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三大复兴 > 社会主义复兴

马克思哲学的本体

作者:士心 发布时间:2017-12-30 20:50:59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哲学上的本体论,指世界的本源是什么。在马克思之前,分为两派,唯物的和唯心的。唯物的认为,世界的本源是物质,唯心的认为是人的精神。这种分类方法是按欧洲哲学传统进行的,我们借用此概念,一是为了分析马克思哲学的本质,二是为了以后在分析中国古代哲学做比较,以便抓住诸子百家的实质内容。本文主要论一。

  马克思哲学超越了上述二者,按马克思自己的表达,真正​的人道主义,不同于唯心与唯物,是二者的结合。按恩格斯的分析:是辩证的唯物主义,吸取了唯心与唯物的精华扬弃了两派的糟粕。先说旧唯物主义的糟粕。

  旧唯物主义即​自然实体论本体论,在历史上大体有三种观点。最早形成的,是把自然万物归结为某种自然物的本体论观点。因其极端缺少解释力,故而它被把自然万物归结为几种自然物相互作用的本体论观点所取代。后来物质实体本体论为近代17、18世纪唯物主义所继承和发挥,并成为那时占主导地位的本体论学说。这种学说,除了把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性理解为物质的属性以外,还把自然物质的一些特性误认为物质的一般属性。

  ​这种自然实体论本体论的缺陷有三:一是概念本身不周全。这表现在,它不仅把“能量”置于这种“自然物质”的外延之外,而且把人类历史也拒之其外;人在这种概念中,只是一种自然物,或一架机械组合的机器。二是缺乏科学支撑。科学的发展证明,世界作为一个无限的存在,在其构成上,并不存在那种不可分、不可入、不动不变而作为“始基”的所谓“世界源头”。三是缺乏动力支持。自然实体论本体论往往还把所谓世界的物质性“始基”与推动其运动的动力相分离。于是它无法说明,如何从终极、不动的“始基”去构建纷繁、流变的世界。这一漏洞,导致了从物质性“始基”之外去寻找动力因素,从而为唯心主义将抽象精神视为原初动力留下了缺口。牛顿就是这样的一位先生。

  分析完旧唯物主义的糟粕,我们对本体论有了进一步认识。1.世界本源与人的关系,即实质关系。​2.它会如何发展?即可能状况。3.它的理性状况。哲学是把握这三者关系,协调三者研究和行为的理论。哲学的基础是世界观,价值观构建在其上,行为准则的基础是价值观,或者说道德观念以世界观和价值观为基础。中国的道德概念实际包含了价值观和行为准则。回过头再看旧唯物主义缺陷,1.本源与人没关系,这不是“人”的哲学。2.对于物质自然界的本质认识是错误的,物质自然界的本质特征是运动,量变到质变是运动的结果。世界不是一成不变的,不是即成事物的堆砌。其对世界的认识不科学。

  ​精神实体论本体论,是指唯心主义用抽象化、实体化的精神来作为世界与人创生的第一动因的理论。在这种理论看来,这里的第一动因,也就是理解和协调人与世界关系的普遍根据。这可以说:与“人”相关的哲学。但它也有三个缺陷。

  ​一是理论根基的神秘性。即作为人与世界创生动因的所谓精神实体是马克思所曾批判过的那样一种“知道自己并且实现自己”的神灵意识。

  ​二是精神作用的虚妄性。精神实体论本体论离开客体条件和作为实践力量的人这一主体条件,抽象地强调精神的能动作用。这种强调是无力、空洞的。

  三是理论前提的虚假性。精神实体论本体论认为,物质是消极、惰性的存在,因而需要积极能动的精神去加以推动和建构。然而现代系统科学证明:世界上的事物作为系统都是在该系统诸要素的相互作用中,通过自组织的生成。有意识的人作为世界体系的一部分,在他产生以后,也只是作为一个因素即主体因素在发挥作用。因此,在这里,根本不存在也不需要那种超越自然和脱离人身的所谓精神的第一推动。

  ​马克思主义哲学对实体论本体论的超越

  众所周知,实践,特别是生产劳动,是人区别于动物的根本之点,因而在马克思主义哲学看来,它也就成为说明人之为人、人之社会、人之精神、包括哲学精神等的产生和发展的立足之地。

  人之所以要研究哲学,特别要对作为哲学世界观一个分支学科的本体论展开研究,说到底,不是某些论者所认为的,是人的超越本性或人类理性所固有的形上追求使然,而是根源于人的实在处境和生存需要;根源于这种处境下,满足生存需要的现实手段:物质生产;根源于物质生产对人与世界关系理解和协调的全面性要求,即人的生产在与人的需要相互依赖和促进中,是逐渐趋于全面性的活动。由此人的生产的全面性,也就要求人的思维要从总体上把握人与世界的关系。马克思哲学超越了以往的本体论。

