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三大复兴 > 社会主义复兴

认识、逻辑与历史

作者:士心 发布时间:2019-07-07 13:12:47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认识从感性意识直观对象得来的印象,到理性归纳是个摒弃浓缩的过程,失去的是暂时的表象,得到的是相对长久的本质。哲学家称之为稀薄抽象的过程。演讲、著作是应用逻辑的过程,把主创者的思维意识及其结论应用到具体的事物中,是从概念、观念扩展到具体对象上。认识与逻辑是个相反的顺序。

  哲学界争论焦点:马克思的历史观和辩证唯物主义的关系,《资本论》的方法论。笔者认为这实际上是如何看待马克思哲学,马克思哲学与《资本论》的关系。这就涉及到本文的主题,认识、逻辑与历史的关系问题。

  首先谈第一个问题。传统看法是先有辩证唯物主义,然后马克思把其应用到历史观上。果然如此的话,历史观就是从观念出发,用哲学逻辑剪裁历史,采取的是唯心论的历史观思路。这与马克思的思想脉络不符,也不符合马克思历史观的本质。从现有的研究和文献看,马克思在《1844年手稿》中初步确定了历史观,劳动创造了世界。尽管此时呈现胚胎样式,是对资本社会现实对象的解析。对工人的劳动分析中,涉及到对劳动的历史追踪。这部分主要在【异化劳动与私有财产】中完成,在第二笔记本进一步分析,第三笔记本结合经济学展开哲学分析,是以批判黑格尔哲学的方式进行的。马克思哲学观念是依据人类存在的起始和发展过程形成的,是忠实于历史的抽象,后来的政治经济学批判是依照历史观的逻辑展开。如果把马克思的著述前后断开,不考虑前期的思想历程、认识过程,人们看到的是先入的阶级观念,没有看到始基性劳动的发展历程,异化劳动与此的关系。

  如果说《1844年手稿》是马克思主义的初创地,是辩证唯物主义的发源地,也可以说是历史观的发源地。从《手稿》批判继承黑格尔哲学看,马克思把辩证法的发展到了新阶段。黑格尔哲学和辩证法的对象是认知,在思辨范畴内。马克思哲学和辩证法的对象是感性活动对象,是人的物质生产劳动。从对象看,是对劳动的现实分析中进行了历史追踪,分析到人之初,与动物的分离界限上,以此确立人的本质。可以这样认为,没有劳动的历史追踪就没有马克思的哲学和辩证法。因而马克思历史观,也是他的辩证法,二者是一个哲学本体,两种称呼而已。

  很多人都说《手稿》的观念不成熟,但也正好说明马克思哲学是认识的开创,他遵循的是人类历史的起点到发展历程,也就是说马克思的认识秉承历史。其后是的《提纲》和《德意志意识形态》是边认识边抒发理念逻辑的示例。初步成熟应该是《共产党宣言》,是马克思历史观的完整、顺畅阐述。以1844年到1848年为初始阶段,是马克思从历史中认识建立物质劳动观的过程,也是阐述其历史观的过程。从思维形式和著述上看,是认识加深和逻辑展开过程,从具体对象到观念,然后从观念到逻辑应用。观念是对现实和历史的思索,逻辑是把思索中的观念再现。1850年后的政治经济学研究,其对象是商品、体现在社会物上的资本形式,需要用物与物之间的关系来说明问题,对象的变化使得趋向科学性,哲学观念是纲。材料的组织一个是按照商品生产的顺序,资本形成的过程,怎样研究的从马克思笔记看比著作更接近实际。

  1859年,马克思出版了《政治经济学批判》(第一分册)。恩格斯为这部著作的第二篇书评论述马克思方法:“历史从哪里开始,思想进程也应当从哪里开始,而思想进程的进一步发展不过是历史过程在抽象的、理论上前后一贯的形式上的反映;这种反映是经过修正的,然而是按照现实的历史过程本身的规律修正的,这时,每一个要素可以在它完全成熟而具有典型性的发展点上加以考察。”笔者认为恩格斯的解释形象恰当,符合马克思的研究过程和认识脉络。马克思的著作是其历史观的再现,总体的叙述逻辑遵循依从了历史过程,是逻辑与历史的有机统一。

