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中心 > 历史经典 > 正文

人民军队战旗妍

作者:夏明星    更新时间:2020-09-17 09:06:26  来源:人民政协报  责任编辑:石头

       军旗,又称战旗,是一支军队的灵魂和象征,也是激励全体官兵团结战斗的精神旗帜。1927年9月,毛泽东领导湘赣边界秋收起义,创建了中国工农革命军,开始了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的伟大实践,从中诞生了人民军队的第一面军旗——工农革命军军旗。

  从工农革命军军旗到中国工农红军军旗,再到中国人民解放军“八一”军旗,人民军队军旗样式与时俱进,深刻凝聚了中国共产党不同时期的武装斗争历史,充分展现了人民军队为人民的百战百胜雄姿。

  “以斧头、镰刀为标识,与国际旗同”

  1927年8月1日,在中国国民党向中国共产党挥舞屠刀之际,中共毅然发动八一南昌起义,打响了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第一枪。当时,出于争取、团结“国民党左派”的考虑,起义部队仍沿用国民革命军第二方面军番号,仍然使用国民革命军陆军旗帜。

  同年8月7日,中共中央在武汉召开紧急会议,确定了开展土地革命和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总方针,决定在群众基础较好的湘鄂粤赣四省发动农民举行秋收起义(当时叫暴动)。会后,毛泽东受命以中央特派员身份,回湖南传达八七会议精神,领导湘赣边界秋收起义。《毛泽东传》记载:

  他从八月十八日起出席在长沙市郊沈家大屋召开的湖南省委会议。对会议讨论的几个主要问题,他都发表了重要意见。第一,举什么旗的问题。南昌起义时,打的是“国民党左派”的旗子。八七会议作出的是同样的规定。中共中央还认为,湖南国民党左派的下级党部比任何省要有基础,更需要团结他们共同斗争。毛泽东坚决主张:湖南秋收起义时“我们应高高打出共产党的旗子”,不能再照八七会议规定的那样打“左派国民党旗帜”。

  1927年8月20日,毛泽东以中共湖南省委名义致信中共中央,强烈建议改旗易帜:

  我们不应再打国民党的旗子了。我们应高高打出共产党的旗子,以与蒋(介石)、唐(生智)、冯(玉祥)、阎(锡山)等军阀所打的国民党旗子相对。国民党旗子已成军阀的旗子,只有共产党旗子才是人民的旗子(帜)。

  1927年8月30日,中共湖南省委成立前敌委员会,作为湘赣边界秋收起义的领导机构。根据毛泽东“我们应高高打出共产党的旗子”指示精神,秋收起义前敌委员会把设计军旗的任务交给了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第一团。团部参谋何长工、副官杨立三接受了设计军旗的具体任务。何长工曾在法国勤工俭学过,见过苏联红军军旗,他认为可以大胆借鉴,苏为中用。他模仿苏联红军军旗(上有五角星、锤子、镰刀)的样式,以斧头代替锤子,设计出有五角星、斧头、镰刀的红色军旗:旗底为红色,象征革命;旗中央为五角星,白色,代表中国共产党;五角星内有黑色斧头、镰刀,分别代表工人、农民;靠旗裤一侧,缝有一条白布,上面用黑布缝写着繁体的“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字样。全旗的含义为工农革命军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工农革命武装。

  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的军旗设计好后,何长工、杨立三找来数十名裁缝,突击制作了100面,标识不同的部队番号,下发到各团、营、连级单位。9月9日,该师指战员高举着庄严的军旗,参加了秋收起义。这面军旗横空出世,成为湘赣边界秋收起义部队的重要标志,“高高打出共产党的旗子(帜)”。晚年,何长工对此仍然自豪不已:“由我负责设计并制作了中国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的军旗,鲜艳的红旗中间一颗大五角星,星中是镰刀和斧头的图案,紧靠旗杆有一条十厘米宽的空白,上写着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的番号,十分威武、漂亮。”

  对于这面一目了然、通俗易懂的军旗,毛泽东非常认同,他在《西江月·秋收起义》一词中欣然写道:“军叫工农革命,旗号镰刀斧头。”

  湘赣边界秋收起义后,全面革命形势迅速高涨,中共中央意识到“改旗易帜”的重要性,决定放弃“国民党左派”的旗帜。1927年10月15日,中共临时中央政治局南方局书记张太雷主持召开南方局与中共广东省委联席会议,提出南昌起义部队应改称为工农革命军,“一律废除青天白日旗,改用红旗,以斧头、镰刀为标识,与国际旗同。”同月,中共中央同意张太雷的“改名易旗”提议,并先后指示有关单位“改名易旗”。

