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三大复兴 > 社会主义复兴

社会主义必须反思“占领华尔街”为什么没有选择社会主义?

作者:陈朝文 发布时间:2017-04-19 08:30:54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零八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三年后,2011年9月,美国爆发了“占领华尔街”示威抗议运动。10月,抗议运动升级,大批示威者在首都华盛顿游行示威,逐渐形成席卷全美甚至西方的示威抗议运动。11月15日凌晨,抗议运动遭警方强制清场,武力专政镇压下去。

  抗议示威主要是年轻一代,他们自称是“革命的一代”。抗议示威的对象是资本主义的“资本和政治权利相勾结,把人民变成‘债务奴役’,穷者越穷,富者越富。‘99%的人不能再忍受1%的人的贪婪与腐败’”。

  抗议示威中,有人举着毛泽东的画像,革命导师的语录,但并没有提出明确的社会主义口号、方向。其实,西方社会的人民对现在的社会主义制度本来就颇有微词。这些就表明,现在的社会主义制度,世界人民还不认同、接受,没有成功。

  只有找到全世界劳动人民赞成、拥护的社会主义制度,有全世界人民革命的力量,才能战胜资本主义,取得世界社会主义事业的最终胜利。所以,社会主义事业必须根据劳动人民的要求,找出现在这套社会主义制度存在的主要问题,下决定修改,调整,完善。

  我认为,现在的社会主义存在以下五个主要问题,必须从理论上实践上把它们解决了,否则,“第二次占领华尔街运动”,可能还是不会选择社会主义。

 

  一、这是永远没有真正完全民主的社会主义

  列宁在《国家与革命》写道:“当资本家已经消失,当阶级已经不存在”,“‘国家才会消失,才有可能谈自由’”。“真正完全的、真正没有任何禁止的民主才有可能,才能实现。也只有在那个社会,民主才开始消亡。”(79)

  人是群居的动物;社会,是人们劳动生活活动的共同社会,大自然给每个人是同样的生理权,生存权,所以,人类社会应该是大家共同管理。原始共产主义,就是成员民主管理。

  是剥削出现以后,奴隶主、地主阶级,把奴隶、农奴当成他们的生产工具,压在社会底层,剥夺了他们的一切权利。几千年来,为了自己的社会民主权利,人民一直在反抗斗争。

  资产阶级革命,提出人民群众能接受的“自由,平等,民主,博爱”的口号,革命得到人民群众的支持而成功。历史唯物主义地看,资本主义社会的政治民主,是人类社会回归民主过程中的进步——人民总算有了点政治民主权利:选举权,言论权,人身自由权。

  但资本主义民主,是没有经济基础的、与劳动人民切身利益关系不大的形式上的民主,甚至可以说,是缓解资本家阶级与雇佣者阶级矛盾,听任剥削的欺骗性的政治民主——给了你们选票、说话权民主,就该好好给老板干活了。

  社会主义,并不否定资本主义的选举、言论自由等民主;而是要在此基础上,发展、扩大到,人民成为社会的真正主人,当家作主社会生产、经济、政治的民主,也就是社会方方面面都由人民民主作主,进步到真正的民主。更具体地说,就是社会方方面面的重大问题,都是人民民主投票决定的。企业的所有重大问题,都是本企业的职工民主投票决定的。

  从资本主义的所谓政治民主发到真正民主,需要相当长时间的矢志不渝的社会变革,斗争,一步一步地往前走,逐步扩大、发展民主,才能最终实现,不可能一蹴而就。

  但遗憾的是,苏俄社会主义事业并不重视社会民主的发展、建设;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又是学苏联,几乎都是套用他的社会主义模式。人民翻身解放的事业搞了近百年,人民实际还没有什么社会民主权利:选举方面,只有个选最基层人民代表的权利;国家领导人的选举,一直是最高层说了算,人民群众连个建议权都没有;人民政府的官员,人民不能批评,不能质问,更不能批判,更不能要求罢免谁,只能说好。人民群众没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罢工等民主权利;没有国家的批准,就要遭到专政机器的打击、镇压。没有言论自由权,想封谁的嘴就封谁的嘴,想把谁的文章删了就删了,没有理由,没有申诉权。

  世界社会主义运动中,只有毛泽东一开始就重视革命民主建设:

  人民革命军队诞生,他就在连队建立起士兵委员会,革命军队实行政治民主、经济民主,军事民主,创建出人类军队史上第一支民主的军队。

  1945年7月初,他和黄炎培“窑中对”说:“我们能跳出这周期率。这条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让人民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

  新中国成立后,他探寻“民主新路”的一个重要方式,就是发动“政治运动”,发挥了“人民监督政府”和“人人起来负责”两大民主功能,从而保证干部队伍基本廉洁。

  只是因为社会主义事业还没要完全巩固,他才没有立即实行西方选举民主,以防这一伟大的社会变革事业的领导权,被资产阶级篡夺,抛头颅洒热血开创起来的事业被颠覆。

  到上个世纪六十年代,他对真正民主就基本清晰起来,——人民管理国家!

