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三大复兴 > 社会主义复兴

萧竹:世界社会主义运动陷入低潮的理论根源

作者:萧竹 发布时间:2019-10-08 08:50:56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诞生于俄国十月革命的社会主义,已经102周岁了,但她仍然处于孩童幼稚时期。只有经过新旧势力的长期反复阶级较量,新生的社会主义才能浴火重生、发育完善。

  20世纪八、九十年代以来,东欧剧变,苏联解体,**改向,标志着首轮世界社会主义运动陷入了极端低潮。

  列宁说过:“没有革命的理论,就不会有革命的运动。”因而,社会主义运动陷入极端低潮的首要原因,只能是长期奉行错误指导理论的结果。

  由于幼年社会主义的强大历史局限,首轮世界社会主义运动中的绝大多数社会主义国家,往往自觉不自觉地奉行着诸多重大的错误指导理论。下面,我们简要盘点一下其中的一些战略性、颠覆性的理论错误。

  (一)历史观理论的错误

  马恩列毛的辩证唯物史观,是唯一真理性的历史观,其精髓可以简括为:经济决定政治,政治统帅经济(换句深晦的话来说就是:在总的历史发展中,经济“基础性决定”政治;在具体的历史进程中,政治“统帅性决定”经济)。

  然而,很多社会主义国家却往往自觉不自觉地奉行着“绝对化强调经济决定政治,漠视或排斥政治统帅经济”的机械唯物史观——同时掺杂着“精英决定历史发展”的主观唯心史观。囿于这种二元论历史观的思想束缚,其所奉行的基本路线,自然难以正确。

  (二)社会主义社会主要矛盾理论的错误

  毛主席的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矛盾是社会主义社会主要矛盾的理论(人与人之间的上层建筑矛盾——不是人与物之间的非上层建筑矛盾——当然是包括社会主义在内的所有社会的主要矛盾),代表了发展中的马克思列宁主义理论体系在这方面的迄今最高水平。

  然而,很多社会主义国家却往往自觉不自觉地奉行着“将人的需求与生产供给之间的这种人与物的矛盾当做社会主义社会的主要矛盾”(如表述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等等)。这是很多社会主义国家陷入“阶级斗争熄灭论(或阶级矛盾次要论)”歧途,导致资产阶级意识形态泛滥和资产阶级复辟的直接理论根源。

  社会主义社会风风雨雨的演变现实也表明:“经济形态的资产阶级”在整体上被推翻(并非被完全消灭)之后,“意识形态的资产阶级”——还有官僚特权、贪污腐败、投机剥夺、雇佣剥削等等因素组成的“碎片化经济形态的剥削阶级”——还异常强大。等到官僚社会主义坐大,“碎片化经济形态的资产阶级”就基本上扩散整合成了“整体性经济形态的资产阶级”——“隐形化的阶级社会”就质变成了“显形化的阶级社会”。

  所以,把人与物之间的矛盾认定为社会主义社会的主要矛盾,实在是政治理论上的贫困与幼稚!

  (三)国家建设理论的错误

  根据辩证唯物史观,唯一正确的社会主义国家建设理论只能是:“以经济建设为基础,以政治建设为统帅(为中心纲领)”的毛泽东国家建设理论。

  然而,很多社会主义国家却往往自觉不自觉地奉行着“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纲领(以经济建设统帅全局工作)”的经济主义建设理论(唯生产力论,利润至上,GDP第一,金钱挂帅,黑猫白猫,私心膨胀)。这是很多社会主义国家通过市场取向改革恢复市场经济资本主义私有制的理论根源。

  (四)社会主义社会形态理论的错误

  完善的社会主义社会形态只能是:“公有制的计划经济(社会主义有计划的商品经济)基础+无产阶级大众民主政治的上层建筑”。

  而在首轮世界社会主义运动中,很多社会主义国家自觉不自觉所奉行的,在初期基本上是“公有制的计划经济基础+官权渐胀、民权不足的上层建筑”;在后期基本上是“市场取向的或私有制的市场经济基础+官僚民主(或官僚专制)的上层建筑”。

  计划经济的公有制,当然是社会化大生产(尤其是网络社会生产力)的必需(离开公有制,社会化大生产只能陷入渐进恶化的生产过剩经济危机),但是公有制若失去大众民主政治上层建筑的保护和统帅,就必然会蜕变为实质上的“官僚集团占有制”。而将公有制与市场经济这种以资本为王、以私有制为基础的经济强配在一起(如同羊狼组合,水火不容),就只能直接蜕变成毛主席所预言过的——“最坏的资本主义”!

  (五)社会主义革命理论的错误

  完整的社会主义革命必须是:“经济革命(建立公有制,逐步与私有制进行彻底决裂)+思想文化继续革命(经过长期斗争,逐步与私有观念进行彻底决裂,有效培育大众民主的思想政治文化机制和社会氛围)”。

  然而,很多社会主义国家却往往自觉不自觉地奉行着“推翻了私有制,建立了生产资料公有制,社会主义革命就算完成了,经济建设就被奉为统帅全局的中心纲领,漠视人们自发的资产阶级世界观正在将资本主义的观念变为复辟资本主义的行动”的半截子革命理论(实质上的告别革命理论)。结果,人们的主观世界得不到有效改造,官员队伍贪腐成风,没有硝烟的阶级斗争激化,市场经济之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卷土重来。

  (六)党建理论的错误

  马恩列毛的无产阶级政党建设理论发展的最高水平,其精髓可以简括为:坚持共产党的领导,实行人民群众监督(人民民主监督,自上而下与自下而上相结合的无产阶级大众民主监督——大民主集中制)

  然而,很多社会主义国家却往往自觉不自觉地奉行着“绝对化强调服从党的权力领导和依靠官员自上而下的权力监督,漠视或否定依靠群众自下而上的大众民主监督”的官僚民主党建理论,致使官僚主义和特权贪腐恶性膨胀,酿成了社会主义的头号杀手。

  (七)外交理论的错误

  社会主义国家唯一正确的外交理论(路线)是:道义外交,即以无产阶级国际主义和爱国主义为统帅和灵魂的外交。得道多助,失道寡助,故国家必须以道义为统帅和灵魂。坚持道义外交,可能需要作出国家的某些眼前利益、局部利益的必要牺牲,但也只有坚持道义外交,才能有效维护社会主义国家和人民的根本利益、长远利益,才能成为推动世界社会主义这一现实的共产主义运动的正能量。而毛主席的道义外交,为社会主义世界矗立了空前的巍峨丰碑。

  然而,很多社会主义国家却往往自觉不自觉地奉行着利益外交,把所谓“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这种极端自私卑下、庸俗短视的实用主义外交原则膜拜为“经典”。结果,主动沦入了失道寡助、四面楚歌的道德洼地。

  物到极端必反转,失败尽头是成功。然而,行动良知丧于理论困地,故理论反思必须先行。

  总之,由社会化(尤其是网络化)生产力推动的社会主义潮流,势不可挡。首轮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在“山重水复疑无路”之际,定会迎来下一轮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柳暗花明又一村”!

  【2019年10月8日】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