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三大复兴 > 社会主义复兴

劳动-马克思主义的基点

作者:士心 发布时间:2017-12-30 21:01:36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劳动概论:马克思主义研究的对象是劳动及其主体劳动者。按习惯,马克思主义分为三个组成部分:马克思主义哲学,政治经济学,科学共产主义。这三部分连接的纽带:劳动及劳动者。1.科学共产主义谈的是劳动者解放问题。2.政治经济学研究的是资本主义社会下劳动问题,从特殊劳动到一般抽象劳动,劳动的异化。劳动的异化在实物形态上是商品,最高形式为资本。在哲学意义上是对于劳动-人的本质的扭曲。《资本论》解析的是劳动,资本是对象目标,他的本质是积累的劳动,是社会制度下人与人的关系。

  对1.不论同路人和敌人都没有异议。2.敌人也是如此认为,反而是同路人有许多争议。​我把哲学放在最后,这第3部分最重要,因而争论最大。

  关于马克思主义哲学,资产阶级思想家和哲学家,哪怕是进步者,都认为是劳动者的哲学。比如罗素,就认为马克思哲学​对劳动者的热情多于哲学的理性。认识与了解最清楚的,往往是对手和敌人,不是我们自己。敌人对于可怕的对手,清楚的知道其力量的本质所在,对其最大的伤害在何处。历史证明了这样的过程,也证明敌人对马克思主义瓦解的努力,并且造成马克思主义的低潮。在低潮中,共产主义者在思索分析,其中包括质疑。我们分析自身缺陷的时候,有忽略自己本质力量的倾向。我们的根基在劳动上,我们最大的物质力量不是劳动异化的物质形态-商品及资本,而是劳动的主体劳动者。

  唯物历史观被嘲讽,是基于“经典论述”对于历史走向的误判,从历史的前进与倒退都证实这样的结论存在着不合理的部分。是结论问题,还是方法论问题还是二者兼而有之?笔者看来,1.“经典论述”是政治经济学研究的结论,把其归为历史观是误解,2.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的结论存在误解。不论是翻译问题,还是误读为哲学认识都脱离马克思主义本源。如果说明了​第二点,也就说明了第一点。

  马克思主义​从社会正义,从现实关注点劳动者,开始政治经济学研究。在此之前,哲学是马克思的爱好,基础和本身擅长的邻域。在有关劳动问题上,马克思从经济学和哲学上进行了追索。古典经济学家都承认商品是劳动的成果,本质上是劳动,资本地租的性质只是商品的高级形式。费尔巴哈认为人的本质是自由的有意识的生命活动,马克思总结黑格尔的劳动观点为自由地发挥自己的体力和智力。马克思认为劳动体现了人类发展的本质,这就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基础。这是一个艰辛的批判继承过程,通过往返多次对黑格尔和费尔巴哈的认识与批判,扬弃不合理的部分,抓住其本质的革命的内核,形成了辩证唯物主义或者说唯物历史观。

  从费尔巴哈其论述相对简单一点。他的历史观:人的意识不在场,历史成为机械的物质运动;人的本质表现为感性的意识,人类的社会历史成为主观的唯心历史。若论起黑格尔,博大精深,哲学,政治经济学,社会学,思维历史学-逻辑罗万象。他的核心部分是辩证法,恩格斯总结为对立统一,量变到质变,否定之否定三个规律。如果再抽象一点说是过程辩证法。马克思对过程的解析为意识的异化,否定之否定。马克思对黑格尔的发展是:意识的异化成为物质,劳动过程意识的外化不只是自我意识的一部分,而且它转变为劳动的物质成果,它实物的证实了意识的物质现实。这是从劳动为精神的自我运动的一部分转变为精神与物质的结合,这是马克思的伟大和天才的发现和哲学的创造。精神与物质的结合发展了黑格尔的辩证法,把其哲学从精神运动的自我循环中解脱出来,从精神本体论结合到物质本体论,与费尔巴哈结合起来。马克思主义哲学即不是精神本体论也不是物质本体论,而是劳动创造本体论;人的社会存在的意义就是他有别于动物和物质自然,在于其能动的改变物质自然,把自己的意识化为对象物质,这就是人的本质。

