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艺纵横 > 正文

姚忠泰长篇小说《跨世纪的红土情缘》连载(90)

作者:姚忠泰  更新时间:2019-07-09 09:37:24  来源:民族复兴网  责任编辑:石头

三、继续革命

90

  1970年夏季快要结束的时候,赵洪涛又变得特别地忙碌,组织公安人员维护社会稳定,是眼下工作的重中之重。他已经明白了,党的九届二中全会将在庐山召开。南昌至九江境内,都被江西省公安人员严格控制着。

  8月23日,党的九届二中全会召开。毛泽东主席到场,主持召开会议。会议刚刚开始,林彪首先发表讲话,坚持要求设立国家主席,企图自己担任这个职务。24日下午,在全体与会人员讨论林彪讲话的分组会议上面,陈伯达、叶群、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等人分别在华北组、中南组、西南组、西北组发言,按照林彪讲话的主旨,不指名地攻击中央文革小组的领导人江青、张春桥。显而易见,此时老夫子陈伯达已经倒向了林彪集团。华北组当晚发出登载集中反映这些发言内容的第二号简报,引人注目。这份简报很具有煽动性,引起与会各组强烈反应。绝大多数参会成员受到林彪一伙蒙蔽,听说中央文革小组江青张春桥一伙“不赞成毛主席担任国家主席”的时候,都表示出极大愤慨,大会气氛顿时变得非常紧张。其实大家都误会了江青张春桥,而上了林彪的当。林彪把昔日对敌斗争招数,错误地用在了人民内部矛盾分歧上。

  毛泽东主席洞若观火,觉察林彪集团为了个人争夺国家权利而进行着严重的宗派活动,便在25日亲自主持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决定立即停止讨论林彪的讲话,收回华北组的第二号简报,并且责令陈伯达立即作出深刻检讨。在31日,毛泽东主席很快就写了一篇气势恢宏洋洋洒洒的《我的一点意见》,痛批陈伯达“采取突然袭击,煽风点火,唯恐天下不乱,大有炸平庐山,停止地球转动之势。”毛泽东主席这一举动,主要目的在于敲山震虎,不仅是批判陈伯达,而且也是为了挽救林彪。全会按照毛泽东主席的意见,深刻揭发批判陈伯达。同时,吴法宪等一伙人也受到了严肃批判。会上,中共中央宣布审查陈伯达。堂堂的副统帅林彪,如果理智就应该悬崖勒马,然而,他已利令智昏走火入魔。林彪可谓军事方面的强者,政治方面的稍微平庸之辈。

  赵洪涛心里很清楚,江青集团基本属于文人集团,政治思想素质比较强,尤其是张春桥水平很高,越来越受到毛泽东主席的器重,林彪集团基本属于武人集团,政治思想素质比较差,还缺乏安邦智慧,越来越受到毛泽东主席的反感。党的九大会议开了之后,林彪集团权势达到顶点,同时,与江青集团争夺权力的矛盾急剧上升。林彪集团十分担心江青集团势力可能超过他们,如果到了那种地步,林彪接班人的地位将会发生变化,因而妄想提前“接班”。所以这次在党的九届二中全会上面,林彪、江青两个集团矛盾一下子爆发出来。林彪集团的阴谋和宗派被结束以后,毛泽东主席一直在想方设法制约林彪集团的权势。

  在赵洪涛看来,林彪的私心也实在太严重了,让夫人叶群当林办主任从而得以担任政治局委员,已经够出格的了,不仅如此,他还让自己二十几岁的儿子林立果担任空军重要职务,竟然可以指挥堂堂的中央政治局委员、空军司令员吴法宪。林彪还放任邱会作的妻子胡敏在全国范围之内给儿子林立果选妃子找媳妇,简直不像一个共产党员。这次可好,毛泽东主席终于震怒了,林彪副主席也应该收敛一点了,可是,他就是不检点,相反,他要孤注一掷,如此下去,就是丧心病狂自取灭亡。

  陈伯达那个人,原是毛泽东主席的秘书,担任着中央文革小组的组长。文化大革命初期,他与中央文革小组的副组长江青搭班子配合着工作,由于受不了江青颐指气使,竟然接受了叶群的拉拢诱惑,跑到林彪集团那边去了,真没有做人的操守,丧失气节,这是作践自己。人以群分,书呆子陈伯达在九届二中全会上面跟着林彪起哄,受到毛泽东主席的痛责,实乃咎由自取。陈伯达回到北京以后,理应接受审查或蹲监狱的惩罚。

  稍有一点男人尊严的人就会看不起书呆子陈伯达,赵洪涛自然也是很看不起陈伯达这个书呆子。古诗云百无一用是书生,更何况软骨头的书呆子。

  至于江青、张春桥,赵洪涛也认识。延安时期,赵洪涛就知道江青,上海来的电影明星,主动舍弃上海城市的优裕物资生活,来到红色圣地延安参加革命,积极追求进步,思想觉悟不断提高,得以嫁给人民领袖毛泽东主席,陪伴毛泽东主席度过了艰苦卓绝的抗日战争时期和解放战争时期,让毛泽东主席能够心无旁骛,集中精力为党工作,领导人民进行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事业。虽然江青本人也有缺点,这是难以避免的,须知,每个人都有缺点,但是,江青优点也多而且特别显著,是一位优秀的女政治家。出生于山东的张春桥十五岁就加入了上海左翼作家联盟,十九岁加入共产党,不久抗日战争爆发后到达延安,担任陕北公学宣传科长,接着调任晋察冀日报总编辑以及石家庄市委秘书长,赵洪涛没有见过他。新中国成立之后,张春桥跟随老布尔什维克柯庆施到上海,先后担任解放日报社长、上海市委宣传部长、书记。文化大革命期间,张春桥跟随江青来过江西省委,赵洪涛由于公安工作需要接触过他。在赵洪涛看来,张春桥品行端正,作风严谨,说话逻辑性强,不苟言笑。据说张春桥十几岁在上海当进步文学期刊编辑时,就敢写文章与五十几岁的文化旗手鲁迅辩论,一定具有相当水平的思想理论功底,如今他紧跟着毛泽东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勇往直前,不愧是革命的文人政治家。而且,张春桥足智多谋具有丰富的政治才干。

  党的九届二中全会召开以后,中央于11月发出了高级干部学习马列著作的通知,接着,中央召开华北会议,揭发批判陈伯达。中央还派人参加军委办事组,在林彪集团控制的军委办事组里面“掺沙子”。次年4月,中央召开“批陈整风”会议,并且责令林彪集团的成员黄永胜、吴法宪、叶群、李作鹏、邱会作等人在大会上面作检讨。月底,中央通知,决定把批陈整风运动扩到基层去。这样,不仅赵洪涛戴庆岚夫妇、钟化勇苏玉莲夫妇而且李汉光钟春兰夫妇也知道了那次庐山会议即九届二中全会的情况。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