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三大复兴 > 社会主义复兴

梅子:僵尸企业及其他,吸血,谁吸谁的血?

作者:梅子 发布时间:2018-07-13 08:26:09 来源:新浪博客 字体:   |    |  

  什么叫“僵尸企业”?也不知有多么邪恶的人、抱着多么恶毒的心理、怀有多么罪恶的目的,这才把国企与“僵尸”相联系,以便消灭所剩不多的社会主义残余,大搞修正主义,扶持资本势力。

  百度。百度。才知所谓“僵尸企业”是指已停产、半停产、连年亏损、资不抵债,主要靠政府补贴和银行续贷维持经营的企业。

  百度。百度。才知所谓“僵尸企业”不同于因问题资产陷入困境的问题企业,能很快起死回生或转产,或低价乃至零价格转让给个人,僵尸企业的特点是靠“吸血”生存的长期性、依赖性,而放弃对僵尸企业的救助,社会局面可能更糟,因此具有绑架勒索性的特征。

  百度。百度。才知所谓“僵尸企业”皆国企而再无其他性质的经济成分,难道没行政和事业单位靠“吸血”存活?难道非公企业没“僵尸”?难道世界上有哪个政权想主动摆脱放弃人民对它的依赖性和长期性,进入太空自己玩且玩得很好还越来越好?难道卸磨杀驴后再冲它泼几盆脏水污名化就能摆脱财政对下岗工人的养老责任?想不通共和国搞了这么多年是怎么走过来的,当初赤手攥空拳,要啥没啥,连盒火柴都造不出,外有强敌环伺,对内百废待兴,这才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这才好不容易站稳了脚跟,打好了基础,这才从重重封锁中突出重围,建立健全了各部类乃至各部类中各小类工业企业,这在全球独一份,完全打好了现代工业化基础,基本实现了工业化改造,哦,对所有这些业绩及功臣,全都靠“僵尸”二字一风吹,当你第十个馒头吃饱后,前九个馒头就不算数了?

  再不用百度,我现在租住食品厂宿舍,这还是他们领导家,副职,两室一厅,约六十平米。食品厂就是典型的“僵尸企业”,却也曾经是本县效益最好的企业,听老寒说,当年年轻人分配工作,首选就是食品厂,次选酒厂,再次工艺美术厂,待遇高,福利好,实在进不去才进政府进事业单位,但却没想到“辛辛苦苦几十年,一觉睡到解放前”,当年的功臣成了负担,当年的企业成为“僵尸”,当年的主人公长期靠“吸血”生存!听老寒说,当年食品厂生产点心,主要是长条饼干和桃酥,便宜,好吃,招商引资只两次,就搞没了,第一次引进生产线扩大生产规模卖不出去,第二次搞资本运营负债累累,于是乎启动下岗,财政摆脱责任,工厂基本被掏空!听老寒说,当时有关系的调走了,有头脑的发财了,只剩下平头百姓,被光荣“吸血”!

  再不听老寒说什么,我自己有嘴有腿有眼睛,这栋楼由于年久失修,早已是危房,送水每天半小时,电机坏了常停水,停电已成为家常便饭,冬天没有暖气,不是住户全都装不起,而是有几户确实装不起,财政补贴也装不起,这就没有办法了。为什么平时不供水?地下管道用久了,渗水严重,全天候供水,肯定造成损失;为什么常常停水?没钱买备用电机,而电机常常被烧坏,烧一次,缠一天,次日还得拉出去烤,等到烤过才能用,就起码停水两天了;为什么常常停电?电线三十余年没换,有的地方因磨损早已裸露,一不小心就连电短路,而所有线路都通着,哪怕只一家连电,就毫无预警地全都摸黑。

  把这些必备的生活设施配套完毕很贵吗?地下水管约6万,全厂每家分摊580元;备用电机3000元,每家分摊28元;更换电线4万多,每家分摊400元。以上三项,也不过每家负担1008元,不多啊,可你能够想象吗?就为省点儿水费,居然起码有八成住户的年轻人一大早跑去中学上厕所,年长者索性屙进塑料袋,起床后扔掉!因为有孩子,我们家生活不错,餐餐有荤有素,加之老寒抽烟喝酒嗜烟酒,这就让他们很吃惊,正因此,老寒常常被规劝,把烟酒花销降了降,戒不掉,可我注意观察了,全厂只一位每晚都喝上二两,却没有一个抽烟的!西邻被骗一万多,时不时争吵,那还是闺女孝敬的钱!

