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三大复兴 > 社会主义复兴

篝火:山区移民集居好吗还是散居好?

作者:篝火 发布时间:2019-04-13 10:08:11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我国山区面积占整个国土面积的69%,只有30%的面积是平原、河流、湖泊等。全国有56%的人口生活在山区。因此,怎样对待山区农民民生问题及对国家的影响度显然不能轻视。

  中国农民自古以来至毛泽东时代都是散居,带有宏观随机性,尤其山区,广泛分布着散居之户,山顶、山腰、山下,这山那河,这湾那梁,如果从天上向下看,山河大地单家独户或小院星罗棋布,一方水土养一方人,隔三差五有一集镇。毛泽东那时,虽是散居,但各处都组织成了生产队大集体基本单位。

  改革开放大集体解散,土地重新下户,还原为各家各户自食其力,至今40余年,现在,分散、偏僻的山民多已离开故居,被移民搬迁集居至河坝集镇或进城买房。那么,山区究竟散居好吗移民集居好?利弊从什么立场来看?

  从现实角度看,大势所趋,山上的农户已很难靠山吃山,因偏远交通不便,子女又多远行在外打工,买个生活用品还得跑很远的集镇。因此移民至河坝集镇或进城集居,买东西、孩子上学当然方便了很多。

  但另一面,这种方便性是被迫出来的,因为乡村学堂都被撤消,只有上集镇或城市上学;国家搞的就是城镇化,资本主义需要人口、物力的集中,只管你移民集居或进城买它过剩的商品房,哪管你山民变市民生活出路?迎合山民当市民的短视心理,山民大都愿意出山,况且政策强迫?只有少数山民看得远懒着不走守那几块可守的坡地。而在移民搬迁过程中,主持者有利可图。

  假如生产队依然存在至今,假如40年农业学大寨梯田层层满山坡,假如小学堂越办越多,假如农林牧付发展至今,假如家家户户都通了便利车路……山民是不是可以各就各位安居乐农呢?山顶,山腰,居高临下看得远。夜晚看星星与家人聊天,白天听布谷鸟欢叫,上不了书的山歌响在山腰地头,牛羊成群放山坡。我敢保证,移民集居,这些生活情趣之乐反倒失去了!原因大家去猜。现在虽然村村通公路,但山区受地理限制毕竟有限。

  由于移民集居,天灾、人祸、疫情、炸弹效率高,人群密集之地首当其冲。如果保持散居,则幸免的机率更大。

  农民变市民,人走但土地带不走,庄稼地弃耕荒芜是必然的结果了。因群居集中,大片山峦变成生疏之地,一方面产生群居生产关系紧张的矛盾,另一方面可用于疏散紧张的生活之地被丢弃荒芜,人与自然分布失衡。

  因群居集中,方便了群聚闹事。 除了资本主义需要人口、物力资源的集中,亦为了更方便管理百姓。

  因集中群居,产生不易消化的垃圾问题,垃圾多而集中,便显示出垃圾之集体的力量,以致全世界因城镇化产生了头痛的垃圾后患,而散居在山上、山下、山腰、山梁、山沟之单家独户,其家庭产生的垃圾便被各家各户轻松消化,几乎不化垃圾处理成本,散居之垃圾不是问题,集居便成为问题。而生活资源多是靠山吃山,就地取财,何来移民集居取之紧张?

  因自古祖居的偏僻散户移民下山集居乡镇,人去山荒,整匹山峦无人烟,水田坡地长野草,万山遍野鬼风紧,以致失去人迹的守护,散居正是人与自然生活关系的均衡,而移民集居人为地加剧了生活及生产关系的紧张。有必要这样作吗?是人抛弃大自然,而不是大自然抛弃人。

  山区几乎一个乡政府所在地才有一个移民迁居点,而撤区并乡的山区一个乡域有多野?笔者家乡那个移民点由乡变村,该村边界最远达20多公里的大山沟、山顶。

  当然,对于特别不宜生存的恶劣之地的山民,有必要移民,那是种政治善行。但现实的作法,过了!

  笔者总觉得移民集居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其好处是浅浮的。广阔山河不发挥其生活作用,弃面挤点。况且,旷野无人守护,是不是给侵略者提供了安全的空降之地呢?一但世界战争发生,山区旷野反倒成了敌方的游击根据地,形成“农村”包围“城市”态势。

  移民集居加重农民生活压力,散居虽然购物不便,但可分散、均衡压力。靠山吃山,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本来散居是一种社会的安定,但国家却搞抛耕集居,令农民动荡于舍本逐末,资本虽然获得了短视的便利,但却激发了不安定因素,为自己埋下了定时炸弹。

  广阔大地应该有散户点缀,那样才会保持一份真性,一份大自然怡情、诗情。有人烟的地点就是热土,即或万山遍野一独户,无人烟的山恋就是陌生地。国家边疆需要守护,同理,山河亦处处需要人烟。散居对个人长远,对国家更有好处。但在今天,山区移民大势所趋,只能有进无退了。要想恢复并改善散居生活条件,除非毛主义延续或复归。

  保持散居与移民集居,孰利孰弊,轻重几何?

  世界上,很多方面主流导向原本就是错误的,错误的前提导致错误的推论错误的结果,一错失千里,除非重设前提。

  不是说中国现在搞的仍是社会主义吗?那就请夯实其经济基础——全国旮旮旯旯都由政府政策出面回归乡土集体化,全民所有制。表里相悖,未免太虚伪了吧?

  56%的人口生活在山区,诺大的农业国无法安居乐农,根基动摇,上层难稳。从战略大局,宏观长远考虑,过份的人口集中不是好事,不合国情。但资本主义只顾为自己而图人口、物力集中的方便。如同中小学收缩一样,移民集居与农民进城亦是人口的收缩收集,向我靠拢,民动它不动。它不可能高姿态,作人民的勤务员,主动上门服务。实际上是一种官僚主义的体现。

  中国古代也有过移民,但那是地域开发性迁移。今天的移民集居与城市化颠覆了自古以来的散居自然性,是历史的进步还是畸变?

  但有一点敢肯定,整个世界方方面面都进入了恶性循环轨道。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