  在《政治经济学批判大纲》中马克思论述自己的方法:“抽象的规定在思维行程中导致具体的再现。”“从抽象上升到具体的方法,只是思维用来掌握具体,把它当作一个精神上的具体再现出来的方式。但决不是具体本身的产生过程。”这是马克思唯物历史观成熟后,应用到资本主义社会解剖的精神实践,毫无疑问得承认马克思写作前有哲学理念,本书和《资本论》是其逻辑统领的结果。马克思政治经济学批判以客观的事实揭示出资本运转的桎梏:剔除了公共领域里的费用(社会交通,安全、医疗等必须有全体劳动贡献的劳动和行政管理等费用。),大幅压低的劳动者报酬致使社会物质产出不能实现价值兑换,即剩余价值劳动。用商品简单再生产和资本增值过程,从雇佣的起点到商品交换完成回归到资本,一直到扩大再生产,资本增值的复杂形式。也就是说,客观上马克思得依照资本现实的运转过程,不是随心所欲的剪裁,其逻辑展开需要遵循历史延续到现实的发展过程。

  马克思《1844年手稿》【私有财产和异化劳动】结尾部分“但是在考察这些范畴的形成以前,我们还打算解决两个任务:

  (1)从私有财产同真正人的和社会的财产的关系来说明作为异化劳动的结果的私有财产的普遍本质。

  (2)我们已经承认劳动的异化,外化这个事实,并对这一事实进行了分析。现在要问,人怎么使他的劳动外化,异化?这种异化又怎么以人的发展的本质为根据?我们把私有财产的起源问题变为异化劳动同人类发展进程的关系问题,也就为解决这一任务得到了许多东西。···”

  马克思要研究劳动与私有财产的关系。【共产主义】部分“不难看到,整个革命运动必然在私有财产的运动中,即在经济的运动中,为自己既找到经验的基础,也找到理论的基础。”在私有财产运动中,为无产阶级革命找到理论基础,是马克思研究的初衷,是《资本论》的主题。从著作的叙述方法,写作初衷看二者是一致的,是从人类起点活动开始解释人类现实活动。

  资本社会颠覆了物质生产劳动的先后顺序和安排,不是以维持人的生命物质为第一要务,而是以利润、资本增值为第一目标。马克思研究其现实,生产过程不能按照人类劳动历史上的轻重顺序来叙述。批判是把异化现实与劳动本质做对比,让人们看出差异。在《政治经济学批判导言》的《政治经济学的方法》一节中,马克思有如下论述:“把经济范畴按它们在历史上起决定作用的先后次序来排列是不行的,错误的。它们的次序倒是由它们在现代资产阶级社会中的相互关系决定的,这种关系同表现出来的它们的自然次序或者符合历史的次序恰好相反。问题不在于各种经济关系在不同社会形式的相继更替的序列中在历史上占有什么地位。更不在于它们在‘观念上’(蒲鲁东)(在关于历史运动的一个模糊的表象中)的顺序。而在于它们在现代资产阶级社会内部的结构。”

  马克思以毕生的精力履行了其对无产劳动者阶级的承诺。他在思维意识的精神方面开创了历史认识的坦途,从笛卡尔的存在或思维二选一的狭隘思路上,挽救了人类的灵魂,使得人们从存在起点物质劳动上正确认识自己,正确的认识自己的客观存在经历。马克思政治经济学批判是把资本社会现象、表象与背后的本质联系起来,用科学的方法再现哲学认识,深化唯物劳动历史观。他在现实的劳动异化中揭示,人类当前的社会矛盾大于人与自然的矛盾,以资本运转的桎梏说明人类的精神与物质劳动分工接近极限,需要回归人类劳动的始基性本质,精神劳动与物质劳动的结合。根本分工是人类发展过程的一个环节,统治阶级把控劳动造就的社会物质来控制劳动者,强行分离人的精神,把其变为社会统治思想来奴役劳动者。这是统治者占有社会优势的本质。马克思对特殊资本社会的分析揭示了文明社会所有私有形态的运行本质。该客观不是物质自然运行造成的,而是人类社会自身造成的,是多数人对自己的生存环境不明所以造成的少数人的优势,造成劳动异化实践的现实。社会现状是少数统治者和多数劳动者对社会的物质与精神存在把控与认识对比造成的。

