界舆情的控制能力。

  这次大屠杀再次证明了此前我们这个基本观点,就是以英美为代表的盎格鲁-萨克逊族群完全是一种狼群文化。狼群文化的最大特征就是对内相互救助,以强护弱;对外则是血腥残暴,杀戮灭绝。无论是以往西方国家的自由民主人权,还是现在美英领导人倡导的社会公平,全都只限于他们盎格鲁-萨克逊族群内部,而绝不包括其他种族。当年他们就是在西方“民主自由平等博爱”的人权文明达到顶峰时期,灭绝了8000万印第安人。

  当时“自由民主平等博爱”的口号响彻整个欧洲上空,可是没有任何人,包括那些掀起了欧洲思想启蒙运动的人权理论大师和文学大师,反对过灭绝印第安人。因为在盎格鲁-萨克逊族群看来,人权原则只适合于白种人,而不适合于其他种族。屠杀和灭绝其他种族,与宰杀猪马牛羊没有什么区别,更与人权扯不上关系,所以没有一个人哪怕有一个字的反对。就如同马克思所分析的平等原则只适合于资本家内部绝不包括其他人群一样。

  正是这种对内温和、对外残暴的狼群文化,又驱使他们现在心安理得地研究如何肢解和灭绝中国人。大家千万不要相信什么贸易战,贸易战只会发生在狼群之间,绝不会发生在狼羊之间。美国绝不是像当年日本侵华那样只是想占领和统治中国,而是要肢解和灭绝中国。美日之间这种不同目的,决定了美国并不像当年日本侵华那样是针对全体中国人,而只是针对中国老百姓,没有包括中国精英集团,这就是中国精英集团明知道美国要把中国人当作“垃圾人口”清除而仍然追随和配合美国的根本原因。国际精英集团共同对付一国百姓,这是全球化、网络化、虚拟化时代国家之间斗争的新特点,也是包括中国在内的发展中国家老百姓的最大不幸。

  所以,目前与其说是中美两国之间的斗争,倒不如说中美精英集团与中国人民大众之间的斗争更为准确。否则,就永远无法理解为什么在所有重大问题上,中美两国精英集团能够超越国家利益形成惊人一致。比如在对待特朗普和文革问题上,中美两国精英集团就表现出了超越国家利益的惊人一致性。

  目前特朗普对中国的颠覆活动,超过了以往几届美国总统的总和,是第一个推翻了46年前中美联合公报的美国总统。按说那些做梦都想颠覆中国的汉奸精英,应该支持和欢呼特朗普才对,可是情况却相反,中国的极右精英十分罕见地与平时不共戴天的主流精英和一些红色精英联起手来,共同反对和咒骂特朗普,形成了一边骂特朗普一边支持美国的矛盾现象。为什么会这样?就是因为中国汉奸极右势力虽然仇恨中国现有制度,但是他们更加仇恨特朗普背后所隐藏的那个社会公平。所以他们可接受中国现有制度,也绝不接受特朗普背后的那个社会公平。而中国主流精英和一些红色精英嘲笑特朗普,则如同晚清那些大臣嘲笑八国联军一样,他们嘲笑的并非是八国联军本身,而是不敢正视八国联军背后的宪政文明。因为这种宪政文明远远优于晚清的君主政治文明。

  再看对文革的态度,更加可以反映出中美两国精英集团超越国家利益的阶级一致性。按道理讲,既然中国全盘否定文革,那么千方百计要搞垮中国的美国精英集团就应该反其道而行之,采用支持文革和中国红色大潮的办法来颠覆中国。可情况同样相反,美国精英集团对文革的否定和仇恨,丝毫不亚于中国精英集团。这同样是因为虽然美国不喜欢当今这个中国(只要中国统一他们就不喜欢),但是更加敌视文革所代表的大众政治文明。所以他们宁可接受现在这个中国,也绝不接受大众政治文明。这就是中美两国精英集团能够超越国家利益的共同阶级基础。

