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三大复兴 > 社会主义复兴

马克思哲学对唯物论的超越

作者:士心 发布时间:2019-03-15 17:55:25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马克思哲学对唯物论的超越,不是全面否定和对立,而是剔除其糟粕,揭示其遮蔽把其扭曲端正,使得本真的地方得以正确的发挥。(马克思1883年3月14逝去,文悼先哲。 )

  一.唯物论应用的范畴是无机界​

  宇宙的起源是物质的运动,这在马克思时代已经得到初步论证。集哲学家和科学家于一身的伊曼努尔·康德(Immanuel Kant,1724年4月22日-1804年2月12日),其星云假说的影响力直至如今。接近本质的自然观并不导致正确的哲学,康德是德国唯心论的创始人。还有一位英国科学家牛顿,受过初等教育的都知道此人,但其信仰的却是上帝。造成这种扭曲,是古典哲学思维与存在关系的规定,无论从任何一端开解,都不能得到正确的答案。这与笛卡尔有直接关系。

  笛卡尔(勒内·笛卡尔1596年3月31日生于法国都兰省海乐村,1650年2月11日逝世于瑞典斯德哥尔摩,是哲学家、数学家、物理学家,被认为是解析几何之父。近代唯物论开拓者,黑格尔称他为“现代哲学之父”。)笛卡尔想介绍他的科研成果,在1633年快要完稿时,获悉伽利略拥护日心说被意大利教会的权威们宣告有罪,未敢发表。在1637年发表了著作《正确思维和发现科学真理的方法论》简称《方法论》。在书中笛卡尔提出“我思故我在”,对人的生命进行科学解析;恢复真理的目的,得从零开始做起,无形中对教会唯灵论的传统灌输发起挑战。笛卡尔强调精神和物质之间的区别,是近代思维与存在分裂的二元清晰表述,从人的存在进行深入思索。思维与存在成为近代哲学的根本命题。笛卡尔认为,把复杂化为简单,直到理性可以看清,这就是真理标准。思维与存在两个元素,作为理解世界的基本理念,在预置的理念之间求解。哲学与科学当时还在教会禁锢控制下,不能得到自由的发展,思维与存在的关系还不能得到真切的答案。

  ​生命是什么?现代科学证明,就是基因,也就是DNA双螺旋结构。还可分解吗?后面的问题是科学的任务。生命的本源来自于物质自然,这是唯物论正确的地方。但哲学是无限关系的研究,具体宇宙起源,生命形式是黑格尔和费尔巴哈后,科学与哲学彻底分离后的任务和研究范畴。

  现代科学研究,动物存在意识,高级哺乳动物存在人类婴儿般的思维。意识​为神经性反射,回馈到头脑组织里。思维是在概念基础上的逻辑推理。动物由于其运动局限,生存强者群体小,弱者群体大。强者才能获取多的食物,或者说有稳定食物来源的动物,相互之间才会有更多的交流,发声系统得以锻炼,声素多。但强者交流范围小,语音含括的意义只能在小范围使用。弱者虽然交流群体大,但更多的时间用于维持进食。高级哺乳动物群体的语素窄,传承靠上下代之间的交流,由于没有文字形式,遗传的只有固定狭窄的音素,其思维如婴幼儿恐怕都是高估了。

  唯物论最多可以从无机界解释到人类出现之后的动物,人类以前的恐龙等动物,有无思维能力,有无语言和文字都说不清。而解释人类后的动物意识勉强,解释动物思维是借鉴人的生存方式。这些研究基本是现代科学的研究任务,唯物论不能比科学表现的更好。

  二.唯物论的缺陷在什么地方?

  哲学是人的思维结晶,但唯物论不从思维载体“人”​出发,而 是从预置的理念存在出发。这里的存在指物质自然,不是现代哲学的存在,也不是马克思哲学所指人的本质活动。明明是人的思索,却要冒充自然物体去推理、统御包括人的世界。其逻辑推理过程机械,尤其是关于人的存在,不依照人的发展历史和事实。这种弊端造成其哲学陷入有形有限的事物研究,与现代科学重叠并且相形见绌,逐渐为现代科学取代。

  从宇宙的起源到生命的来源,在这个科学事实的基础上,物质是第一性的论述是正确的。但越过界限,唯物论出现了谬误。思维是人类的生命特征,并不是物质自然运动的直接规定,而是人类的特殊活动=物质生产劳动造就的,是生命类活动的偶然。物质到思维不存在直线 关系,从时间上说,生命体是物质运动的结果,人源自生命类。但如果就此推导出物质第一性,思维第二性,那么绝大多数动物类为什么不具备人类般的思维?

