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三大复兴 > 社会主义复兴

与何新老师商榷经济落后国家能不能建立真正社会主义

作者:陈朝文 发布时间:2018-08-10 08:50:24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何新老师:您好!

  您的“马克思一个极其深刻的历史观点”帖子,我认真拜读了。

  您的基本观点是:俄罗斯、中国,经济相对落后,废除资本主义的物质条件尚未形成,没有建立真正社会主义制度的经济条件,所以,社会主义革命只能是短暂的胜利,迟早要失败,必须补资本主义充分发展阶段。我小民一个,实难认同您的这一观点,为了辨明真理,就斗胆向著名学者您提出来商榷这个问题。

  一、马克思的以下论断是指人类社会制度更换的一般规律

  “当使资产阶级生产方式消灭的物质条件尚未形成以前,即使革命阶级暂时地推翻了资产阶级的政治统治,它的胜利也只能是暂时的”。

  “如果资产阶级实行统治的经济条件还没有充分成熟,即使从政治上推翻了君主封建制也只能是暂时的。总之,政治权力从属于财产权力,财产权力决定了政治权力”。

  “我们判断一个人不能以他对自己的看法为根据,同样,我们判断这样一个变革时代也不能以它的意识为根据;无论哪一个社会形态,在它们所能容纳的全部生产力发挥出来以前,是决不会灭亡的;而新的更高的生产关系,在它存在的物质条件在旧社会的胎胞里成熟以前,是决不会出现的。"

  1、马克思主义学者对以上论断有符合作者原意的解读

  马克思主义学教授郝贵生教授,写的“究竟如何理解马克思的“两个决不会”思想?——警惕有人借纪念《宣言》贩卖私货”文章,认为马克思的“两个决不会”思想,是指所有的社会形态都必须遵循社会基本矛盾运动的客观规律。马克思这里没有一丝一毫的具体评论资本主义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矛盾运动如何如何,只是作为阐发唯物史观社会基本矛盾运动规律的思想的不同的语音表述方式。实际是对唯物史观生产力与生产关系原理的又一种不同的表述方法,而非关于资本主义现状的具体表述。

  因为“两个决不会”是指“无论哪一种社会形态”,也就是人类社会制度更换的一般规律——人类社会的物质生产力发展到一定的水平阶段,就是整个人类社会制度更换的物质条件具备了,可以开始社会制度的更换革命,但一个国家的社会制度这时更换不更换,又由他的特殊性即无数的具体情况来决定。

  2、物质条件形成是一个笼统的概念,不可能有多少量才能出现新社会制度的标准

  “物质条件尚未形成”,“经济条件还没有充分成熟”。物质有多少数量的概念,经济也有多大数量的概念,但经济发达、落后就是比较而言的笼统概念,不可能有一个零界点。对社会制度更换来说,也不可能有,物质条件量多大了,旧社会制度才能被废除、淘汰,新社会制度才能产生出来,不可能有一个具体的标准,只能是一个笼统的概念。

  3、“物质条件形成”就是生产力与生产关系出现严重冲突

  马克思在这篇序言里,“两个决不会”这段话之前有一段大家耳熟能详的话:“社会的物质生产力发展到一定阶段,便同它们一直在其中活动的现存生产关系或财产关系(这只是生产关系的法律用语)发生矛盾。于是这些关系便由生产力的发展形式变成生产力的桎梏。那时社会革命的时代就到来了。”

  这就是人类社会制度更换的基本规律。后面是马克思对这一基本规律的补充和强调要注意的问题:不能把具体生产变革看成社会生产关系要求变革。社会政策大调整,就是“人们借以意识到这个冲突并力求把它克服”。判断变革时代是不是到来了,主要看生产力与生产关系之间的现存冲突。下结论社会革命时代到来了要慎重,“两个决不会”。社会明确提出制度变革任务,就说明解决它的物质条件基本形成。

  马克思的名言:“手推磨产生的是封建主社会,蒸汽磨产生的是工业资本家社会”,就说得更简洁。社会大量使用手推磨,就是封建主义制度产生的物质条件基本形成,经济条件成熟。社会大量使用蒸汽磨,就是资本主义产生的物质条件基本形成,经济条件成熟。

