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三大复兴 > 中华民族复兴

梅子:中美关系突然发生了深刻变化

作者:梅子 发布时间:2018-05-11 08:01:29 来源:新浪博客 字体:   |    |  

  国际关系的变化很大程度上源于中美关系的变局,中美关系的变局根本上源于中美本身都发生了变化。这种变化是深刻的。

  在过去五年多的时间里我们党通过“建规立制”、“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党要管党”改变了业已变形腐败腐朽堕落的自身形象并逐步实现了党内健康力量的空前集结也找回了曾经丢失数十年的理想、血性、自信;这五年以来我们党通过整顿党风、严明党纪、申明党性人事调整慢慢地站稳了脚跟,打了不少“大老虎”,啃了几块“硬骨头”,让党的整体威望在民间有大幅度提升;与此同时,我们党指导政府以“精准扶贫”托底,以深化改革为手段,对凡四十年改革开放留下的后遗症进行改革,对不公不义且民愤极大的政策进行矫正,当然,这种矫正是温和的,属于小心翼翼的温和矫正,对外则逐步淡化“韬光养晦”、强调“有所作为”,再不事事“弃权”,使共和国的威望和影响力在国际上实现了大幅度提升。就是在这种背景下党的十九大隆重开幕,却也就在这种背景下美国人被猛然惊醒,他们对当今中国下了两个非常重要的结论并开始反思。这两大结论是:

  结论一:中国没按西方设定的路径改旗易帜,眼下正去邓崇毛。

  结论二:中国不安于自身低端制造业国际分工,图谋科技强国。

  这两个结论集中体现在美国理论界、总统国情咨文与最新版的《国家安全战略》,由此,美国不但开始反思,而且开始反击。

  2018年3月4月美国《外交事务》杂志合刊上刊登了题为《中国的惩罚》的文章。这篇文章是合著,有两位作者,其中一位作者是库尔特·坎贝尔,他现在是亚洲集团主席,曾于2009年至2013年任美国国务院负责东亚和太平洋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另一位作者是艾丽·兰特娜,现为外交关系委员会中国研究部的高级研究员,2013年至2015年曾任美国副总统拜登的副国家安全顾问。

  《中国的惩罚》是指中国惩罚美国而不是相反,文中说:“胡萝卜与大棒都没能使中国变成我们所预期的那样。外交与商业的接触和包容,也没使北京的政治与经济变得开放。美国的军事力量和地区平衡政策也没制止北京寻求取代美国主导的制度的核心内容。自由的国际秩序,也没有能像我们期望的那样有力地引诱或是限制中国。相反中国一直在自己的道路上前进,在这一过程中使美国许多期望落空”。

  文中说:“现实说明,有必要重新思考一个清楚的对华政策”。

  文中说:“美国曾设想更多地与中国进行经济交往可以使中国经济逐步地,但是坚定地走向自由化。1990年,美国总统布什的国家安全战略说,中国与世界经济联系的加强,对中国重回改革道路至关重要。这一观点在美国曾占据几十年的统治地位。这一信念曾驱使美国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给中国最惠国待遇,在2001年支持中国加入WTO,2006年与中国进行经济对话,在奥巴马政府期间与中国进行双边投资协定谈判”。“然而,本世纪初期,中国的经济改革停止了。与西方的期望相反,在中国变得更加富裕时,北京反而加强了它的国家资本主义模式。持续的增长没使中国变成一支更加开放的力量,反而是为中国共产党的合法性及国家主导的经济合法性服务了。”

  这篇文章明确指出:“中国无可避免地滑向了更像上世纪70年代毛泽东时期的政治气候,而不是八十年代邓小平时期的政治气候。”

  这篇文章还指导美国政府:“华盛顿现在面对的是现代历史上最有活力和巨大的竞争者。正确对待这个挑战,就要放弃美国长期以来对中国充满希望的政策。特朗普政府的第一份国家安全战略用对美国战略上的假设提出质问的方式向正确的方向迈出了第一步。”

  从上述文件和文章中似可得出这样的结论,美国过去连续四十年对华接触和发展商贸关系的政策起码在政治上徒劳无功,没有使中国朝着美国期望的方向发展,反而使中国巩固了共产党的统治和“国家资本主义”的经济制度,因此过去的对华政策失败了,需要重新制定对华政策。中国是美国主导的国际体制的挑战者,不是维护者,因此不能让中国继续占有这一体制的好处。美国“自由、公平、公开”的体制应该对应的是中国“自由、公平、公开”的体制。