  从人类开始了自己的征程,人即是劳动的产物,也是劳动循环的开始。人类的物质劳动终止了物质自然运动在人类身体上的顺延,并且是反物质运动,打破了无目的性物质自然运动。比如物质运动的自由落体,人类却可以使其反方向运动。人类安排物质结构和形状按照人类需要去改变。科学知识在物质劳动过程做反方向中和事后总结的过程中得到发展,借助语言文字得以传承下来。主观的想象和刻画经过无数次失败的经历才形成正确的物质自然客观知识,和生产的真确途径。作为思维范畴的主观和客观没有绝然的对立关系。 人类的思维从动物般的意识发展成思维形式是劳动的作用,从科学研究到人类学,考古学都证实了这个论断是正确的。马克思的哲学论断在科学成果之前,这证明哲学具有前瞻性,预见性,这是哲学的魅力。哲学与科学各有所长,唯物论为科学代替是由于其陷入具体的机械研究,是其发展上的缺陷和堕落遭到哲学的抛弃。

  唯物论一旦涉及人,就出现了偏离。他以人的思维假冒物性,站在无机界的角度看待问题,以物质自然为主体,论述其运动和规律。随之出现两个问题:1.由于物质是不断运动的,人的意识反映在后,思维归纳存在去伪存真过程,人对物质运动规律是滞后的,是否正确有待人类活动的检验。 ​2.物质自然体物目的运动解释不了人的有目的之活动, 人一方面受自然环境影响,一方面受社会传承的物质与思维意识影响。

  人的活动一方面是维持自身的物质需要具有客观性,一方面是传承的主观价值包括对无限追索的需求都在影响人类活动。从物质客观需要解释,是从人类起点的解释,具有始基性。而从劳动开始后,是思维与物质体共同参与的活动过程,不能抛弃人类的主观性。人类开始劳动即是客观需要,也是人类主观上改造自然体,使得它适于人类生存,需要的前提是客观的,劳动的过程存在主观意识能动地参与

  当唯物论者说世界是物质的,否定了思维的存在,用说者的思维否定了自身作为“人”的存在。​笛卡尔“我思故我在”都比这句话逻辑清晰。正确的说法是物质自然先于人类存在,人的肉体来源于物质。人存在思维,思维是人从动物类意识经过劳动发展而来,有别于动物的反射意识。【哲学如同数学般逻辑严谨,还要考虑逻辑的大前提与事实相符,不能连简单的叙述都自相矛盾,与事实不符。名人的结论不能作为哲学的大前提,只能作为有这样思想的证据,是否正确是需要我们论证的。没有一点笛卡尔精神,不能深入哲学。笔者题外话】

  三.历史观

  唯物论在解释无机界的观念正确,解释到动物时,不能全部说清;而到人,其肉体来源于物质的结论是正确的,其余结论是错误的。唯物论按其思维路线,是物质->动物->人,想用物质概念为本源解释通一切想象。解释动物还勉强,解释人和人类社会时,物质本体概念贯通不了,无法解释人类思维的产生和发展。唯物论没有观察到人的特殊=物质劳动,按物质运动逻辑推导撞墙了。

  ​人类的物质劳动终止了物质自然运动在人类身体上的顺延,以人的有思维目的之反自然运动,打破了无目的性物质自然运动惯性。劳动是满足人的客观需要,劳动过程却是主观意识能动地参与的过程。单用物质或意识解释劳动都是片面的,必须从物质与意识两方面来解释,从二者的依存、结合与和辩证方面解释物质劳动,物质本体观念无法直通。

  ​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做出了著名论断:“整个所谓世界历史不外是人通过人的劳动而诞生的过程,是自然界对人说来的生成过程,所以,关于他通过自身而诞生、关于他的产生过程,他有直观的、无可辩驳的证明。”(2014版单行本89页)“无论劳动的材料还是作为主体的人,都既是运动的结果,又是运动的出发点。”​(2014版单行本79页)马克思认可唯物论正确的地方,揭示了唯物论遮蔽的人类本质活动,正确的解答了思维与存在的千古之谜。不是物质而是人的物质劳动使得动物般意识发展成人类思维,在劳动发展的过程中,思维又促进了人的物质劳动。人类开始自己的征程后,思维与人的物质劳动相互依存,相互促进,逐渐促使了精神劳动与物质劳动的分工,发展成文明社会。金属工具,文字,私有制度成为三大标志,随后演绎成生产方式,意识形态,社会文明传承。物质与意识的彼此依存运动造就了社会的变迁,这就是人类社会的历史。

  人类成熟的语言发展成文字,把思维的基本元素,观察到的对象概念记录下来,扩展到整个使用语言文字的族群,使得一个民族内部的交流和传承畅通。历史是通过前后代人的物质和精神文明传承进行的,思维意识构成的文明是物质传承的基础和传承秩序。按照语言文字的约定传承物质,资本私有者继承占有,劳动者继承贫穷。“历史不外是各个世代的依次交替。每一代都利用以前各代遗留下来的材料、资金和生产力;由于这个缘故,每一代一方面在完全改变了的环境下继续从事所继承的活动,另一方面又通过完全改变了的活动来变更旧的环境。”(《德意志意识形态》1995版马恩选集第一卷88页)物质和思维意识传承构成了人的先天环境,每代人进入该环境参与改变环境的活动,构成了下一代人的先天环境。