  不论是精神或物质本体论都不能完整的说明劳动过程的本质,只有把他作为人类最基本的活动,从物质存在出发,到意识与行动的发展以及到物质结果和对结果的认识过程,才能说明人类的本质。马克思超脱了物质与精神本体论,有包含了此二者的合理内容,尤其是对精神本体论而言,劳动结果不但是与意识的同一过程,也有否定之否定,对意识的变异,与劳动的意识不一致,或相反的意识。异化包含着物质与精神的异化,物质的异化多体现在同一性,精神的异化多体现着差异性。马克思的辩证法可以理解为物质与精神相互转变的过程,毛泽东“精神变物质,物质变精神”抓住了这个实质,并把其归纳和抽象。如果研究的过程没有意识出现,那一定缺失了辩证法,物质自然研究也需要人及其意识。

  有了上述认识,对马克思辩证法有了了解,我们回头看看“经典论述”​里的决定论,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只有同一,不存在差异性,与马克思的辩证法违背。这与费尔巴哈的机械唯物论趋同,我这是从哲学上论及,因为费尔巴哈在政治经济学上没什么研究。这意味着单向决定论,过程中看不到意识的能动反映。意识的异化,外放包括对物质的反作用力,与物质自然运动起着相反方向的作用。看不到意识的作用,那就一定不是辩证法或者说,他一定不是马克思的唯物辩证法。对于马克思来说,辩证法深入骨髓,他会背叛自己的基本观念吗?显然这种猜测不成立,对比《手稿》和《形态》中的历史观,“经典论述”译文存在问题,或者说是政治经济学研究的结论,不能作为唯物历史观。所谓宏大叙事,与空洞不具体的意思差不多,实际上是对马克思主义的嘲讽,这与马克思主义者不当的解读存在关系。

  回到马克思,回到马克思主义,从迷失的路径上从新回到出发地,​回到劳动和劳动者。《德意志意识形态》中所说的: 人类历史的现实前提是有生命的个人的存在,“这是一些现实的个人,是他们的活动和他们的物质生活条件,包括他们已有的和由他们自己的活动创造出来的物质生活条件。”也就是说,只要人类存在,物质生活资料的生活与再生产就是其存在的“先验”条件,也正是在这一过程中,人们形成了一定的社会关系和政治关系,并形成了关于这些关系的意识。这个先决的条件就是“劳动”。政治经济学研究的生产力与生产关系也是以劳动为基础的。

  ​关于哲学本体论问题的合法性以及解答上的是是非非,局限于哲学本体论的范围内是根本无法获得说明和澄清的,那么出路何在呢?马克思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有一段话,可以指点迷津。他说:唯物史观“阐明意识的所有各种不同的理论产物和形式……不是在每个时代中寻找某种范畴,而是始终站在现实历史的基础上,不是从观念出发来解释实践,而是从物质实践出发来解释各种观念形态”。(《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第544页)

  众所周知,实践,特别是生产劳动,是人区别于动物的根本之点,因而在马克思主义哲学看来,它也就成为说明人之为人、人之社会、人之精神、包括哲学精神等的产生和发展的立足之地。

  唯物历史观的起点,是“人”的社会存在。从自然方面看,需要维持物质体的延续;从社会角度看,先人的​传承包含在先决条件中。这个传承存在物质与意识两方面因素,物质的传承既有生活资料也有生产资料,尤其是生产工具;意识方面包括对既有的社会秩序,伦理的意识,也包含对自然的认识,这是以语言和文字为工具进行的传承。一部分遗传物质也带有意识,比如雕刻,绘画。在生存物质上附着的文化,比如饮食文化等以生活习惯的方式保留。而过去把历史的遗传只做物质的解释,遮蔽了意识的传承

