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三大复兴 > 社会主义复兴

传承与创新

作者:synbada 发布时间:2017-07-15 08:58:02 来源:mzfxw 字体:   |    |  

  人能存在与进步,与遗传和变异二者相关。只有遗传,人还是长尾巴的猿猴;只有变异如同癌的裂变,不知变幻成何种形状。从人类社会的发展看,遗传=人类传承,变异=人类的创新。传承的意识是人类传承的主要部分,也是人类创新的基础。传承的意识主要以语言文字为载体,音乐歌舞等也是意识传承的形式,有些物质遗产也体现了意识,比如庙宇,陵墓,埋藏在地下的遗址。

  考古挖掘,通过遗留的物质再现社会的存在,考察遗存的人迹处于何种社会形态,标准是马克思经济学确立的,通过生产方式,社会结构,上层建筑意识的遗留进行比对。作为历史分型主要以人类生产的物质做基准,而不是以意识遗留或叙述做标准。正像一个人什么样,不是以其自述为基准,而是通过其做过什么-行为与其言行做比对。以人们生产的物质作为参照体系,大致是可以再现古代社会的梗概。差异肯定是存在的,因为无法再现具体的生产方式,只能是推测,无法再现活生生的社会生活。

  个人行为受观念的支配,观念表现为社会意识的​烙印。人类进入阶级社会后,人类对自然的生产活动,受社会等级分工的制约,人类与自然的关系以人与人的社会关系表达出来。人的自然的实践和认识进展使得人们怀疑社会分工,造成统治阶级的惶恐。欧洲宗教所拘捕布鲁诺,认为他宣传地日心学说是异端,教会对他进行了长达八年的囚禁,进行所谓的灵魂救赎要求他皈依上帝,失效无果后他被认为是魔鬼缠身而被施以火刑。对自然的认识直到资本主义社会才获得相对自由,其进展和成果取决于垄断财团的需要。

  ​如果历史上有穿越过去的人,一个是达芬奇,另一个就是特斯拉。(其原籍南斯拉夫出生于奥地利,1856年7月10日-1943年1月7日。1884年去美国爱迪生研究室1885年离开爱迪生研究室开展独立研究。)特斯拉这个天才的发明家,一生不断地致力于研究和创造,并取得约 1000 个发明专利。但他一生的研究不是为着一己之利。虽然对人类有着重大的贡献,但与此同时却促使很多赚钱的企业瞬间倒闭。打压他的人有爱迪生、支持过他又抛弃了他的J. Pierpont Morgan(约翰·皮尔庞特·摩根)等,在他死后美国政府人为秘密删除了有关他的历史记载和报道,他的研究成果大部分被收缴并列入高级机密,所以他的名字被抹去了。

  创造不是媚俗,需要对人类传承审视吐故纳新,像科技创新一样,先得检索,看看前人有无发明,那些是理性上归纳的不可能,免得闭门造车做无用功。社会学尤其是政治经济学创新必须有哲学的指引,否则如盲人摸象,或者把火药做成新型的炮竹。

  "当人们还不能使自己的吃喝住穿在质和量方面得到充分保证的时候,人们就根本不能获得解放。“解放”是一种历史活动,不是思想活动,“解放”是由历史的关系,是由工业状况、商业状况、农业状况、交往状况促成的。其次,还要根据它们的不同发展阶段,清除实体、主体、自我意识和纯批判等无稽之谈,正如同清除宗教的和神学的无稽之谈一样,而且在它们有了更充分的发展以后再次清除这些无稽之谈。"马克思恩格斯《德意志意识形态》

  哲学政治经济学理论的创新不能离开人们的衣食住行,马克思主义者的创新不能离开劳动者的日常生活。如果为了解释社会存在,说他它成符合马克思主义,首先要看它是否有利于劳动阶级的生活,第二从短期到长期分析这种社会存在的实践过程,看他是否符合劳动者解放的趋势。归结起来从物质到精神考察这个社会存在是否解放了劳动者​。脱离开这个根本的判断依据,就会变成削足适履,马克思主义就会成为皇帝的新衣。

  社会及其学研领域,抽象的实践无法成为真理的判别标准。目前而言,社会不是全体公民的利益统一体,社会内部利益对立矛盾,对真理的无法形成统一认识。实践的结果作为社会存在,​没有具体指明实践的主体-社会的阶层,也没有参照的理论和预期,社会各阶级的价值观不同,因而不会出现社会一致的判别公式。选定那个社会阶级去做判别的主体,依照那个阶级的价值观去做判断体现着社会的观念和伦理。

  当前的思想家们都做出了自己的选择,有的选择了​依附的阶层,有的选择书斋逃离现实生活规避社会矛盾。而真正的勇士将会面对惨淡的人生,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有人指责笔者宣扬阶级斗争,刻意离间人们的关系。这是对笔者的无耻吹捧,抬高笔者的本事​,把制造本质现象的大功强加于本人,无功受禄,本人诚惶诚恐。

  自打人类进入阶级社会,​社会形态变迁,都是要夺取政权的阶级把本身的利益说成是其余被统治阶级的利益,把自己说成是真理的化身。从地主阶级到资产阶级都是如此,原本他们的利益和其余被统治阶级就有牵扯,这就使得依次更替有了更广泛的基础,更替后形成更尖锐的利益和理想意识对立。劳动的无产阶级是社会最后的被压迫者,没有其余的被统治者,也不需要他代表一切社会阶级,真理就体现在他自身的生活和解放的程度。劳动者的理论和意识不存在虚伪和掩饰,无产阶级劳动者的生活和理论是鉴别真理的试金石。