  就资本主义制度来说,越来越严重的周期性经济危机,就是资本家雇佣者生产关系和生产力严重冲突,就是人类社会这次社会革命时代到来了。

  二、俄罗斯社会主义惨败根本原因不是物质条件问题而是半途而废

  社会主义事业的最终目的:无剥削、无阶级;人民成为社会的真正主人,当家作主决定社会的所有重大问题;国家开始自行消亡的崭新社会。

  党掌握执政权,并不是社会主义事业的最终目的,而是为了实现最终目的——其中一项最终目的就是阶级消灭后,政党存在的根据就没有了,政党也就自行消亡,就终结了国家、政党政体。毛主席在《矛盾论》里写得清清楚楚:“巩固无产阶级的专政或人民的专政,正是准备着取消这种专政,走到消灭任何国家制度的更高阶段去的条件。建立和发展共产党,正是准备着消灭共产党和一切政党制度的条件。”

  只有生产资料社会、集体所有制,“自由人联合体”企业体制,才能彻底消灭剥削、阶级。但生产资料社会所有制,又是不能直接从私有资本制变革而来的,只能用一种生产资料所有制、经济体制过渡而来。国有国营就是完成这一过渡任务的所有制、经济体制。谁都不能否定它属于国家资本主义的范畴,就明确它不是事业的最终目的,只能是临时过渡性的。

  但苏联东欧共产党,却把过渡性的党执政政体、国有国营经济体制,认定为就是事业的最终目的,船靠码头车进站。这是对事业最终目的的健忘、背叛,是对劳动人民彻底翻身解放承诺的背叛;自己就成了窃取社会主义革命政治、经济胜利成果的“红色贵族等级特权集团”,完全脱离人民群众。结果一夜之间,就被赶下了台,腥风血雨奋斗了几十年的社会主义事业,顷刻就被颠覆而完全失败。

  您却说,“俄罗斯有没有可能在资本主义经济不成熟的社会基础上建立社会主义制度?不可能,事实也没有。实际建立的新制度,是斯大林主义模式的红色贵族等级特权制度”。

  我也认为,是“贵族等级特权制度”葬送了苏东社会主义。民众都痛恨“贵族等级特权制度”,可以说,“贵族等级特权制度”葬送了苏东社会主义,是民众的共识:

  我们的分歧在,“红色贵族等级特权制度”是怎么来的,无产阶级政党怎么能制定、实行“贵族等级特权制度”呢?您认为是“资本主义经济不成熟”造成的。恐怕您也不能进一步说清楚,“资本主义经济不成熟”,是怎么产生出“红色贵族等级特权制度”的。

  我认为,这与资本主义经济成熟不成熟没有什么直接的关系。而是健忘、背叛了社会主义事业的最终目的,把成千成万人斗争取得的政治、经济胜利果实窃为党的私利的必然——自己掌握着社会经济、政治大权,坐江山,享受特权多好,自己又掌握着社会的喉舌,编造出千条理由说,社会只能这样,这样好得很。

  假设资本主义经济很成熟的西方发国家进行社会主义事业,如果他们把党执政、国有国营当成最终目的,就是老子坐天下,当国企的老板,很有可能还是“贵族等级特权制度”,迟早社会主义还是要被颠覆。

  苏俄开始消灭剥削的历史也证明,它社会制度变革的物质条件已经形成,消灭剥削,建立真正社会主义制度的“社会工程”是可行的——短短二十多年的时间,俄罗斯经济,就从落后的农业国发展到世界第二的经济大国,经济强国,科学技术大国,军事强国,成为消灭武装到牙齿的法西斯的主力,主战场。

  苏俄建立真正社会主义制度的事业是失败了,这是历史事实。总结失败的主要原因应该具体分析,严谨论证,说清道理,人们才能点头赞同;不能只有因为物质条件没有形成,经济条件不成熟的结论,而没有人们信服的严谨的论证。

  我认为,如果真是这个主要原因,它就不可能夺取了国家政权,开始这一伟大而艰难的社会事业。是完成了第二阶段的任务后,失败了的;把主要原因归结于条件还没有形成,经济条件还不成熟,就有点牵强附会,人们就难以接受。

  我的结论,苏联东欧社会主义事业惨败的根本原因,并不是您说的,“资本主义经济不成熟”,建立真正社会主义的物质条件没有形成,经济条件没有成熟;而是犯了健忘、背叛社会主义事业最终目的,把中间阶段的目的当成最终目的严重错误,也就是毛主席一再强调的路线问题,半途而废的严重错误路线造成苏东剧变。这是世界社会主义事业的深刻教训。

  如果苏东社会主义事业,一直是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杰出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在领导,坚定不移地朝着彻底消灭剥削、阶级、等级制度,人民成为社会的真正主人,当家作主决定社会的所有重大问题,国家开始自行消亡的崭新社会目标奋斗,到现在,可能“红色贵族等级特权制度”就基本消除了,基本上是无剥削、阶级、等级,人民政治制度、政体当家作主的的社会,真正的社会主义制度社会就在眼前了。