  1928年1月,在朱德、陈毅率领下,南昌起义部队余部向湘南宜章县境开进,举行了轰轰烈烈的湘南起义。粟裕回忆:

  在(宜章)全城军民一片欢腾声中,伪县政府门前的国民党青天白日旗被扯下来了,标志着工农革命的红旗高高升起。我们部队也正式打出了“工农革命军第一师”的红色军旗……

  1928年4月,秋收起义部队、南昌起义部队会师井冈山,共同高举“旗号镰刀斧头”的军旗,让这一样式的军旗得到中共中央首肯。同年5月25日,中共中央颁布《军事工作大纲》,指示:在红色割据区域所建立之军队,可正式定名为红军,取消以前工农革命军的名义。由工农革命军改称红军后,各部军旗的样式,除旗裤上所写的部队标识文字改变外,“旗号镰刀斧头”没有变动,可以说是“军叫工农红军,旗号镰刀斧头”。不过,各根据地红军由于相互协同行动较少,联系不便,军旗的样式、尺寸仍然不统一。

  “红旗指向哪里,战士们就杀向哪里”

  随着全国各地红军的发展壮大,正规化建设也逐步提上议事日程。1930年4月,中央军委发出《关于红军各级军旗的规定的通令》:“各级军旗一律用五星红旗,星内排列镰刀斧头之国际徽,旗用大红色旗;中央为五星,五星为白色;中为镰刀、斧头交叉排列,镰刀斧头用黑色;旗之右边镶白布长条书写番号。”“旗上有‘全世界无产阶级联合起来’字样。”

  与第一面军旗设计方案相比,通令进一步明确规定了旗帜尺寸、颜色、斧头的样式、刃锋在图案上的方向(即镰刀、斧头皆柄向下,二者锋刃相对,刀右斧左),增加了旗须与文字的横标。同年5月,中共中央在上海召开了全国红军代表会议,会议颁布了《中国工农红军编制草案》,在规定正式使用中国工农红军称谓的同时,再次重申了中国工农红军的新军旗样式。

  1930年式红军军旗,经过了两次中央文件确认,体现了相当的权威性。这是土地革命时期红军使用最广的一种旗式。

  1930年起,大批留学苏联同志投身红军队伍,他们认为锤子才是现代产业工人的象征,反复建议以锤子代替斧头。1931年3月18日,中央军委颁布了《苏维埃和群众团体红军旗帜印信式样》。式样对军旗样式作了新规定,变化较大:旗幅上不再有“全世界无产阶级联合起来”的字样;五角星,由白色改为金黄色,顶角向上,单独置于旗幅内上角;黑色镰刀、斧头改为金黄色镰刀、锤子,镰刀、锤子相互交叉,基本位于旗幅的中心位置,镰柄向左下,锤柄向右下,镰尖、锤顶均向左上方的五星方向;除去旗裤一边外,另外三边均有旗须;旗裤为二寸三分宽的白布,用以书写部队番号;以旗须颜色(红、黄、黑、白、蓝、绿)区分部队属性(步兵、骑兵、炮兵、工兵、辎重、医院);旗顶为梭镖,带须。此外,还规定了授旗范围和红军各级旗帜规格:中央军委为5.6×4市尺,军团为5×3.6市尺,军为4.4×3.2市尺,师、团为3.8×2.8市尺,营、连为3.2×2.4市尺。

  式样还规定了地方武装的军旗样式,基本采用的是秋收起义时工农革命军样式的旗帜,只是把斧头改为锤子。同时规定了不同建制的地方部队所用旗帜的尺寸大小。把地方武装的旗帜作为一项专门内容予以规定,这在人民军队历史上也是第一次。

  红军上下皆知军旗可以凝聚军心士气,因此要求战场上红旗不倒,掌旗员前仆后继。1931年9月6日晚,中央苏区第三次反“围剿”后期,红一方面军总部决定发起高兴圩战斗,吃掉位于该地的蒋鼎文独立旅,时为红3军第7师第19团机动战斗员王新槐将军亲历此役:

  我们十九团的突击队冲在最前边,掩护着团部掌旗员老张同志。那时的掌旗员很不简单,是经过严格挑选的。因为有明确规定,战旗是不许倒的,无论部队行进还是休息,战旗到那里,部队就到那里。战旗是胜利的象征。老张高举着我团战旗,引导全团奋力向前。大家斗志高昂,喊着杀声冲向敌阵。敌军阵地动摇了,但敌人仍在作垂死挣扎。为阻止我军进攻,敌人的火力密集地射向这面战旗。旗手老张往山坡下冲了十几步:被敌人的子弹击中头部,倒在血泊中。