  社会存在是历史的截断面,是生产力,人的思维意识,社会状况三者的综合反映。文明社会的矛盾体现在劳动与享受,分工与管理,精神制造者和物质劳动者由不同的阶级和个人来担负。最基本和主要的矛盾是精神劳动与物质劳动的分离。社会存在绝不是社会物质的单独存在,而是社会传承下的物质和精神、在这样的条件下的物质生产和交往,依附其上的精神和文化活动。历史是社会存在的延续,社会截断面的叠加,是个动态的时空描述,不是固态的状况。历史反映的是社会存在的延续和变迁,什么是社会始基性存在,什么是变异,什么是暂时状态是哲学和政治经济学家研究的内容。把人的思维意识及其影响从社会存在排除,哲学和政治经济学研究的只是“动”物,人变成了研究中想象的存在物,割裂了人的存在和本质。

  自由是人们存在的需要,也体现了人类本质发展的阶段性成果。美国的马斯洛分析哲学和实验,在微观经济上有重要意义,表明在不增加资本投入情况下,利用人对精神上的认可追求,劳动者参与管理可以提高生产力。这意味着资本主义内部酝酿着社会主义的经济组织形式,人们渴望精神上与物质上的自由结合。其哲学意义大于经济学,原因在于资本私有制度不能提供大面积和高层次的实验,不可能让劳动者参与生产资料管理,其中涉及到分配的决定权。部分资产者采用马斯洛管理方式在于资本的增值,而不是认可劳动的自由权利。资本私有社会的自由与资本正关联,自由度与资本的大小,占据社会的总比相关,劳动者的自由愿望是水中月,镜中花。劳动者要获得自由,只能铲除物质劳动和精神劳动自由的障碍和其前提条件。生产力发展有两种方式,精神劳动与物质劳动的分割与分离,精神劳动与物质劳动的聚合。说生产力发展了就会解决自由问题,那是对人类社会当今矛盾的掩盖,用人类蒙昧阶段的状况解读资本社会-异化劳动的极致,模糊了劳动创造和异化劳动的本质分歧。

  我在前一篇文章提出一个比喻,资本主义发展生产了是采取核裂变的方式,即精神劳动与物质劳动分离。共产主义是核聚变运动,力求精神劳动与物质劳动的聚合、统一。从物理学原理看,核聚变爆发的能量大于核裂变,目前自然科学还没有做到可控核聚变。但社会里的核聚变已经有了开始,100年的经历,鞍钢宪法组织就是核聚变的初步成果。生产力发展存在两个逻辑,他们都是当今社会的存在。走那条途径在于人类的选择?多数人要自由的愿望一定会战胜少数人的自私,核聚变终究会代替核裂变,劳动创造的本质发展一定会战胜异化实践,始基性活动会通过暂时的黑暗阶段,氢弹比原子弹威力大。

  社会主义是共产主义初级阶段,体现出的最主要矛盾是劳动与管理,精神劳动和物质劳动离合问题。裂变方式产生出高效的生产力已经为资本主义社会证实,而聚合方式除了劳动之外的强制行政计划,由劳动者内部组合的鞍钢宪法形式是一个创举。我们承认精神与物质的聚合方式是个渐进的过程,不可一蹴而就,是缩小而不是扩大差距。社会物质是维持生命的必需品,物质利益是人的普世性,而精神是人类另一个本质特征。人是物质和精神的统一。认知过程需要依从人类发展过程:劳动创造是人类起点和生存发展的基本保障,是人类思维意识的源泉。观念与逻辑承认这个大前提才能忠实的表述历史,也是马克思主义的最基本原理,其它结论建立其上。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