  再看美国总统特朗普对我国改革开放四十年的发展和新特点新气象所做的判断,他在其第一次国情咨文中明确指出:“美国终于结束了几十年来牺牲我们的繁荣,转移我们的工作、公司和国家财富的贸易交易。”他还说:“在全世界,我们面临流氓政权、恐怖集团和中俄等竞争者对我们的利益、经济和价值的挑战。面对这些危险,我们知道,软弱肯定会导致冲突,而无可比拟的实力才是保卫自己的可靠途径”。把中国与“流氓国家”及恐怖集团并列为美国的威胁。

  特朗普的表态标志着美国的反悔与政策转向。我们再看看美国最新版《国家安全战略》是怎样为中美关系定性的:

  最新《国家安全战略》看点一:“中国和俄罗斯挑战美国的实力、影响和利益,企图侵蚀美国的安全与繁荣”。评价:说的很直白。

  最新《国家安全战略》看点二:“这些竞争(指中、俄、朝、伊朗、恐怖主义及跨国犯罪集团)要求美国重新思考过去二十年的政策,这些政策是建立在与对手进行接触及将他们纳入到国际机构和全球商务体系中,就可以使他们变为无害的行为者和可信赖的伙伴的假设之上的。总的来说,这一假设是错误的”。评价:反思很彻底。

  最新《国家安全战略》看点三:“美国面对三个主要的挑战者——中俄修正主义大国、北朝鲜和伊朗流氓国家以及跨国犯罪组织,尤其是伊斯兰圣战组织恐怖集团——他们积极地与美国及我国的盟友和伙伴进行竞争”。评价:把中国称中修,与IS并列,决策很彻底。

  总之,美国在这份报告中把中国列为它面临的五大威胁之一,而且认为中国是通过不公平的贸易手段获取了竞争力,用违反知识产权的办法获得技术进步,与美国企业的合作取得了竞争优势。派留学生到美国侵占了美国教育的好处,美国要切断这些使中国获益的渠道。

  在美国人看来,中国既然走上市场经济这条路,既然接受由世界银行担纲操盘的顶端设计并把黄金储备运去美国,交出了基础货币的发行权,那就高枕无忧了。因市场经济与社会主义体制不兼容,从哲学上说,内容决定形式,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这就能决定照这个路径走下去,一定会以改旗易帜的形式主动给党和国家变色摘牌,搞自由资本主义。美国人算盘很精,看似水到渠成,但他们却万万没料到中国搞了个咋看咋不像、咋看咋不懂的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作为障眼法,“做大”时扒光了膀子比胆量搞自由资本主义,“做强”时政府强力出手搞国家资本主义,咋顺手咋搞,可它门牌上挂着社会主义牌子,没关系,所谓“初级阶段”嘛,情况特殊,咋说咋有理,不说也有理,原以为“四不像”拿来懵蒙国人,现在看主要蒙西方,“咱都被中国耍惨了!”说不定啥时候时机成熟,世界第一,“初级阶段”结束后立即擦掉自身“特色”,照样搞社会主义,照样追求共产主义!

  在美国人看来,市场经济,天经地义,资本主义是人类社会发展的理想模式和最高形式,当它发展到最高阶段,搞新自由主义,搞“全球化”,搞“地球村”,图谋实现以新自由主义为理论依据,以“全球化”、“地球村”为包装,在全球国际大分工形式上谋求全世界生产要素的极端组合并以国家力量尽力促成这种组合。值得指出,当今全球化大分工大致完成,却并不彻底,一方面美国分得了金融服务业和高科技、欧日主要分得高科技、中国及东南亚诸国分得传统的低端制造业和高科技部件的代工生产、由俄国和中东提供能源,形成国际大循环,但这只是主要轮廓和趋势,谁都不能因此说美国就没有低端制造业、中国就没有高科技没有牺牲资源、欧日没有金融。由于分工没完成,谁都想多捞一杯羹,多捞就得占市场,占市场就得做生意,做生意就少不了合作——这就是所谓“和平、发展、合作成为时代主旋律”的现实依据,可经济全球化并没掩盖资本主义制度先天带来的基本矛盾,正如“做大蛋糕”并没装饰“分蛋糕”、极端自由主义反而普遍催生了极端民粹主义,当极端民粹主义作为新自由主义的天敌猝然成阵并撕裂社会,西方悔棋,再不承认中国搞市场经济,可中国已经长大,再不受约束,明明在国际大分工中只分得低端制造业,却铁了心地搞什么《中国制造2025》,这不是从西方碗里抢食吗?除此,还大张旗鼓地公开搞“两个一百年”,展现四个自信,摆明就是挑战啊!

