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中心 > 青春时代 > 正文

中国共产党的第一位飞行员

作者:冯资荣  更新时间:2019-05-20 17:58:04  来源:人民出版社《革命烈士传》第三集  责任编辑:石头

  中国共产党的第一位飞行员名叫刘云。

  刘云,谱名刘可炳,字随吾,号宏才,1902年诞生在湖南省宜章县巴篱乡车田村一个贫苦的农商家庭。他5岁入村塾,13岁考入县立阖邑高小。1919年8月,五四运动的领导者邓中夏从北京回到家乡,应邀到阖邑高小宣传五四运动的新思想、新文化。刚刚毕业的刘云听了十分激动,开始向往新的生活。这一年,他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岳云中学。可是他并没有到学校报到,而是把录取通知书寄回家中,只身从长沙来到上海,投身赴法勤工俭学的洪流之中。1919年年底,他乘“盎特莱蓬”号法国邮船,赴法勤工俭学。

  到达巴黎后,他原本打算进入军事学校学习军事,以武报国。因为没有取得中国驻法使馆的介绍,未能如愿。他看到“西欧兵器的精巧为中国人未曾梦见,而飞机一物尤为战斗所需要”,便改变主意选修航空,立志要做“冯如第二”。经过一番努力,刘云进入了巴黎法尔曼飞机工厂,一边做工,一边攻读法文。翌年考入该厂附设的飞行学校机械科。1922年,他经周恩来的介绍,加入了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旅欧支部,并成为该支部的骨干成员。1923年,他因参加学生运动被法国政府驱逐回国,旋即进入西江陆军讲武堂学习。在此期间,他由团员转为中共党员。

  1924年5月,孙中山在中国共产党和苏联政府的帮助下,创办了黄埔陆军军官学校,刘云受党组织的委派,转入黄埔军校第一期学习,并担任了第一期学生队第四分队队长。遵照周恩来的指示,他与蒋先云、周逸群、王一飞等发起成立了“青年军人代表会议”,并被推举为大会负责人。这个代表会议团结了一大批革命军人,在推动国共合作、促进工农运动以及平定商团叛乱、解决“扣械案”中,发挥了十分重要的作用。1925年1月,“青年军人代表会议”改名为“中国青年军人联合会”。而此时的刘云,已经从黄埔军校毕业,在军官教导团见习一个月以后,党组织委派他到广州大元帅府航空局工作,担任航空局军事飞机学校的教务主任兼中共党代表。尽管如此,刘云仍然被推举为“中国青年军人联合会”的负责人。当时,以贺衷寒、缪斌为首的反动军人组织“孙文主义学会”在蒋介石的纵容下,反对孙中山的联俄联共扶助工农的三大政策,破坏国共合作的统一战线。刘云与其他负责人一道,率领“中国青年军人联合会”与贺衷寒之流进行了针锋相对的斗争。震惊中外的省港大罢工爆发后,他积极撰写文章,发表演讲,声援罢工运动。每次游行示威,他都高举“中国青年军人联合会”的横幅,精神抖擞走在队伍的最前头。

  刘云所在的航空局军事飞机学校,是第一次国共合作时期中国航空事业的摇篮。他在非常简陋的条件下,冲破英美帝国主义对广东革命政府的经济封锁和石油垄断,带领第一期的10个学员,依靠仅有的两架教练飞机,进行严格的军事飞行训练。他经常用冯如制造和驾驶第一架飞机回国的爱国事迹勉励学员,要做中国航空事业的开拓者。与他同在军事飞机学校的同学唐铎建国后深情回忆说:“他们开会学习,时常叫我和王勋参加,以对我们加强教育,使我们靠近组织,争取早日加入共产党。……他常说:‘我们现在学员虽少,但却是中国航空事业的开拓者。’刘云同志的谈话,深深地记在我的心中,使我终生不忘,并成了我从事航空事业的一个指导思想”。

  广东军阀陈炯明叛乱后,刘云义愤填膺,多次与飞行教官冯·格拉姆和瓦尔特一道驾驶教练机到陈炯明的老巢惠州,去侦察敌情,散发传单,投掷炸弹。当时教练机上没有火炮,他就手端机关枪,从座舱中向敌军阵地扫射。没有瞄准具,只能用肉眼观测,更没有自动投掷炸弹的装置。他就想出改进投弹的办法。他与德国教官共同设计了一个炸弹架,安装在机翼下,需要投弹时,只要从驾驶舱把炸弹架拉开,炸弹就会自动下落,准确命中目标。

  1925年9月,受国民政府委派,刘云带领航空局军事飞机学校的毕业生唐铎、冯达飞、王翱、王勋、朴泰下等六人,出国来到向往已久的苏联,进入奥伦堡市的苏联第二飞行学校(飞机观察学校)学习,并先后介绍唐铎、王翱加入中共党组织。他如饥似渴的学习飞行技术,期望回国后能驾驶自己的战鹰,为理想而战。正当他满怀希望之时,他的身体发生病变,不能适宜高空飞行了。经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批准,1927年3月,他转入苏联伏龙芝军事学院学习,并由中共党员转入联共(布)。

