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中心 > 历史正名 > 正文

陈毅外长:美帝国主义穷凶极恶,欺人太甚!

作者:李克勤  更新时间:2019-05-28 08:42:46  来源:济学  责任编辑:石头

  新中国首任外长是周总理兼任,可后来由于政务活动太繁忙,毛主席考虑心直口快的陈毅元帅接任外长一职。陈老总还想推辞,他曾坦荡荡地说:“我这个陈毅,有时候说话很有破坏性,有时候好感情用事,感情一上来说话就冲口而出,不管轻重的。在我们内部,对同志有什么伤害,可以对同志解释;在外交上这么一来,可就砸锅了。”可毛主席主意已定,陈老总就这么上任了。元帅外长道器变通,妙哉,至今人们对陈老总的那次记者招待会还津津乐道。

  【李克勤题记:我们小时候多次听老一辈人谈起过,陈毅在一次记者招待会上,慷慨陈词,大义凛然,代表新中国向一切反华势力宣战,表现了元帅外长大无畏的英雄气概,后来我们还知道陈老总的这次答记者问,曾经传遍全球,轰动五大洲。】  

陈毅元帅外长:美帝国主义穷凶极恶,欺人太甚!

  

  1965年,陈毅在中外记者会上发表重要讲话

  1965年9月29日,那是一个秋高气爽的下午,我国外交部决定召开一次大规模的中外记者招待会,会场设在人民大会堂东大厅。下午3时,陈毅在外交部、中宣部和新闻单位负责人的陪同下,面带笑容,缓步走进大厅。

  他身穿浅色中山服,戴着墨镜,步履轻快,记者们全体起立,热烈鼓掌。

  陈毅笑眯眯地致开场白:各国记者阁下们可要警惕啊!你们到中国来,存在着被洗一次脑筋的危险。大家一阵哄笑,会场气氛顿时活跃起来。

  这时主持记者招待会的外交部新闻司司长龚澎宣布:记者们可以即席提问,请陈毅副总理兼外长回答。

  陈毅回答了各国记者提的有关越南问题,原子弹问题,他还是一如既往保持着他那独特的,自然的,轻松自如的风格,谈笑风生。

  当一位香港记者的提问,引发了这次记者招待会的高潮。

  陈毅针对当时的国际斗争实际,即席讲了一大段话,以豪迈的气势回答国际反动派对新中国的挑战,并讲了后来一再被人转引的名言:“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一切都报!”

  话题是这样提及的。一位香港的记者提出有关美国在侵越战争中使用香港作为据点的问题。

  陈毅针对当时赫鲁晓夫所谓中国自己不解放香港和澳门,而让亚洲人非洲人反对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让他们为中国火中取栗的反动宣传,义正词严地宣告,

  【“这是恶意的挑拨。赫鲁晓夫想指挥中国的政策。我们回答说,中国的政策要由中国决定,不能由赫鲁晓夫修正主义者决定。”】

  陈毅慷慨激昂地指出:

  【“如果美帝国主义决心要把侵略战争强加于我们,那就欢迎他们早点来,欢迎他们明天就来。让印度反动派、美帝国主义者、日本军国主义者也跟他们一起来吧。让现代修正主义者也在北面配合他们吧,最后我们还是会胜利的。伟大的苏联人民和苏联共产党不会准许他们的领导做出这样罪恶的决定。我们等候美帝国主义打进来,已经等了十六年。我的头发都等白了。或许我没有这种幸运能看到美帝国主义打进中国,我的儿子会看到,他们也会坚决打下去。”】

  陈毅话音刚落,全场报以雷鸣般的掌声。一些外国记者急忙走出会场,抢先向全世界播发陈毅同志代表中国人民的气势磅礴的宣告。

  香港《成报》评论:

  【“陈毅此番话,显然直接向美国挑战。陈毅在强调,甚至美国联同苏联、英国、印度向中国大陆夹攻,中共亦不畏惧。这种谈话,可谓前所未有。陈毅的谈话,不会挑起战争,他只不过说明中共有胆量面对多面的敌人而已。”】

  陈毅的答记者问,迅速传遍了世界,引起各方面的重视和研究,成为许多国外报刊的头条新闻。当时的国际新闻界,日本广播协会电台认为陈毅同志的中外记者招待会“相当轰动了世界”;美联社记者罗德里克认为是一次“热情奔放的接见”;英国《每日快报》指出陈毅“坦率得惊人”;日本《朝日新闻》觉得衬衣的谈话“具有巨大的逼人力量”;法国前总理富尔则指出陈毅“反映了中国的民族自尊心”。

  外国驻京记者“一致认为陈毅此次讲话是他们在职业生活中所经历的最激昂的讲话”。

  这个记者会持续了将近两个半小时。面对国际上某些人对中国的战争叫嚣,元帅外长用他特有的语言回答得斩钉截铁,表达出中国人民大无畏的英雄气概:

  我们等候美帝国主义打进来,已经等了十六年!我的头发都等白了!或许我没有这种“幸运”能看到美帝国主义打进中国,但我儿子会看到。他们会坚决打下去的!

  请记者不要以为我陈某人是个好战分子,是美帝国主义穷凶极恶,欺人太甚!

  (本文为2010年4月的一篇新华博客,今日修改。)

  【李克勤后记:新中国首任外长是周总理兼任,可后来由于政务活动太繁忙,毛主席考虑心直口快的陈毅元帅接任外长一职。陈老总还想推辞,他曾坦荡荡地说:“我这个陈毅,有时候说话很有破坏性,有时候好感情用事,感情一上来说话就冲口而出,不管轻重的。在我们内部,对同志有什么伤害,可以对同志解释;在外交上这么一来,可就砸锅了。”可毛主席主意已定,陈老总就这么上任了。元帅外长道器变通,妙哉,至今人们对陈老总的那次记者招待会还津津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