  ​一是出发点上的超越。马克思主义哲学本体论摒弃了传统哲学本体论从单纯感知或抽象思维出发的观点,而坚持从作为感知和思维的源头,即人类实践出发的观点。

  包括费尔巴哈唯物主义在内的一切旧唯。物主义本体论,都是从单纯感知或直观受动出发。这种出发点无疑有其现实性,但局限于此,并不能真正揭示普遍性,而只能通过思辨赋予其感知以某种想象的普遍性。因此,旧唯物主义本体论实际是一种囿于单纯“自然思辨”的本体论。其范畴是即成事实,可知的有限事物。把科学定义在这样一个范畴与物质自然的实质存在矛盾,在强调科学的时候,这种本体论实际上背离了科学。

  ​人的感性并非先定,而是在人类生产劳动基础上生成的,并且随着接触半径的扩大,感性对象不断丰富,并非是有清楚界限的范畴。这种现实感知,排除了感知具体物以外的对象-人的社会关系,人的理想思索,人的意识传承,并不能通过感知来直观社会的人和人的社会。

  排除了人类理性后,他们把人与动物等同,不论在理论上还是在现实中。先秦的荀子及其弟子韩非和李斯之所以令人厌恶,原因就是他们抽掉人的理性,他们的性恶论来自于经验性的感知,排除他们感知外的意识-文字外的语言传承的意识,把没受过教育的人当畜生,用严刑峻法勒羁。他们的哲学思想类似于欧洲的旧唯物主义,当他们掌权主导意识形态后,畜生理论成为法理,造成了被统治的劳动者激烈的反抗,揭竿而起,摧毁了金戈铁戟武装的军队,引爆了火药桶,炸翻了秦始皇死后的帝国。中国历代文人对于秦末统治的批判多数是有道理的,唯心比畜生般的唯物论更接近人的本质论述。

  ​针对唯心论,马克思提出人类的思维也不是先定的,而是在人类生产劳动基础基础上生成和发展的。“人的思维的最本质的和最切近的基础,正是人所引起的自然界的变化……人在怎样的程度上学会改变自然界,人的智力就在怎样的程度上发展起来。”(《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4卷,第329页)

  ​马克思哲学的出发点是人类的基本活动,生产劳动。这是自由的发挥自己的体力和智力(改造过的黑格尔的人本质论述)的过程,也是人的自由的有意识的生命活动过程(费尔巴哈人本质术语)。这就是马克思哲学的本体。通过生产劳动来阐述人的本质,人的意识,物质与意识的相互作用过程。这是不同于以往的哲学,不同于以往的人本哲学。他回答的不是何为世界本源的问题,而是人的本质-何以为“人”的问题,人的发展本质问题,人的理想本质问题。

  ​二是理路上的超越。哲学是思维的反思,相对于实证性,它具有抽象概括性,和思辨性。

  ​任何形态的理论都是实证性和思辨性的统一。不同的是,具体科学是以其实证性去统摄思辨性,哲学则是以其思辨性去统摄实证性。故而实证性是具体科学的特性,思辨性是哲学的特性。正是在这个意义上,黑格尔说:“思辨的思维,亦即真正的哲学思维。”唯实践主义拿科学做范例,进入实证范畴,恰恰说明此主义不是哲学。

  哲学思辨有独断和科学之分。所谓独断思辨,是指脱离实践基础和人类认识的有机联系,把其中的某个片段抽象出来,歪曲夸大为具有普遍性的独立存在,并以此来作为立论的基点。所谓科学思辨,是指以实践为基础,以具体科学所提供的实证知识为前提,从个别到一般,从特殊到普遍,从有限到无限,来抽象概括地把握世界。马克思哲学正是以生产劳动为基础的科学思辨。

  实体论本体论是以独断思辨为理路的。所不同的是:旧唯物主义的自然实体论本体论把感性从人类认识中独立出来,借助主观想象,进行片面归结,以寻找所谓作为“原始物质”的自然实体;唯心主义本体论则是把理性从人类认识中独立出来,借助逻辑思辨,进行因果倒置,寻找所谓作为物质世界“第一动因”的精神实体。这两种实体论都是独断思辨论,对世界本质进行实证追索。