  伏龙芝军事学院位于列宁格勒,前身为沙皇参谋学院,苏维埃联邦共和国成立后,更名为工农红军总参谋部军事学院。1925年为纪念逝世的杰出红军统帅、军事理论家米哈伊尔·瓦西利维奇·伏龙芝,又更名为工农红军伏龙芝军事学院。这是苏联唯一以培养具有坚实的军事专业知识,高等文化和军事技巧,具备高超的军事指挥艺术和军事组织与协调能力的高级军事政治学院,苏联红军的元帅和高级将领大都出自这所著名学府,因此,伏龙芝军事学院被誉为“红军大脑”。刘云入校时,为该学院有史以来第一名中国籍学生。是年9月,左权、陈启科、方奇峰、屈武也同时转入该校。翌年,刘伯承、黄第洪也由步兵学校转来,遂专门成立一个中国特别班,刘云为班长。1928年3月,中国班建立中共特别支部,刘云又担任特别支部书记。

  刚入学不久,刘云接到母亲去世的噩耗后,本应回国奔丧。但他以学业为重,满怀深情写下了《追悼吾母感言》,寄回家中悼唁。他在信中说:“为国忘家,大义所在,子能以爱父母之心,爱中国世界;痛母死之情,痛社会上被压迫将死之群众。牺牲个人身家,一切努力奋斗,则子虽未尽子职孝养之道于家庭,亦可不负父母所生,为国尽忠之大义也”。

  母亲安葬后,他又接连收到家里寄来的账单,催他辍学回家经商还债。他在紧张的学习之余,连写三封家信,再三表达自己献身革命、救国救民的决心。他在信中说:“家中经济虽困,但试看吾乡终日不得一饱、贫穷讨乞者何可胜数?再放眼观之全中国同胞,贫困饥寒、流离失所者又不知有若干?”蒋介石公开叛变革命后,他就再也没有和家里通信了,而是废寝忘食与中国班的全体同学潜心钻研军事理论,切磋军事技艺。他一边虚心向刘伯承学习军事理论与实践,一边辅助刘伯承补习俄语,两人相得益彰,刘云提高了军事实战的能力,刘伯承很快就能使用俄语会话作文了,并在刘云帮助下翻译出他《苏联步兵操典》。他后来回忆说:“视文法如钱串,视生字如铜钱,汲汲然日夜积累之;视疑难如敌阵,惶惶然日夜攻占之,不数月已能阅读俄文书籍矣。”刘云与刘伯承建立了深厚的同窗情谊,在此期间,他还作为特邀代表,旁听了中国共产党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他们一同到敖德萨、明斯克等地进行野外战术作业和战术训练,一同参加在高加索举行的全苏联合兵种演习,一同考察地形,研讨战术,相互提高。1929年秋冬,刘云带领中国特别班前往伯力执行训练“远东工人游击队”的特别任务,受到共产国际东方部的高度赞扬。

  在伏龙芝军事学院学习两年之后,尚未毕业,他就接到共产国际的指令,命令他立即回国参与工农红军的的军事指挥工作。他只好中断学业,告别新婚不久的苏联籍妻子,与刘伯承、左权等人取道海参崴、哈尔滨,于1930年春夏到达党中央所在地上海。周恩来代表中央亲自与他谈话,委派他到武汉担任中共中央长江局军委委员兼长江局红军总参谋长。当时的武汉白色恐怖笼罩,刘云先后化名刘志明、李志浩、宋推,并以商人、教员、工匠等身份为掩护,出入武汉三镇,积极进行革命活动。同年8月,他接到中共中央指示,要求他迅速将鄂东南的红色武装部队集结,组建红二十五军,准备进攻武汉。为此,他冒着危险,亲自到龟山、蛇山等处勘察地形,绘制地图,制定武装暴动计划,以便接应红军大部队进攻武汉。

  正在此关键时刻,他的助手黄浩生被捕叛变,供出了刘云。9月2日,正当刘云前往汉口法租界亚洲旅社与有关人员接头时,被早已埋伏在旅社周围的武汉稽查处特务逮捕,随即以铁镣手铐押至武汉警备司令部大狱。蒋介石闻此“抓获中共军事大员”的消息,连夜从南京飞到武汉,亲自提审刘云。他先以黄埔军校校长的身份,对昔日的学生许以高官厚禄,刘云大义凛然不为所动,并当面痛斥蒋校长“是国民革命的无耻叛徒”。蒋介石气得拍案瞪眼,以杀头相威胁。刘云冷笑着回答:“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青照汗青”。

  9月6日,蒋介石终于以第十一号密令,定了刘云的死刑。年仅28岁的刘云,高呼“中国共产党万岁”“中国革命成功万岁”的口号,告别了他所热爱的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

  9年后,任弼时同志深情地说:“许多牺牲了的同志,都留下不少光辉的业绩。但我认为,他们的高尚品德,顽强不屈的革命精神,却更为可贵。刘云同志就是这样的一位先烈”。周恩来同志后来在缅怀黄埔军校中共党员学生时,也高度评价了刘云:“在一期同学中,湖南人特多,知名者如蒋先云(战死于北伐时代河南战役中)、刘云、陈启科、陈赓、赵自选诸同学”,“民国十九年毕业归来,刘、陈两同志相继牺牲”,他们“是真能与革命军队共始终者”。

  (本文原载人民出版社《革命烈士传》第三集,1988年3月版,有增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