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中心 > 青春时代 > 正文

我在北京一家公司打工两个月,昨夜露宿街头

作者:若水-(若水如意)  更新时间:2017-11-14 21:03:33  来源:民族复兴网  责任编辑:石头

fc0ebaa6a71168467c004617792c03af.jpg

  来源:掘金

  我是一名程序员,在北京打工两个月,如今身上只剩吃碗面条的钱。昨夜在北京寒冷的公园和同事与流浪汉一起露宿一夜,因为我们被老板拖欠了工资。  我是今年七月毕业的应届生。因为上一个公司业务转型。我在两个多月前,前往北京。就像所有刚毕业的年轻人一样,总觉得首都天大地大,一定有我生存的空间。

  到了北京,先要找个落脚的地方,记得那天刚出地铁,我就被北京的住宿费吓了一跳。毕竟我一直在中西部省份读书,从没到过大城市,毕业不久,口袋中积蓄寥寥无几。  那天遇到的二房东大妈,眉目和善,她说:上下铺,6人间,一月610。  我听说过群租房,但从没想过群租房也这么贵。这和我预计的相差甚远。看着身上为数不多的钱,我开始迷茫了。这样的北京真的适合我吗?我能生存下去吗?

  想到离家时对父母保证能好好的,我安慰自己,很快就能找到工作,一切都会好起来。我先交了一个月的租金,暂时安顿下来。

  木头做的床看上去结实,可晚上睡觉时晃晃悠悠的,在上铺总怕掉下去。我打定主意等找到工作,发了工资一定找个好的房子住。

  同住的人不知来自何处,他们白天出去找工作,晚上打游戏,抽烟。垃圾桶里面堆满了饭盒,臭袜子到处都是。有人半夜打游戏吵得我睡不着,也不敢骂他。我小心翼翼地生怕惹事,生怕得罪别人。

  公用的卫生间尽是污秽,马桶常常堵塞。我有次拉肚子在里面待的时间稍微长了点,外面的人就开始踢门:你他妈的掉进去啦,还不出来!

  我在里面只能暗暗握拳,告诉自己要忍。

  公用的洗衣机时常坏掉,正洗着衣服,突然就不转了,不得不拿出来手洗。屋外的走廊上扯着两根绳,挂满了衣服,偶尔晾的衣服也会被人偷走。

  我每天6点多就起床,挤两个小时地铁,顶着烈日游走在各个人才市场。普通大专毕业在这个时代,在北京遍地都是。一天投上百份简历,接到面试电话却很少。好不容易接到面试电话,却与所学专业完全不对口。

  夜幕降临时,我拖着疲惫的身躯倚在地铁的栏杆上歇息。出了地铁,听见肚子咕咕的叫声我才想起一天都没吃东西了,赶紧在街头买两个包子充饥。我飞奔着跑回住处,抓紧洗漱入睡。我知道明天又将奋战一天。

  半个月后我在新网世纪(北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找到满意的工作,签订劳动合同。开始上班。老板拍着我的肩膀说他们不看重学历。只注重能力,公司需要像我这样的人才。好好干,有大好前途。

fe26618c29333f6de26d96eafe2b5fae.jpg

这是合同第一页

4337249f64c7e6a4fd129803cef3c7ae.jpg

这是合同第二页

21cb8453f13b677353a304ea4b842b1d.jpg

  这是合同第三页我听后欣喜不已,开始放松下来。我开心地回去准备明天上班,我以为好运从此降临。我摸着身上为数不多的钱,咬牙去买了一份鸡腿套餐狼吞虎咽起来。

  我以为在不久的将来能实现安身立命的许诺。一切会如我想象的一般顺利。

  工作起来我才发现这个公司每日加班几乎是一条潜规则。下班时间没有人走,作为新人的我又怎敢走呢?初入职场,我每天回去后研究软件到凌晨2点才入睡。周日常常睡不醒,似乎要把一个星期欠的睡眠补回来。

  上班一个月后,我开始计划,发工资之后怎么改善下生活。我想租一间大房子,不用多宽敞,只要有个私人空间就好;我想买几件棉衣,不用多好看,只要保暖就好;我想好好吃顿饭,不奢望吃大餐,只要能吃上肉就好。天冷了,我还想给父母买两件羽绒。  我兜里的钱只够再生活一个月的。上班以来老板并没提出什么时候发工资。日子过的拮据不已,每天吃泡面。尽管已是深秋,我依然穿着来时带的那几件薄衣。在公司常常被同事笑问说真是耐冻。我表面上笑嘻嘻的说体质原因,可深夜回去时,夜风迎面而过我只能抱紧双臂,缩着头唏嘘。

  我所在的公司正在开发一个新的项目。由于时间赶得较急,近半个月常常加班到午夜。就连十月一日国庆节我们老板也对大家说要赶项目,只放三天假。后面几天都希望大家加班,可是他并没有许诺给我们双倍加班工资。

  眼看项目快完成。两天前,我和一同入职的几名员工突然接到公司说项目终止,公司不养闲人,新来的几个员工都走吧。

  一时间办公室议论纷纷,和我同时进公司的几个员工开始商量着问老板要工资。

  突然失去工作,工资也没发,我感到一阵绝望,这怎么办?