  对这家所谓“僵尸企业”我调查了一下,1997年食品厂停产但没破产,职工失去了所有待遇,政府没补贴,工厂有厂区用地10亩被银行查封没法变现,对外有两宗经济纠纷,标的不大。全厂原来有171名职工,现22人过世、31人调走,登记在册仅118人,其中60岁以上62人,60岁以下56人,却普遍已过40岁,能全额交保的只有9人,打工或做生意,他们绝大多数月收入在3000元以下。打工主要是看大门,少数去商店或工厂,在工厂打工月薪应该能过4000元,在商店绝对在3000元以下,看大门1000出头;做生意主要卖小吃,由于紧靠中学,生意不错,学校里出台规定后,基本就给砸了饭碗。在这里最让人舒服的是人心淳朴厚重,邻里关系,绝对融洽。

  至于居住,本厂住楼房者仅20户,其余住四十年前建造的砖瓦房,低矮破旧,斑驳陆离,墙皮大面积被风蚀脱落,阴森恐怖,角落里杂草丛生,走进去能想起破败的乡村,甚至能想起旧社会,我则想起一首诗,标题叫《老屋一样的心情》,这是老寒年轻时的旧作,很短,而面前这些老住户的苦难还注定很长。接下来再说住楼户,这是本县第二座楼房,应该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初建造,砖混结构,板子楼,在九十年代交钱搞了房改,一楼住正副厂长书记和一位资格最老的老师傅,带小院,二、三、四楼住职工,户型与面积与一楼完全相同,区别在于没小院,另一个区别在上边三层的阳台有不少裸露着红砖,一楼没有,即便有也看不到,有大门挡着。大门外可扎堆聊天。

  对下岗工人的苦难去年冬感受颇深,上头一纸公文,严禁住户烧煤,于是乎城里查烟囱、城外查煤站,好一通追杀,把煤炭一股脑赶到乡下,乡下也禁煤,因生意生存于地下状态,价格烂贱,这时左邻右舍发愁了,天寒地冻,孩子读书,我们家能给孩子开空调,可没有空调的怎么办?解决办法是供暖,供暖必须铺管道,还不近,每户由财政补贴6000元,自己再掏9000元,就能供暖,但是有部分家庭不是抗拒,而是没有,这就带来问题了。好在这个政策被执行的时间不长,山西抓人,北京叫停,煤价忽地上去了,倒霉的还是老百姓。

  还有这么一件事:大年初五,房东的弟弟来我家,进屋就指着老寒道:“记着我的话,抽烟喝酒,你还活十年,十年后的这一天你就死了!”听此言大惊失色,这人我们不认识,眼下过节,他怎能这么说话?正疑惑间,他教导老寒:“你们这些下等人啊,抽烟只能抽劣等烟,喝酒只能喝勾兑酒,不影响寿命才奇怪!”待我们弄清楚来者的身份,他哼了几声就走了。我东邻的东邻是副厂长,按辈分应该喊叔,这位不速之客,也不例外,因为他姐就喊叔,但是,我这么一说叔就笑,他们家的阿姨道:“喊叔?他一见你韩叔就训斥说,老韩啊,好好的一座工厂,你怎么把它搞熄火了呢?”对此,我真是无语。

  大形势变了,政策变了,这就没有办法了。县食品厂起死回生无望,只有两家好过,其中一人在济南搞企业,由普通工人成功转型为民企老板,富了起来;另一人是厂长兼书记,每月能收门面钱以充不时之需,留守拿钱,名正言顺。还有几家完全靠孩子支撑,孩子成功,当父母的过得去,养一个县长,得一家银行;苦就苦了年龄相对较小的一批,孩子大了,收入微薄,大部分收入用在孩子身上。

  如果说这些人吸血,那么我问:谁吸谁的血?奇怪啊,明知颠倒是非、混淆黑白,咱能找谁说理去?谁能给咱评评理?

  工人阶级领导一切,并不是工人阶级被剥夺一切,包括声誉!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