  1967年1月,上海爆发“一月革命”,由群众组织夺取了上海市的权力。他在听到上海夺权成功的消息后,高兴的说:“这样好,以前是解放军解放人民,现在是人民自己解放自己,解放军从旁协助。”只有自己解放自己,才能从一开始就把管理权掌握在自己手里,避免管理权的异化和腐败,出现“修正主义”。革命委员会“三结合”组成,有来人民群众的新鲜血液,人民群众就开始通过这种形式直接行使对国家、企业、文化机构等的管理权。

  1960年初,他批示的企业“两参一改三结合”管理制度的“鞍钢宪法”诞生:实行民主管理,干部参加劳动,工人参加管理,工人群众、领导干部和技术员三结合。

  到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末,他创建的在党领导下的人民民主架构就基本形成:在企业里,工人依据“鞍钢宪法”参与民主管理;在部队里,战士依托“革命军人委员会”,遵循“政治、军事、经济三大民主”原则参与对连队的民主管理;在中央政府中,有来自基层的、不脱离基层的工农干部;在社会里,人民群众有“大鸣、大放、大辩论、大字报”民主权利监督政府、官员。人类社会几千年来的第一个新型的民主社会诞生。

  十分痛心的是,毛泽东逝世后,他开创的人民民主事业被一笔勾销,他逐渐扩大、发展社会民主被错误成左倾遭批判,把人们得到的民主权利全部没收了,人民只有“皇帝的新衣”的民主权利,甚至可以说,和封建社会差不多。

  世界社会主义事业,民主建设基本都是这种状况,所以,“占领华尔街”运动,就没有选择社会主义的口号、方向,只迷茫的存在那么两个月,就被资产阶级专政镇压下去了。

  世界社会主义事业,只有重走毛泽东发展、建设人民民主之路,才能建成“第二次占领华尔街运动”就会选择的社会主义制度。现在民主建设主要是三大任务:

  一是探索实践党和国家领导人直选民主

  建立起社会主体的国有国营、集体所有制经济后,经过10-20年的成长、磨合,就基本巩固了。走到这里,就可以探索实行党和国家领导人直选民主。

  首先是党内的直选。因为社会主义事业社会,必须保证党的领导;否则,就会被颠覆。所以,就要先把党的主要领导人选举产生出来。党内直选候选人怎么产生,直选怎么组织进行,不是很困难,容易形成可行的办法。

  党的主要领导人直选产生出来后,以这些人为候选人,人民直选国家主席、人大委员长。

  二是坚持社会主义基本原则的放开言论自由

  除了立法禁止的反对共产党组织、反对社会主义事业、背叛祖国的等言论外,其它言论完全自由。限制言论必须给出法律、国家规定的具体理由、根据,并告知到哪里申诉,仲裁。

  三是发展职工参与企业管理的民主

  即根据《鞍钢宪法》管理公有制企业,保证职工参与企业民主管理的权利。

 

  二、这是国家、官员、精英、公知政治永恒的社会主义

  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提出了社会主义制度的基本原理,基本原则,其中之一就是国家将自行消亡,列宁的《国家与革命》,就是他们国家学说的基本观点,系统论述了这一基本原理,基本原则。“无产阶级所需要的只是逐渐消亡的国家,即组织得能立刻开始消亡而且不得不消亡的国家”;“劳动者所需要的‘国家’,就是‘组织成为统治阶级的无产阶级’”。“这个无产阶级国家在取得胜利以后就会立刻开始消亡,因为在没有阶级矛盾的社会里,国家是不需要的,是不可能存在的。”

  不言而喻,自行消亡的国家,是指专政机器国家,绝不是指地域国家。

  他们认为:国家和万事万物一样,也是产生、发展、消亡的一个过程。他们的社会主义就建立在彻底消灭剥削的基础之上!彻底消灭了剥削,国家就必然自行消亡!