  创新需要一份天才和九分辛勤耕耘和努力。笔者十分努力,缺了那份天才,至今做得是审视传承的工作,把前人和别人的努力成果拿出来晾晾。天才是把传承意识吐故纳新,在自己努力的基础上,把意识运用到恰到好处的人,他们发觉了人类认识的新天地。把重复的认识和实践说成是创新,除了无知就是谄媚。​

  没有传承就没有创新,这是人类特殊的本质,语言文字起着传承作用,区别动物与人类在自然发展方面的不同进程。对于传承采取审慎的态度​是人类正常的意识,而否定前人的一切传承则是狂妄无知。对于个人来说,不过是个精神病患者,对于主流社会来说,则是进入世界观,价值观,方法论的混乱形态,社会进入狂悖时期,沉渣必然泛起。解放思想运动中的维实践论,其荒唐的地方就在于蔑视否定前人的一切传承,以其当下的实践去检验一切真理,从理论上说是荒谬,从实践上说根本无法做到。很多天才生活的不合常理,但在熟悉的实践领域把传承的意识应用恰当,开拓了人类的视野。哲学上装疯卖傻的人是践踏传承意识,毁灭人类本性,这不是解放思想,而是要把人的思维引入疯狂,他们无法创新,只能作为历史的笑料。马戏团的丑角能愉悦观众,他们只能让无产阶级劳动者更加苦恼。

  ​在思辨终止的地方,在现实生活面前,正是描述人们实践活动和实际发展过程的真正的实证科学开始的地方。关于意识的空话将终止,它们一定会被真正的知识所代替。马克思恩格斯《德意志意识形态》

  ​社会需要生产,规则划分出劳动者与非劳动者。本草根希望消灭分工壁垒,消灭阶级以致消灭阶级斗争。现实存在的社会分工及阶级斗争,绝非本草根的功劳,谢绝吹捧。

  ​“···生命的生产,无论是通过劳动而达到的自己生命的生产,或是通过生育而达到的他人生命的生产,就立即表现为双重关系:一方面是自然关系,另一方面是社会关系。”

  ​"分工只是从物质劳动和精神劳动分离的时候起才真正成为分工。从这时候起意识才能现实地想象:它是和现存实践的意识不同的某种东西;它不用想象某种现实的东西就能现实地想象某种东西。从这时候起,意识才能摆脱世界而去构造“纯粹的”理论、神学、哲学、道德等等。但是,如果这种理论、神学、哲学、道德等等和现存的关系发生矛盾,那么,这仅仅是因为现存的社会关系和现存的生产力发生了矛盾。···我们从这一大堆赘述中只能得出一个结论:上述三个因素即生产力、社会状况和意识,彼此之间可能而且一定会发生矛盾,因为分工不仅使精神活动和物质活动、享受和劳动、生产和消费由不同的个人来分担这种情况成为可能,而且成为现实,而要使这三个因素彼此不发生矛盾,则只有再消灭分工。”​

  “最后,分工立即给我们提供了第一个例证,说明只要人们还处在自然形成的社会中,就是说,只要特殊利益和共同利益之间还有分裂,也就是说,只要分工还不是出于自愿,而是自然形成的,那么人本身的活动对人来说就成为一种异己的、同他对立的力量,这种力量压迫着人,而不是人驾驭着这种力量。”马克思恩格斯《德意志意识形态》

  ​当今有一种观点,认为人对自然的进展会推进社会进步转向共产主义,对自然的进展与生产物质的最好推动方式是私有制,这符合人类的自然进程。这个逻辑告诉人们,您要自由就必须先得戴上枷锁,人要解放做主人必须得先受压迫做奴隶,接受占有资本者的分工安排,哪怕您是获得解放有自由地位的人;由于您穷,想要站起来先得四肢着地做牛马,必须得先受压迫剥削然后才能获得解放做自由人。

  据说这是他们研究马克思主义的新创举,对马克思主义的最新发展。给混蛋逻辑披上光辉的外衣,让笔者瞠目结舌,佩服不已。这种逻辑在社会学邻域到了肆无忌惮,恬不知耻的地步。把马克思主义要消灭的占有资本而产生的劳动分工壁垒,说成是马克思主义的初衷,而且振振有辞,说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必须如此。不去逐渐消灭分工壁垒,而是加剧固化壁垒。对比上述马克思和恩格斯的论述,从那个方面看都与马克思主义不搭界。脱离传承的创新进入到胡言乱语的地步,与无产阶级脑力和体力劳动者越来越远。

  注释:​【宗教裁判所于1184年由教皇卢西乌斯三世(Pope Lucius III)始创。中世纪的世俗统治者们为了捍卫自己的政权,都迫不及待地要消灭异己,而在宗教裁判所看来,异端分子只是离群的迷途羔羊。教皇和主教们作为上帝的牧羊人,有责任按照耶稣基督的福音,来把他们带入正途。而宗教裁判所在努力拯救灵魂,为异端者提供了一种认罪悔改并蒙赦免的机会。实际上宗教裁判所是异端思维者的监狱。

  《圣经》说:“在上有权柄的,人人当顺服他,因为没有权柄不是出于神的。凡掌权的都是神所命的。所以抗拒掌权的就是抗拒神的命;抗拒的必自取刑罚。”教会教导人们要顺服统治者,因为这在《圣经》上有着相应的依据,那些承认教会地位的世俗统治者,也同时会受到教会的支持。

  布鲁诺(Giordano Bruno,1548-1600) 布鲁诺出生于意大利那不勒斯附近的诺拉镇。十七岁时进圣多米尼加修道院。布鲁诺在修道院学校学习达10年之久,毕业时获得神学博士学位和神甫的教职。他被哥白尼的太阳中心说所吸引,此后他逐渐对宗教产生了怀疑。他认为教会关于上帝具有“三位一体”性的教义是荒谬的,并写了很多论文,向人们揭示《圣经》的“荒谬”。】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