  马克思哲学的本体论特征​

  ​马克思哲学本体论特征以劳动创造为基础,解剖人类的意识与行动。以“人”的社会存在人的物质需要为出发点,分析人的意识与行动-生产劳动实践过程,从过程的物质结果和意识的回归结果-感性认识来分析,这个过程的意识与物质结果呈现出人的本质活动特征。这即是马克思哲学的辩证唯物性,过程包括人的意识,人的行动,意识的对象(工具,生产资料,要做出的劳动产品。)笔者根据马克思与恩格斯的理论,归纳为:意识传承下的劳动创造。其中必须有实践,也必须有意识,二者是对立的统一到人身上,不可或缺。否则就不是马克思的唯物辩证法。过程分析是辩证法的前提,这已经为大家公认,对于意识的不可或缺性则没有给予足够的重视。这说明对马克思哲学了解不够,原因是对于黑格尔哲学不了解又没有哲学敏锐性。

  辩证唯物论是马克思哲学本体论的特征,由于其建立在生产劳动基础上,马克思哲学天然的是劳动者的哲学,为劳动者服务。离开生产劳动的主体-劳动者来谈论马克思哲学和马克思主义都是背叛。

  如前所说,在马克思主义哲学本体论的规定上,存在着物质本体论、实践本体论、社会存在本体论、人本体论等不同见解。笔者认为在承认马克思哲学本体前提下,可以探讨磋商。

  马克思主义哲学本体论只能从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世界观,而不能从其所统摄的其他任何层次或环节来规定。这是因为后者所揭示的,只是理解和协调人与世界关系的某种特殊根据;而前者所揭示的,才是理解和协调人与世界关系的普遍根据或曰总根据。不仅如此,更应指出的是,如果脱离马克思主义哲学世界观的统摄,孤立地从上述某一层次或环节来对马克思主义哲学本体论加以片面规定,那末也就会走偏方向,因而这是需要警惕的。

  ​哲学本体论之“本体”,是概括人与世界普遍本质的、广泛已极的概念。既然如此,那么它就不能用一些有限概念来规定或指称。如果在这些有限概念的意义上,把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本体论说成是实践本体论,或社会存在本体论,或人本体论,那么也就使马克思主义哲学本体论降格到了古代朴素唯物主义的“水本体论”“火本体论”的地步。如果说,这些古代哲学本体论的观点相对于它们所产生的时代条件来说,还多少带有历史合理性或正当性的话,那末把这种本体论的路数在现代意义上加以重复,也就极不可取了。

  备注:前一阶段文章中谈到本体论,马克思哲学的基点,网友提出:什么是哲学本体论?一般解释百度就有,但都是起源及表面解释,无助于分辨马克思哲学的特殊性。自己读了许多哲学家的文章,认为社科网哲学板块陶富源先生的文章好,​就改写了并加进了自己的理解。下面这一段是陶先生的一段原文。​

  以往的自然实体论本体论是把人片面归结为自然,而上述有的观点,则是把自然片面归结为人的实践,于是形成了所谓实践本体论。这样一来,实践就成了不需要自然前提和基础,而又能从自身创造出万物的神化了的绝对。对这种否认实践的“自然制约性”,而给实践“加上一种超自然的创造力”的观点,马克思是坚决反对的。(参见《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3卷,第298页)有的论者则是视“自然是一个社会范畴”(卢卡奇,第203页),继而又把社会片面归结为人与人的关系或人与人的生产关系,由此引出了社会存在本体论,或社会生产关系本体论。这样一来,社会存在,或社会生产关系也就成了超越自然、同时也超越了人对自然进行改造的生产活动,而又能对生产活动加以制约的力量。对这种关于生产关系及其作用的空洞理解,马克思也是断然否定的。马克思在批判蒲鲁东只承认生产关系对生产起制约作用的观点时指出,生产关系首先是生产的产物,然后才对生产发生作用的。他说:“一定的社会关系……也是人们生产出来的。社会关系和生产力密切相联。随着新生产力的获得,人们改变自己的生产方式,随着生产方式即谋生的方式的改变,人们也就会改变自己的一切社会关系。”因此,如果“忽略了生产关系(范畴只是它在理论上的表现)的历史运动……那么,我们就只能到纯粹理性的运动中去找寻这些思想的来历了”(《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第602、599页)。【对唯实践主义,批判较多,从实体论方面是第一次看到。】

  有论者又进一步把自然和社会片面归结为作为主体的人,于是主张人本体论。在这里,人成了绝对的主体,即成了不以对象为其存在条件的存在。对此,费尔巴哈正确指出:“没有了对象,人就成了无。”(《费尔巴哈哲学著作选集》下卷,第29页)马克思完全赞同这一思想。他说:“非对象性的存在物是非存在物。”(《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卷,第325页)可见,通过片面的归结,把马克主义哲学本体论说成是实践本体论,或社会存在本体论,或人本体论的观点,虽然也使用了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一些概念和术语,但从根本上说,都与马克思主义哲学本质精神有出入。【这一段对笔者来说有待理解。】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