  三、断言半殖民地半封建大国不能建立真正社会主义制度的理由空泛

  您断言半殖民地半封建大国不能建立真正的社会主义制度,给出的理由,就是前面讨论了的马克思关于人类社会制度更换革命一般规律的论述。这对一个具体国家能不能大变革成真正社会主义制度的可行性报告来说,就显得空泛了。

  要论证这个国家能不能大变革成真正的社会主义制度,就要先明确,什么是真正的社会主义制度。但您并没有论证明确这个问题。什么是真正的社会主义制度都没有搞清楚,论证可行还是不可行的项目对象都没有搞清楚,就结论它不可行,就是官僚主义很不严谨的论断,报告的可信性就要大打问号。

  我理解,真正的社会主义制度有以下五大要点:

  1、没有今后也不会出现剥削;

  2、没有今后也不会有阶级;

  3、人民成了社会的真正主人,当家作主决定社会的所有重大问题;

  4、国家、衙门、官员开始消失;人民民主即真正民主的社会;

  5、社会几乎没有犯罪,是夜不闭户路不拾遗的社会。

  核心是第一要点,没有今后也不会出现剥削。

  所以,论证半殖民地半封建大国建立真正的社会主义制度的可信性报告,主要是论证,它可以还是不可以逐渐彻底消灭了剥削。

  您认为它现在不可能建立真正的社会主义制度,就是认为,现在不能消灭剥削。

  我却认为,现在是完全可以逐渐彻底消灭剥削的。这有开始消灭剥削的历史证明:

  农村消灭封建地租剥削,实行集体所有制的“自由人联合体”生产,经营,十年就新生养了一个美国的人口:1962年,6、7296亿,1972年,8、7177亿,十年增加两亿人口。

  有人拿1959-1961年的严重经济困难来嫁祸于它——造成严重经济困难的主要原因并不是它,而是严重的自然灾害,国家领导犯了冒进、违背发展经济规律的严重错误,就是有人说的,三分天灾七分人祸,也与集体所有制没有多大的关系。

  有人又拿那时吃得不好说事——把农业生产力低,新生人口太多的根本原因嫁祸于它。

  开始消灭剥削后,国家工业、国防、科研等取得了巨大的发展成就,这有历史记录在案,这里就不再详细论述。有人说经济到了崩溃的边缘,完全是睁眼说瞎话,无稽之谈。

  可能您说的意思是,由于物质条件还没有形成,经济条件还不成熟,封建贵族等级特权制、资本贵族等级特权制,并没有废除除,而变成“红色贵族等级特权制度”而继续。

  我认为,开启消灭贵族等级特权制度的事业以后,出现“红色贵族等级特权制度”,短时间内是正常的——符合它的过程规律,它有几千年的历史,消亡过程可能需要几十甚至上百年的时间,共产党执政后必然还有它的尾巴。但如果长期都是这样,认为社会永远都是这样的政治关系、结构关系,就是反动了,就是社会主义事业背叛了自己的最终目的,修正主义为不能消灭阶级、等级制,人类社会永远是阶级、等级的社会。

  这与物质、经济条件没有什么关系,根本原因还是无产阶级革命政党堕落成了资产阶级的政党,继续旧社会制度,旧政治关系,成了政治、经济官僚利益集团。这是世界社会主义运动跌入谷底的一个重要原因。

  我们假设一下,如果是开国领袖或者是周总理在继续领导社会主义事业,继续无产阶级专政下革命,动员人民群众向官僚特权开战,现在就不会是“红色贵族等级特权制度”,社会就不会有贵族,官员就几乎没有特权,就不会有明显的官民隔阂、矛盾,就是人人基本平等的社会。党和人民一起,实践、总结、调整、再实践、再总结集体所有制、国有国营体制的发展、完善等问题;集思广益发展社会经济问题。这样前进、发展几十年,到现在,剥削、阶级就基本消灭,就是人民在党的指导下当家作主的社会,就是人人生活无忧无虑的社会。就看到真正社会主义制度大厦的模样了!

  所以,您的“中国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经济制度的基础上有没有可能建立真正的社会主义制度?也同样是不可能的”的观点,就是错误的,悲观的,是机械论的人类社会制度更换不能跨越“卡夫丁峡谷”的观点,是对美洲、欧洲社会制度更替历史虚无主义的观点。

  话有不敬的地方,清原谅!

 

  陈朝文

  2018/8/9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