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三大复兴 > 社会主义复兴

司马南:十月革命百年祭

作者:司马南 发布时间:2017-11-07 16:00:00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1.jpg

  ​​伟大的十月革命过去100年了。

  怎样评价这一场人类历史上激烈的巨大的对世界未来走势产生深刻影响的社会变革?

2.jpg

  在中国共产党诞生之前的1920年,一位中国青年这样深刻地写道:

  我看俄国式的革命,是无可如何的山穷水尽诸路皆走不通了的一个变计,并不是有更好的方法弃而不采,单要采这个恐怖的方法。

  ……

  历史上凡是专制主义者,或帝国主义者,或军阀主义者,非等到人家来推倒,决没有自己肯收场的。

  ……我对于绝对的自由主义,无政府的主义,以及德谟克拉西主义,依我现在的看法,都只认为于理论上说得好听,事实上是做不到的。

  (见1920年12月1日,写给好友蔡和森、萧子升的信)

  一年以后,这个青年成了中国共产党的创始人之一, “十月革命一声炮响,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 他力倡马克思主义的普遍原理与中国革命的具体实践相结合,他与他的战友们经历了无数艰难困苦,走了一条与俄人不太一样的具体道路,在中国建立了社会主义制度的国家, 为中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正如列宁所说:“一切民族都将走向社会主义,这是不可避免的,但是一切民族的走法却不会完全一样,在民主的这种或那种形式上,在无产阶级专政的这种或那种形态上,在社会生活各方面的社会主义改造的速度上,每个民族都会有自己的特点。”

 

3.jpg

  此刻,在俄罗斯的索契我已住半个月了,我们疗养院的不远处,就是斯大林在索契黑海边上疗养的别墅,还有奥斯特洛夫斯基的故居。与俄罗斯懂汉语的朋友交流,他们对十月革命的表述比较复杂:

  既有对强大苏联的怀念和留恋, 也有对今天因为不再强大遭受美国制裁的愤恨与不解,更多的是对解体时俄人自废武功行为的懊悔痛惜……留恋郁闷的复杂感情像是一个巨大的时时闪动的“表情包”,挂在上了年纪的俄罗斯人的脸上。

 

这张照片摄于雅尔塔市中心广场

  这张照片摄于雅尔塔市中心广场我们所住的十月疗养院是前苏联时期为普通劳动者,特别是一线产业工人为主体的疗养院, 今天这样性质的疗养院早已经不见了……对这种变化,那些普通的俄罗斯的民众怎么看是不难想象的。

  对中国坚持社会主义方向,获得巨大发展,俄罗斯人祝贺的时候,不免带着深深的惋惜和慨叹。上世纪某年代,中国经济是俄罗斯的1/10,现在倒过来,中国的GDP是俄罗斯经济总量的十倍。

  十月革命有原罪还是有大功?十月革命是历史偶发事件还是社会进步之必然?社会主义的制度,即平等、文明、自由、幸福的社会是不是人类未来的方向?

  从马克思到列宁,十月革命解决了什么问题?一言以蔽之,解决了从革命理论到革命实践的问题。

  科学社会主义走到今天,十月革命的具体模式已然成为历史,社会主义革命从来就不存在统一的模式,但其精神不死,其目标不变,其初心不改, “中国特社”正是沿着这条道路创新,走出了豪迈的境界。

  愈是与俄罗斯人交流,愈是发现,道路自信,理论自信, 不是一句空话, 关乎前途与命运,真实不虚。

  题图的照片,毛主席在莫斯科,1957年参加纪念十月革命四十周年大会之后,他兴致勃勃地来到中国大使馆会见中国留学生,发表了那篇著名的讲话, 60年过去了,毛主席的讲话声音犹在耳边。

  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归根结底是你们的。你们青年人朝气蓬勃,正在兴旺时期,好像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希望寄托在你们身上。

  (2017年11月7日写于俄罗斯索契)​​​​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