  目前,中美两国精英集团超越国家利益的阶级一致性和利益矛盾的斗争性,决定了当今中国社会矛盾的空前复杂性和左翼爱国力量斗争的异常艰巨性。我们既要反对特朗普和美国企图肢解和灭绝中国的罪恶阴谋,反对他们对外政策的残暴性和灭绝性,捍卫中华民族生存和发展的根本利益;又不能否定特朗普对内倡导的社会公平,转而支持中国精英集团无底线地欺压民众。晚清就是因为同时否定了西方列强和宪政文明,把洗澡水和孩子一起泼掉了,才差点儿造成亡国灭种。今天我们一定要在反对特朗普的同时,创造出比特朗普的内部公平更加公平的大众政治文明。当年毛主席就是没有站在君主政治文明的立场上被否定西方宪政文明,而是创造出了比西方宪政文明更高的人民民主专政的政治文明,最终才战胜了西方帝国主义。

  在此还需要强调的是,在中美两国精英集团具有阶级一致性的今天,中国左翼爱国力量特别需要注意的是,千万不能把民族利益和阶级利益对立起来,而是必须统一起来,防止走向任何一个极端。一般来讲,在阶级矛盾突出的时候,人们往往容易忽视民族利益;而在民族矛盾矛盾突出的时候,又往往忽视阶级利益。对于中国这个国家来讲,总体上应该坚持民族利益大于阶级利益,所谓“覆巢之下没有完卵”讲得就是这个道理。如果把阶级利益置于民族利益之上,就会被老百姓骂作汉奸。

  但是,也绝不能完全忽视阶级利益。因为广大劳动阶级是抵抗外来侵略,解决民族矛盾的主要力量。如果完全忽视了阶级利益,民族利益也就得不到保障,最终只能是亡国灭种。这是自南宋以来中国几次亡国的历史教训。况且我们是马克思主义者,是坚持毛泽东思想的左翼爱国力量,绝不能不顾人民大众的阶级利益。当年毛主席为了与国民党搞统一战线拯救中国,什么都能答应国民党蒋介石,可以放弃“打土豪,分田地”,但是必须实行“减租减息”,维护广大农民的根本利益。

  正是因为毛主席坚守住了人民利益这条底线,才把作为抗战主力的亿万万农民动员起来,形成了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最终战胜了日本帝国主义。如果当时毛主席放弃了“减租减息”这条底线,亿万万农民如同第一次中日“甲午战争”那样袖手旁观,恐怕中国早已亡国。今天我们讲这些,是因为目前已经出现了这种不良苗头,把中美贸易战当成了随意欺压人民并且不允许人民反抗的理由和口头禅。特别是在与五毛党相重叠的那一部分左翼当中,这种不良苗头特别明显。

  总之,美国的狼群文化决定了中美之间的冲突已经不可避免,中国可能会成为人类历史上第一个被敌我两国精英集团结合起来要肢解的国家,并且还不仅仅是苏联那样的国家解体,而是一个血流成河的灭绝过程。目前中国的自然矛盾、阶级矛盾、国内民族矛盾、道德崩溃的矛盾,全都达到了历史上从未有过的可怕程度,在这种可怕脆弱的情况下,一旦天生具有灭绝本性的美欧力量杀进来,中华民族要么成为第二个印第安人,要么成为20世纪无五十年代之前的犹太人,统一的中华民族将不复存在。

  如果我们想要避免这种噩运,避免被解体被灭绝的下场,就必须认真研究美国研究特朗普,抢在矛盾爆发之前创造出比特朗普的内部公平更高的社会公平,创造出比美国的资本民主更高的大众民主,创造出比美国共同诉讼制度更能体现天理人伦的政治法律制度,创造出比美国更加高昂的爱国主义精神。这是中国避免亡国灭种,走向民族复兴的唯一途径。

  就目前当务之急来说,最重要的就是公平。公平不是财富分配的平均主义,而是符合天理人伦的社会规则。特朗普的成功来自于公平,俄罗斯的战斗力来自于公平,新中国的强大来自于公平,小小朝鲜能够与美欧日为首的西方国家抗衡六十多年所依靠的还是公平,包括二千多年前的秦国能够统一六国归根到底也是公平。公平就是生产力,公平就是战斗力,公平就是决定中美两国未来命运的最根本力量。

b4a20db55adaef654a6fb9f5c345797f.jpg


张宏良微信号:zhanghongliang107

  张宏良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zhl010

  2018年8月4日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