  正是以此为背景,中美要打贸易战的评论铺天盖地,美国是箭在弦上,大有不得不发之势,却也许讹诈不成,骑虎难下。而中国的官方发言人、专家学者、智库也都异口同声地表示不希望打贸易战,但也不怕打贸易战,你启动调查,我也启动调查,你列清单,我马上公布报复清单,你下黑手,我也出手,半斤八两,谁怕谁啊!这种情况以前从来没有过,中国再不为谁消气,反倒民族凝聚力被空前激发。

  也是以此为背景,美国不断派军舰侵犯我南海海域并挑拨支持扶持台独势力猖獗,狐假虎威,助纣为虐,对此不但民间摩拳擦掌、义愤填膺,不但代表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表态的新闻发言人再不软绵绵地表示抗议而是言辞以怼,火药味十足,且越来越足,而且在我军历史上阵容空前的南海军演、台海实弹军演次第展开,“朋友来了有好酒,豺狼来了有猎枪”,中国人民不怕鬼、不信邪,有种你就来吧!

  除此,当爱国热情和民族凝聚力被空前激发,当党内健康力量已夺得绝对主动权,当经济工作基本理顺,尤其当历经五年之久的温和矫正已经为我们党赢得了党心民心也为下一步工作打好了坚实的基础,我们党再不瞻前顾后,再不患得患失,针对改革深水区,下定决心,出手铁血矫正!这从新近颁布的一系列政策上完全可以体现出来。

  第一,大力治理污染、保护生态环境、追求和谐永续发展。具体做法就是关闭一大批设备简陋或靠捣鬼或靠行贿蒙混过关的中小企业。这当然引发阵痛,但业主阵痛是次要的,打工仔的阵痛却牵扯到千家万户,但是,长痛不如短痛,关键时期,国家还是踩了刹车阀。

  第二,出台英烈保护法,这是扶正压斜,也是伸张正义。许多年来,由于资产阶级自由化猖獗,太多太多的自由派敌对分子窃取了舆论界教育界的相当权力,于是,吹捧普世价值无罪,糟蹋英烈无恙,甚至糟蹋政权也可以原谅,编故事造谣,无恶不作,谬之曰属于“舆论自由”范畴,现在突然急刹车,谁再敢倒行逆施,那就把他抓起来!

  第三,在农村清除贪官、打击黑势力、清查虚假贫困户成为今年主要任务,要求组班子、撒大网,系统排查,全面清理;规范宅基地管理,让不该吃的吐出来,把不该拿的收回来;出巨资扶持三农、成立监督委员会以刷新农村政权,也成为今年硬任务,限期完成。

  第四,针对资产管理出台《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提出遵循坚持严控风险的底线思维、服务实体经济的根本目的等原则,重点针对资产管理业务的多层嵌套、杠杆不清、套利严重、投机频繁等频频出现的问题,制定统一的规矩,设定统一的标准规制,堵漏洞,扎紧篱笆,规避风险,由“肥大”走向“强大”。

  治标又治本,猝然发力,这是罕见新景象,于是美国更生气。

  美国人生气,难道中国人怕了吗?

  毛主席说:战略上藐视敌人,战术上重视敌人。

  毛主席说: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

  毛主席说:不打无把握之仗。

  针对当今国际国内现实,重温毛主席的教诲,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对策其实早就有,只要我们不忘初心,找回血性,不怕死的你就来吧,蝲蝲蛄叫,庄稼照种!特朗普碰瓷,小萝卜头帮腔,别理他,你打你的,我打我的,“两岸猿声抵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 

41637ad0781494feb9888879c8c5f68c.jpg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