  第二天,我和几个新人一起去公司找老板要工资。

  啥时候给发工资?

  等着吧,现在没钱。他不耐烦地说。

  不可能等,是你们主动解除劳动合同,必须结清工资!我们几个人大声和他吵起来。  我没钱给你们。  不给钱就去投诉你,去告你。我们愤然离去。  去吧,反正没钱给你们......  我们和他大吵一架,决定去劳动监察大队去投诉他。去了之后才发现,这里排着长长的队伍,都是和我们一样被拖欠工资的人。  我万万想不到在堂堂紫禁城居然这么多公司敢这样欺负员工。想来那老板已经不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他猖狂地认为我们拿他没办法。

  我们提交了证明文件后,监察队的人告诉我们要等。同行的人开始打退堂鼓。并打算回老家。

  我想试着劝说一下,可我却无法像他们保证什么。他们同我一起工作,一起被辞退,现在又一起无处容身。

  维权之路漫长而煎熬,我听之前被拖欠工资的朋友说监察大队是先进行调解,而公司完全不会理睬。如果申请仲裁两个月后才会有仲裁结果,仲裁结果出来后,对方也不一定会给钱。因为公司可以再向法院起诉。 同事的律师朋友说,就算打赢官司,执行也要时间。打官司要经过一审、二审,过程很长。我和同事特别绝望,真不知道后面该怎么走。  他们给我高薪诱惑,让我免费干活。等项目快完时突然辞退我。我几个朋友都是被这样拖欠工资。

  我和同事挤上地铁,疲惫地回到住处,冬天的北京已经天黑了。房东大妈依旧面目和善,“你都拖一个多月房租了。我这里天天都有大学生打听有没有床位,我也是要吃饭的,你还是搬吧。” 我靠着走廊墙壁,慢慢蹲下身,我知道,北京这么大,我真地无家可归了。

  我打电话联系和我一起维权的同事,得知他也无处可去。我们背着大包,拉着行李箱茫然地走在北京的街头大街上人来人往,诺大的紫禁城居然没有我们的容身之处。今天晚上住哪里呢?

  绝望之下我们一同来到一处公园。周遭横着数个破旧灰暗的铺盖,蜷缩着异乡的流浪汉。我和同事也是一样吧。

  几乎一天没吃东西的我们,感到特别饿,但哪里舍得去花仅剩的一点点钱呢?

  有一位老人,弯着腰,背着庞大的蛇皮袋经过我们。又折了回来。

  我和同事忽然很害怕,以为遇到了丐帮头子,不让我们在他的地盘留宿。

  老人对着我们笑,“是刚毕业,闯北京,找不到工作吧!吃个馒头吧,还热着呢。活着不容易,但还得活着,不是?  今天清晨,我和同事用公园洗手间冰冷的水简单洗漱,又挤进了人才市场,饥肠辘辘。有绝望,也有希望,还有也许永远也讨不回来的工资。

  这是我弟弟的真实经历。在此发出来提醒大家找工作尽可能找靠谱的大公司。最好不要找私营企业。私营企业要谨慎小心,做好后手准备,避免对方拖欠工资我弟弟说北京很多公司这样干,太可怕了。说的不好听点,这就叫高级诈骗。  对于我弟弟的这个遭遇我深感无力。我弟弟从小就吃苦耐劳,10岁都帮家里干活。

  我从小身体瘦弱,我弟弟总说让我待在家里,他去庄稼地帮打农药,除草,犁地等,他总是毫无怨言,比我矮很多的他拖着小小的身子顶着烈日收麦子,掰玉米。有什么好吃的他都让着我,说我太瘦小要好好补补。

  他很懂事,知道家里穷,上学时也从不乱花钱,别的同学买零食,生日时办生日会他羡慕,可却从未抱怨爸妈给的钱太少。虽然他只上了个普通大专,可他也从没觉得比别人差多少。他早早出去实习,业余时间苦修编程语言,就希望毕业后能找个好工作,不再让爸妈操心。

  他去北京我是知道的。可求职路上的艰辛他平时从不向我说。他总是让我放心,他相信自己能在北京立足。十月一放假3天,他没钱出去玩,都在住处研究软件编程。以至于我是在他朋友圈才看到他的异常情况。当我打电话给他的时候他仍然不愿意多说,在我频频追问下他才说出这些。

  到最后我竟听见电话那头的抽泣声。我在这边偷偷抹泪,安慰他一切都会好起来,可我又能帮他做什么呢?  我把这件事记录下来,一是想给大家一些警示,求职路上要小心。二是我希望大家能转发以助我们维权。

  我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是好人多,让世界充满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