  经过科学的逻辑推理就得出这一结论——消灭剥削,就是新创造的价值谁都不能无偿占有去,在社会主义阶段,归生产创造者所有,即马克思的“重新建立个人所有制”,(由生产者即人民来分配、安排方方面面的需要)——生产所有权归生产者,那企业就是职工们当家作主管理,企业就是马克思的“自由人联合体”的企业——人人都有生产所有权,企业管理权,人人的经济地位就是平等的——经济平等权决定,人人政治地位也是平等的,——阶级就彻底消灭,成为无阶级的社会——无阶级就没有阶级矛盾、冲突,人人平等相处,就是夜夜不闭户路不拾遗的社会,就不需要专政机器国家来管理社会,而由人民自己管理——国家逐渐“失业”而慢慢自行消灭,——恩格斯说:“把全部国家机器放到它应该去的地方,即放到古物陈列馆去,同纺车和青铜斧陈列在一起”。(四170)

  只有经过相当长时间的社会变革,才能使国家自行消亡。关键是要彻底消灭剥削!

  集体所有制,生产归生产者所有,是消灭剥削的体制;坚持发展是正确的。

  国有国营,列宁明确它属于国家资本主义的范畴,长期国有国营就是官僚资本主义,所以,它不可能是彻底消灭了剥削的经济体制;只能是过渡到生产资料社会所有、生产归生产者所有的彻底消灭剥削的过渡性经济体制。世界社会主义事业把国有国营当成社会主义事业的最终目的,就是不再变革去彻底消灭剥削,所以,就没有国家将自行消亡的崭新社会的迹象,毛泽东说,这“跟旧社会没有多少差别”。

 

  三、这是人民永远不能当家作主成为社会真正主人的社会主义

  什么是当家作主?就是能拍板决定所有的重大问题,拍板者就是当家作主的人。是谁在拍板决定重大问题,就是谁在当家作主。这并不难理解。一个家庭是谁在当家很清楚。

  现在是社会主义初始阶段,是也应该是共产党领导在当家作主,人民有参与管理的民主权;初始阶段不可能由人民自己当家作主社会,否则,社会就会乱套。

  但社会主义事业的最终目的是人民成为社会的真正主人,当家作主。所以,现在就应该朝着这个方向努力,即为人民成为社会的真正主人,当家作主社会准备好条件。

  这一伟大事业重中之重是建立起人民当家作主社会的经济基础:“自由人联合体”

  毛泽东说,“最大的权利是管理国家”。苏联“讲到苏联劳动者享受的各种权利时,没有讲到劳动者管理国家、管理军队、管理各种企业、管理文化教育的权利。实际上,这是社会主义制度下劳动者最大的权利,最根本的权利。没有这种权利,劳动者的工作权、休息权、受教育权等等权利,就没有保证。”《毛泽东读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批注与谈话》

  劳动者管理国家,那就要给他们管理国家的根据——人类社会一般规定是:谁当家作主管理生产、经济,就是谁的意志管理社会;所以,劳动者必须当家作主管理自己的企业。劳动者管理企业的根据又是什么?——人类社会一般规定:生产是谁的,谁就当家作主管理这些生产,即企业;所以,就必须给生产者生产所有权。这种企业,就是“自由人联合体”。

  “自由人联合体”,是马克思对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第一阶段)经济体制的高度概括。以现实经济体制来理解,集体所有制就是“自由人联合体”,——每个人选择在哪个“自由人联合体”劳动是自由的;是职工联合劳动的企业,生产所有权形式是联合体的,实质归职工个人所有,创造的价值即劳动成果,形式是企业集体的,实质是每个职工的,用按劳分配的方式,在各项需要之间进行分配。

  生产所有权归生产者所有的理论根据:《资本论》里写道:“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产生的资本主义占有方式,从而资本主义的私有制,是对个人的、以自己劳动为基础的私有制的第一个否定。但资本主义生产由于自然过程的必然性,造成了对自身的否定。这是否定的否定。这种否定不是重新建立私有制,而是在资本主义时代的成就的基础上,也就是说,在协作和对土地及靠劳动本身生产的生产资料的共同占有的基础上,重新建立个人所有制。”

  “自由人联合体”,建立起来后,还有一个完善、成熟、巩固的过程。

  但到目前为止,却把国家资本主义的国有国营认定为就是社会主义事业的最终目的。也就是说,永远是国家集团当老板,主宰社会经济、政治,人民永远不可能成为社会的真正主人,当家作主管理社会。所以,“占领华尔街”就自然不选择这种社会主义。