  这次战斗,我这个机动战斗员的任务是跟在战旗后边,当护旗员。当我看到老张中弹时,就一个箭步蹿上去,接过战旗,右手握着旗杆,左手撑着崖壁,继续向坡下冲去。眼看就要冲到山下的那条小河边了,突然觉得左上臂被猛捶一下,左手就不听使唤了,人也跑不稳了。战旗刚要在我手中低垂,身后的一位战士主动接过去,将战旗高高擎起,继续前进。

  红旗不倒,冲锋不止。对此,许多开国将军留下过回忆。1931年12月下旬,红四方面军发起的黄安战役进入关键阶段。援敌一度爬上嶂山顶峰,直逼红11师指挥所,方面军总指挥徐向前下令反击。亲历此役的秦基伟回忆:

  掌旗员高举着红旗,哪里敌人多就向哪里前进。红旗指向哪里,战士们就杀向哪里。有的同志负伤了,包一包伤口,又继续追击。有的同志子弹打光了,捡起敌人丢下的枪继续向逃跑的敌人射击。逢山爬山,遇河涉水,一口气追出十五里,收复了我们的第一道防御阵地桃花镇。

  1934年2月1日,第二次中华苏维埃全国代表大会通过了关于国徽、国旗及军旗的决定。大会上,毛泽东就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国徽、国旗与中国工农红军军旗式样,向全体代表作了说明,并由林伯渠宣读了《关于国徽、国旗及军旗的决定》。其中对军旗规定:军旗,为红色底子,横为五尺,直为三尺六寸,中为黄色交叉的镰刀与锤子,右角上有黄色的五角星。旗柄为白色。

  1934年第二次全国苏维埃代表大会以国家法令的形式,对军旗式样进行了规定与统一。红军各部队根据第二次全国苏维埃代表大会的决定,普遍使用了五角星和镰刀、锤子分开的军旗。

  1934年10月,中央红军被迫进行战略转移——长征。之后,红25军、红四方面军和红二、红六军团(红二方面军)相继长征。长征中,各路红军大多使用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政府规定的五角星和镰刀锤子分开的军旗,直到1937年8月——全面抗战爆发之后,红军改编为八路军、新四军挥师抗日战场。

  “军旗应为红地,加五角星,加‘八一’二字”

  1937年9起,八路军、新四军相继奔赴抗日战场。全面抗战期间,八路军、新四军的绝大多数部队并没有被授予“国民革命军陆军军旗”。由于国民党军很快“消极抗日,积极反共”,八路军、新四军部队自然很少打国民革命军陆军军旗。

  1946年6月,国民党统治集团撕毁停战协定,全面内战开始。当时,各个部队打的都是红旗,即没有图案和字样的素面红旗;有的建立功勋的部队,被授予过功勋旗,就打功勋旗。所以说,在解放战争时期,红旗在广义上就是人民军队的军旗。

  随着解放战争的胜利推进,人民军队正规化建设提到议事日程上来。1948年2月初,中央军委和解放军总部领导人在河北西柏坡讨论军队正规化问题时,同时提出了统一军旗的问题,确定由中央军委副主席周恩来主持军旗工作,并由时任总政研究室副主任、第一研究室主任黄镇牵头组成设计组,成员来自军委作战部、总政治部等部门。2月21日,周恩来为中共中央起草了一份指示电,征求对设计军旗、军徽、帽花和臂章的意见,请各地各单位研拟具体样式,报送中央审议。全军各大单位收到指示电后非常重视,先后报送500多份应征图案。

  1948年底,中央军委主席毛泽东偶然看到鲁中军区政治部《前卫》报社为纪念建军21周年出版的特刊,看到该刊封面上一面标识有五星和“八一”二字的红旗,就派人转告军旗组可按这个思路设计军旗:军旗上要有“八一”二字,以表示1927年8月1日中国共产党领导军队举行南昌起义,是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历史纪念日;旗上要有五角星,象征共产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军旗要以红色为底色,这即是革命的颜色,也是中国人民传统的喜庆颜色;五角星和“八一”二字用黄色。

  按照这一指示,工作人员设计制作了两面样旗。1949年3月5日,中共七届二中全会在西柏坡开幕。这两面样旗就挂在会场的墙上。到会的中央委员们审议后,均原则同意挂在墙上的样旗。3月13日,全会通过了毛泽东起草的《关于军旗的决议》,指出:“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军旗应为红地,加五角星,加‘八一’二字。”