  历史是人改变环境的循环,是人的物质与思维意识的彼此相依的运动。思维是社会存在的重要部分,无法排斥也排斥不掉其存在。不论社会秩序正确与否,都是依照传承的观念来构成物质传承的秩序。无秩序的动荡时期,除了物质创造和供应出现问题,也是观念混乱时期,社会观念再造的时期。大乱到大治,是物质与意识动荡到物质供给平衡与思维意识观念稳定的过程。随着近代文明的积累,生产效率呈现加速变化,是否产生新的生产方式,是新旧统治阶级对社会存在的意识程度问题。

  中国先秦,地处偏僻的西域,率兽而食遭中原文明鄙视。秦孝公奋发图强,与商鞅合作进行革命,采取了新的生产方式,新的思维意识。几代之后, 偏颇不开化的野人们成为精神与物质上强盛的民族,令中原各诸侯国屈服,争相交好。吊尾客成坐上宾,底子翻成大贡,秦帝国成为当时世界上人口和面积最多的国家,统一的语言和文字使得汉民族成为当时世界上最强盛的民族,没有之一。大秦影响了华夏两千多年的历史,这是思维意识重要的最好证明。

  公元1900​年,八国联军进北京,摧残了华夏民族的文明和精神,垃圾们都踩到了我们的头上。中国懦弱到无以复加的地步,和平一般只有五年,最多不超过十年,国土四分五裂,洋人随意驰骋。毛泽东领导的中国共产党,夺取了政权,变革了私有制的生产方式,使得人民欣欣向荣。联合国军打到国门,威胁了我们的核心利益。毛泽东为了民族,率领人民不惜与世界强国为敌并胜之,为中华民族带来了70年的和平,中国人扬眉吐气。

  中国进入文明社会后,真正的革命只有两次,一次是秦孝公与商鞅的变革,一次是毛泽东领导的中国共产党进行的变革,都是以意识形态统御的革命。第二次革命的深远影响有待时间的评估。 解释中国的历史得从物质与思维意识两方面进行,单从物质或经济方面无法解释的通。革命是否超越时代,需要具体认真的占有材料,进行物质与意识全面深入的研究,不是摘录几句名人的语录就可以解决的。

  马克思在《1844年手稿》、《费尔巴哈提纲》 和​《形态》都是从思维和物质两方面去论述物质生产到广泛实践的产生。并且多次强调,革命的发生需要两方面的条件,思维意识的觉醒和被动物质的推动。共产主义是在经济活动获得自己的实践和理论,改造客观环境与自身的改变的一致性是革命的实践,实践唯物主义是改变现实使得世界革命化。物质或生产力单调论于马克思哲学、马克思历史观不符。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批判研究是针对被动物质的研究,是特殊的结论。特殊和一般存在差异,把这样的结论作为以往的历史规律和未来普遍的规律值得商榷。

  西欧的历史发展,出自海盗的偶然性。 ​西欧海盗都是国家在背后支撑、鼓励,海盗经济引起哲学变化,科学分离和发展,机器经济的发展。今日世界格局形成与海盗和航海密不可分,这种历史的偶然无法重复。想要在中国找出西欧的社会形态的发展顺序,那是刻舟求剑,缘木求鱼 。马克思揭示的是资本私有生产方式的共性,是资本私有社会的普遍现象。从历史上说,有西欧海盗的偶然性,不是世界各国历史的共性。

  马克思从《1844年手稿》到《资本论》批判了资本私有社会对人本质的扭曲,对劳动的异化,也是对私有制的批判。《形态》中的一段话广为人知。​

  “最后,分工立即给我们提供了第一个例证,说明只要人们还处在自然形成的社会中,就是说,只要特殊利益和共同利益之间还有分裂,也就是说,只要分工还不是出于自愿,而是自然形成的,那么人本身的活动对人来说就成为一种异己的、同他对立的力量,这种力量压迫着人,而不是人驾驭着这种力量。原来,当分工一出现之后,任何人都有自己一定的特殊的活动范围,这个范围是强加于他的,他不能超出这个范围:他是一个猎人、渔夫或牧人,或者是一个批判的批判者,只要他不想失去生活资料,他就始终应该是这样的人。而在共产主义社会里,任何人都没有特殊的活动范围,而是都可以在任何部门内发展,社会调节着整个生产,因而使我有可能随自己的兴趣今天干这事,明天干那事,上午打猎,下午捕鱼,傍晚从事畜牧,晚饭后从事批判,这样就不会使我老是一个猎人、渔夫、牧人或批判者。社会活动的这种固定化,我们本身的产物聚合为一种统治我们、不受我们控制、使我们的愿望不能实现并使我们的打算落空的物质力量,这是迄今为止历史发展的主要因素之一。受分工制约的不同个人的共同活动产生了一种社会力量,即扩大了的生产力。因为共同活动本身不是自愿地而是自然形成的,所以这种社会力量在这些个人看来就不是他们自身的联合力量,而是某种异己的、在他们之外的强制力量。关于这种力量的起源和发展趋向,他们一点也不了解;因而他们不再能驾驭这种力量,相反地,这种力量现在却经历着一系列独特的、不仅不依赖于人们的意志和行为反而支配着人们的意志和行为的发展阶段。”(1995版马恩选集第一卷85-86页)