 

  四、改革成私有化经济基础就是“挂羊头卖狗肉”的社会主义

  前面已经论述,社会主义还是初始阶段,出现商品短缺的问题就难以避免;并分析认为,是三大主要原因造成商品短缺的,应该坚持社会主义方向逐步解决这个问题,也是能在比较短的时间内解决这个问题的。

  但世界社会主义事业,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开始,面对社会商品短缺还没有完全解决的问题,就对新生的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丧失了信心,背叛自己过去对广大劳动人民赌咒发誓要最终彻底消灭剥削的承诺,转而认为,只有资本家阶级的私有资本制经济才能解决这个问题,青睐私有资本制,亲密资本家。把社会主义改革为,口头上以公有制经济为主,而实际是大力鼓励、支持私有资本制经济的发展,扩张,甚至不要底线,不要边际地把社会主义的门窗、围墙全拆了,磕头作揖地请国际资本来剥削赚钱,发财,结果社会经济实际是以私有资本制经济为主,而以公有制经济为补充。公有制经济的比例还低于资本主义国家。这就是特色社会主义的所有制结构,实质。

  私有资本制经济基础决定了特色社会主义的形态、面貌、特点。广大劳动人民又成了受剥削,受奴役、受压迫,在社会底层苦苦挣扎的雇佣者,弱势群体,被上学、住房、医疗新三座大山压得喘不过气来;社会严重的贫富两极分化,是资产阶级的天堂,劳动人民的地狱;又是剥削阶级与被剥削阶级,劳动人民与公知、精英、官僚对立、不满的社会,破坏、报复社会的恶性事件,群体事件大量增加,恐怖事件时有发生,不得不用两百多万的警察,百万的武装警察来维持社会的稳定,用超过军费的财力物力来维持社会的稳定。社会又是黄赌毒、卖淫嫖娼、坑蒙拐骗丑恶、丑态、丑陋的社会,社会主义的新风尚已经荡然无存。

  这样的所谓社会主义,“占领华尔街”是绝对不会要的。

 

  五、还没有充满活力的,始终平衡、协调、健康发展的社会经济体制

  社会经济充满活力,始终平衡、协调、健康地发展,应该是无产阶级、资产阶级即社会所有人的共同要求。资本主义经济几百年了,强迫雇佣者累死累活地劳动,有活力,但始终不平衡、不协调、不健康,周期性严重经济危机是它的基本规律。

  人们对资本主义不再抱希望,而是盼望社会主义能实现这样的社会经济。

  但搞了近百年的社会主义,至今也没有完全解决这个问题——通过社会指令性的计划生产,是解决了资本主义经济始终不平衡、不协调,周期性严重经济危机的问题,但又出现经济活力不够,出现商品短缺的问题,所有社会主义国家(实际是社会主义事业国家),都程度不同的存在这个困扰社会主义的商品短缺的问题。

  要想解决商品短缺的问题,就要先把造成的原因找出来。

  1、社会主义事业国家,经济都相对落后,基础差,底子薄;人民群众初步解放了,都要求迅速改善生存生活状况。而社会不可能在很短的时间内,就把生产力提得很高,把大量物质资料生产出来,完全满足人们生活的需要。

  2、新建立起来的国有国营、集体所有制经济体制,人们还不熟悉,不习惯,不适应,有一个逐渐熟悉、适应、习惯的过程,通俗地说,必有一定时间的磨合期。在磨合期内,它们不可能有特别高的劳动生产效率,更何况这是两种创新的经济体制,还处在探索、实践、总结、逐步完善的过程中,生产效率不是很满意就在所难免。

  3、究竟什么是按劳分配,怎样实行按劳分配还没有根本解决。

  国家实施分配就是按劳分配?工资分配就是按劳分配?农村生产队实行记工分分配,那是按劳分配,但工厂能不能实行这种方式的分配?

  所以,解决社会主义经济活力不够的问题,既有一定的难度,又需要一定的时间。但必须坚定不移逐渐完善社会主义来解决这个问题,决不能倒退回资本主义来解决这个问题,那就是自找资本主义社会的痼疾。

  重点是探索解决究竟什么是按劳分配,怎样实行按劳分配的问题;其次是怎么加强企业政治思想工作的问题。这两个问题真正完善了,真正按劳分配了,社会主义经济活力不够的问题也就基本解决了。

 

  2017/4/18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