  规定了旗帜的基本式样后,余下的问题便是五角星、“八一”二字的相对位置及大小,还有“八一”二字的字体等细节问题,周恩来又做了大量工作。

  1949年5月27日,毛泽东和中央、军委各部门的领导审定了“八一”军旗的标准样旗。30日,周恩来致电各野战军、各军区司令员、政治委员,并各级军政首长:

  兹颁发军委制定之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旗及军徽样式七百份,请即点收,并请各野战军、各军区遵式制发各所属部队,并定于六月十五日全军正式开始使用。

  1949年6月15日,新政治协商会议筹备委员会开幕,就是在这次大会上,以“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毛泽东、副主席朱德、刘少奇、周恩来、彭德怀”的名义,发布了《关于公布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旗军徽样式》的命令。命令中指出:“……军旗为红地、上镶五角星及‘八一’两字,表示中国人民解放军自1927年8月1日南昌起义以来,经过长期奋斗,正以其灿烂的星光,普照着全国。”“旗杆套用白色”,“旗杆为红黄相间之旋纹,上置黄色矛头”。

  在公布这一命令的同时,新华社发表了题为《把人民解放军的军旗插遍全中国》的社论。社论说:“军旗和军徽上都缀着一颗金黄色的明星、缀着‘八一’两个字。这表示中国人民解放军自从1927年8月1日南昌起义诞生以来,已经用灿烂的星光照耀着中国。”“中国人民解放军正在成为一支完全正规化的军队;它的军旗和军徽的颁布,正是它的正规化的重要标志之一。”

  根据规定,凡中国人民解放军团级以上部队、院校,均授军旗一面。从1949年6月15日开始,各部队均利用战斗间隙举行了隆重的“授旗仪式”。从此,中国人民解放军“八一”军旗正式在全军使用。

  从秋收起义的工农革命军军旗到人民解放军的“八一”军旗,历时22年。“八一”军旗的诞生,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历史上有着重要的意义。从此以后,军旗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的象征,也成为国家主权的象征之一。

  改革开放以来,随着我军对外军事交往的增多,在迎接外军军种领导人的仪式中,也是使用八一军旗,规格偏高,而以国旗代也不合适。这就迫切需要有相应的军种军旗。1991年5月,中央军委常委会提出要尽快研究、设计制作陆军军旗、海军军旗、空军军旗,作为迎外使用。

  1992年9月,中央军事委员会发布命令,正式启用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海军、空军军种军旗。

  2015年12月3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火箭军正式成立,成为与陆、海、空军并列的军种,并启用火箭军军旗。

  2018年1月1日起,中共中央、中央军委直接领导武警部队;1月10日,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旗正式启用。

  四大军种军旗和武警部队旗旗幅的上半部(占旗面的5/8)均保持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旗基本样式,正红色旗面,上有金黄色五角星和“八一”字样;下半部(占旗面的3/8)区分军种:

  陆军为草绿色,象征祖国美丽、富饶的绿色大地。陆军军旗表示:陆军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组成部分,为保卫社会主义祖国领土安全而英勇战斗,所向无敌。

  海军为横向的海蓝色和白色条纹相间,象征祖国蓝色海疆。海军军旗表示:海军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组成部分,为保卫社会主义祖国的万里海疆乘风破浪,勇往直前。

  空军为天蓝色,象征辽阔的天空。空军军旗表示:空军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组成部分,为保卫社会主义祖国的神圣领空展翅翱翔,搏击长空。

  火箭军为金黄色,象征导弹发射时的火焰。火箭军军旗表示:火箭军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组成部分,为保卫社会主义祖国的神圣权益蓄势待发,后发制人。

  武警部队是三个深橄榄绿条,代表武警部队担负维护国家政治安全和社会稳定、海上维权执法、防卫作战三类主要任务及力量构成。

  军种旗、部队旗的使用,使人民军队的军旗更加系列化,更加完备。

  进入新时代,为继承发扬人民军队光荣传统,着眼发挥军旗在备战打仗中的激励鼓舞作用,构建新时代军旗管理制度,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于2020年2月签署命令,发布了《军旗管理规定(试行)》(简称《规定(试行)》),自2020年5月1日起施行。

  《规定(试行)》共8章30条,明确了军旗的基本构成、基本式样、规格分类,规范了军旗授予、请领、制作、发放、更换、使用、保管的管理流程、工作体系和职责分工。

  不言而喻,《规定(试行)》的颁布施行,必将进一步坚定维护军旗尊严,进一步激发广大官兵尊重、爱护和保卫军旗的使命感、荣誉感,在军旗指引之下再创辉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