  从马克思原意是从物质的角度来解释人的社会存在,在生产劳动过程中,在意识与物质的转换过程中来解释意识的作用,经过这样一个不封闭的循环过程,解释社会存在到社会意识的发展过程。生产力到生产关系,本身就包含了社会意识,人们意识中对于这种关系的认可或者说接受遗传意识方面的认可。一些后马克思主义者,只把人们的社会存在做物质的解释,在人类发展过程中,又做出了物质决定单向论的解释,剔除了人类的意识和传承。劳动者成为生产力的工具,行尸走肉。似乎这样的解释才是唯物的,但这样的解释不是马克思的唯物主义,因为失去了辩证法。唯物历史观是以物质为起点,以过程解释意识存在的叙述方式。以存在论的本质而言,即以本体论而言,人的社会存在的本质是人的传承意识下的劳动创造。在唯物历史观起点上的人,并不是单纯的自然物质人。如果在理论叙述起点上,我们不清楚这一点,当理论叙述完过程,我们应当认识到这一点。马克思在《手稿》表达出这样的意思:彻底的人道主义,即不同于传统的唯物主义,也不同于传统的唯心主义。而是这二者的结合。笔者的理解就是物质与意识的结合。用马克思的辩证法来解释这种结合,从物质到意识。毛泽东接着讲,从意识到物质,进行了下一个发展的循环过程。两位不同时代的伟人,他们叙述的基点都没离开劳动,劳动者的创造。

  【题外话:这本来是12月笔者的研究主题,甚至想在毛伟人诞辰作为题目发表。但那时是激情占据头脑的时刻,还有对老人家受到非理性评价的愤懑,不适于冷静的理论思索,因而强制自己暂时搁置。另:26日出门,碰上一位蹬三轮收废品的,唱着地方味的东方红。看来下层人和劳动者与毛伟人关系更近。】​

  生产力表现出人们对自然物质的创造力,【这一方面,刘光晨对于人类本质是挣脱自然限制的表述是合理的。后面一点他也论说了但没有作为本质表述。】同时又是人类的社会关系-即生产关系的表现形式,因而马克思与恩格斯把生产力表达为人们共同活动的结果。从这个节点上看,是人类物质与意识的共同作用结果。这是个复杂的过程,并不是简单的逻辑和因果关系,涉及到劳动的异化,物质与意识的多次转换和变异。这也是马克思耗费30多年研究政治经济学,生前只出版一卷,其余手稿再三思索和修改的原因。

  把生产力概念单独抽象出来​,不是作为人们的社会共同活动的方式来研究,尤其是把意识及其传承和发展剔除,背离了人类发展本质-劳动创造,背离了其主体劳动者。哪怕就生产力本身研究,劳动者的劳动是决定因素,其余是劳动对象与工具问题,都通过劳动者来发挥作用。唯生产力论实际上是把劳动者视作生产工具,与资产阶级一样的意识。他们口中尊重劳动者,甚至说是人民的公仆,人民的儿子,实际上把劳动者当成牛马或者是冷冰冰的机械工具。

  劳动者受到的待遇为什么与毛泽东时代不同?社会主义的政治经济学教科书几乎是机械概念的产物,到现在没看到真正的辩证唯物论。他们不是从现实的社会存在,现实的劳动者出发来研究,而先要解释生产力的作用,形成公理后在谈政治经济学。劳动者的劳动就像生产对象,生产资料和工具一样成为被市场配置的因素,劳动者的地位能高吗?工具能和人的地位平等吗?社会主义的政治经济学演变的与资本主义一样的冰冷。

  回到马克思,回到初衷,就要回到劳动这个基点上来,回到劳动创造-人类发展的本质上来,回到劳动者解放的主题上来。只有劳动者获得解放,人类才能获得真正的自由。马克思主义组成部分的纽带是劳动,哲学的基点也是劳动。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