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中心 > 网友杂谈 > 正文

盛世穷人谈:千年古镇的新面貌

作者:老愚民  更新时间:2019-05-21 09:45:07  来源:民族复兴网  责任编辑:石头

  本镇确系千年古镇,这毋庸置疑;老愚民写过好几篇关于本镇的小文了,在此不再重述。今要写的是“千年古镇的新面貌”。

  自前年开始,政府(省政府、市政府?不详,也轮不到老愚民这样的老百姓去打听,就算知道了,亦无意义。)拨款,由镇政府负责并雇用泥瓦工修缮那些破败不堪的或清朝或民国年间遗留下来的房屋,修缮后尽量保持原来的面貌。到了去年大约是一季度过后,开始整修河沿围栏、沿河道路,河沿边修筑了古色的围栏,所谓古色,就是用古色的油漆涂上去的。原来沿河居民摆放在河边的杂物被悉数清尽,所种植的植物也同样被挖除,当然,1000米左右的河边还是保留了几棵大树。沿河大路则浇成了柏油马路。又在河边立起了led景观照明灯。从今年开始,给家家户户面朝城河的墙壁刷上了我叫不出是何种颜色的涂料。这真是鸟枪换大炮——旧颜换新貌了!

  应该说、也必须承认,这是件好事。

  但有一次镇、村有关人员来视察,发现老愚民的墙门边还堆放着一批砖瓦,便叫我尽快搬掉,说是有碍观瞻。老愚民频频点头,表示服从命令。与此同时,老愚民也发了一问:“这河水的颜色太有碍观瞻了,是否也应该治理治理呢?” 答曰:“这是历史遗留问题,我们也无法子,理解一下吧。”

  我又道:“历史遗留问题?您知道这条河是哪一年开始被严重污染的吗?您不知道!不怪您。这还要追溯到上世纪80年代中期,也就是从那时开始,这条河里的水渐渐变色了,变成灰色,再变成浅黑色,而且臭气四溢。因为集体没了,农船用不上了,河里便长满了水浮莲,最大的达到近2米高,于是河水越来越臭。集体化生产时,生产队每年几次都会捻河泥,就是河底的淤泥,里面有两岸居民洗菜淘米时留下的东西,是很好的农家肥,专门用在稻田里。生产队没了,谁还捻河泥呢?......几年前村上用过‘水浮莲治理污水’方法,就是在用毛竹绑成的方框内放入水浮莲,起效果了吗?可想而知,治污水有这么简单吗?!”

  “相互理解吧!”他仍这么说。

  但无论如何,老愚民是无法理解的。

  说当年搞大跃进是“头脑发热”,“违反‘什么’规律”,那么,搞改革时为什么不汲取经验教训?

  ......

  何谓“古镇”?即需保留古迹,且连大街也须呈现着古店古铺,街路也是“古”的,还需留有旧时的文、武衙门,城墙,校场,庵、庙、殿,古树,古亭……上面这些,本来是都有的,但如今均不见踪影了,所以再叫“古镇”,是真正的徒有虚名矣;再就是让来游者觉得枉费金钱空耗生命。

  ZJ省已经进入了汛期,一场场大雨甚至暴雨过后,总会见满河的水急匆匆地流向城外,一直到达它的归宿处——杭州湾。然而,污水却总是流不尽的,只能望河而郁郁寡欢,因为,在河边已经住了66年的我,要割断与这条河的情感谈何容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啊!

  2019.05.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