  ​在共产主义社会里,任何人都没有特殊的活动范围,消灭异己的、在他们之外的强制力量。马克思又说:“另一方面,生产力的这种发展(随着这种发展,人们的世界历史性的而不是地域性的存在同时已经是经验的存在了)之所以是绝对必需的实际前提,还因为如果没有这种发展,那就只会有贫穷、极端贫困的普遍化;而在极端贫困的情况下,必须重新开始争取必需品的斗争,全部陈腐污浊的东西又要死灰复燃。”(同上86页)这二者形成矛盾,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如何平衡二者关系,兼顾短期和长期任务是个难题。但不能扩展异化的物质力量,否则有背初衷。【笔者认为毛泽东《关于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谈话》对此有深入的见解,同时关于思维与存在的差异性、滞后性研究是个特色,对偶然与必然性研究有发展。对管理者与劳动者的关系,缩小二者差距走向同化是对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创新和发展。但中国学术界对其哲学性研究不够重视,甚至是忽视的。】

  ​现代物质本体论的历史观,把马克思研究资本私有的特殊社会结论​拆解,把人们创造的物质作为解释社会变迁的唯一因素。进一步把此概念绝对化并推动出线性公式,像多米诺骨牌,抛弃了思维意识的作用。这样的结论与资本私有的社会实践和理论有异曲同工之妙,或者说这就是异化实践的理论,与资产阶级的经济学家走到一起了。

  物质本体论是一根筋,没有辩证法。现代唯物论借用的是黑格尔的辩证法​,整合起来是个大杂烩,驴唇不对马嘴。此处简单分析介绍一下黑格尔辩证法。 ​

  四.客观唯心论及其辩证法的缺陷​

  黑格尔力求思维和存在的和谐、无矛盾​的统一,希望不走唯物论的消元思路,避免成为一元论。但他受思维与存在传统规定的影响,实质上从预置的思维观念开始。他把自己的哲学叫做认知的科学,其哲学和辩证法受思维本体的影响,由此造成致命的缺陷。他看到了一切人类本质活动,却丢掉了至关重要的劳动物化作用,只是看做中介。在哲学归纳时,连中介的形式都抛弃了,形成思维与存在的相互直通道。其辩证法只是总结了人的思维意识活动,没有概括人类的物质劳动。人类根本分工后,他只关照了精神,错过人的物质活动。其辩证法不能全面概括人的本质活动,对人类社会历史做出偏颇的解释和归纳。

  黑格尔的客观唯心论把人看做是劳动的结果,这一点是正确的。但他从思维一端开始,把劳动视为思维的中介,完成了意识到思维的循环。然后无视劳动的物化于对象的结果,抛弃了中介,得出了意识可以直接到思维,意识的对象是思维的结果, 也就是说思维可以直接变换为物质。物质变思维是经过劳动而来,黑格尔论述正确,但思维直接变为物质而不经过劳动,是黑格尔哲学的根本缺陷。他的辩证法是客体认知范畴的,而不是人类活动的全面本质论述。他看不到改变世界是人的思维与身体力量的结合,精神劳动与物质劳动结合起来才能改变人类的自然环境与社会环境。他的正义,道德与伦理只能在学院和书斋里喧嚣。

  马克思的哲学并不是与唯物论和唯心论截然对立的,而是吸取精华的超越。马克思用物质劳动统筹了思维与存在的对立,他在科学的基础上关注的是人类的存在和发展。他没有把精力分散到个人感兴趣的自然科学与社会学上,全力研究人的现实存在与理想分裂的问题。这种精神值得全人类尊崇。博学的知识和广阔的胸怀,使得马克思没有陷入思维与存在的盲区,从工人的现实生活中破解了思维与存在的壁垒, 开创了劳动本体,​为人类哲学树立起了现代化的里程碑。

  马克思的唯物辩证法是人类本质活动的阐述,是与物质前提链接的物质劳动,是从事物质生产及交往的人们在改变自身的环境的同时改变着自己的思维及其结果​。​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