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特区发生反战示威

作者:IRN  更新时间:2020-01-13 09:53:44  来源:国际红色通讯2nd  责任编辑:石头

  我们是第二个“国际红色通讯”,微信号:IRN-2nd

  This is International Red Newsletter.

1.jpg

  2020年1月4日星期六,一千多名和平捍卫者聚集在华盛顿特区白宫附近,抗议特朗普政府发动对伊朗的战争和侵犯伊拉克主权的鲁莽行动。

  1月3日,伊朗“圣城旅”指挥官卡西姆·苏莱曼尼(Qassem Soleimani)将军在巴格达机场遭美国无人机暗杀,这导致了一场可能引发全球战争的国际危机。然而第二天,全美国各地的人们就走上街头,参加“粉红代码(Code Pink,美国反战组织)”和“立即停止战争和种族主义”(ANSWER,Act Now to Stop War and End Racism,美国反战组织和民权组织)组织的超过80次集会,要求特朗普政府放弃对伊朗的战争企图并从伊拉克撤出驻军。

  在华盛顿特区,代表各组织大联合的抗议者齐聚白宫旁的拉斐特公园(Lafayette Park)。参加抗议的组织包括争取社会主义与解放党(Party for Socialism and Liberation,PSL)、“粉红代码”(Code Pink)、“民众抵抗”(Popular Resistance)、“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由美国黑人发起的维权运动)华盛顿支部、美国民主社会主义者(Democratic Socialists of America,DSA)、“老兵争取和平”组织(Veterans for Peace)、黑人争取和平联盟(the Black Alliance for Peace)等许多组织。

  许多资深活动家告诉《解放新闻》(Liberation News。译者注:由争取社会主义与解放党主办的报纸和网站),这是美国十多年来最活跃的反战运动;许多年轻世代表示,他们感到一种道德冲动,要反对美国利用其战争机器长期以来对阿拉伯人和波斯人的攻击。

  来自佛罗里达州圣露西港(Port St. Lucie)的詹尼弗(Jennifer)告诉《解放新闻》,她的海地家庭教给了她“为有需要的人出头”的重要性。

  “今天我决定为伊朗人民、中东人民出头,他们几十年来一直受到美帝国主义的监视和暴力压迫。”抗议者表示,“这是不对的。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美国的黑人群体身上;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LGBTQ和跨性别群体身上。只要我有发言权、我有自由,就不能容许这种事情发生。”

  迈克尔·马塞洛(Michael Marceo)是“老兵争取和平”组织华盛顿支部的一名永久残疾的越战老兵。他对《解放新闻》说:“这(反战)是我自己的事情。”

  北卡罗莱纳州的杜克大学(Duke University)的学生尼南贾纳(Niranjana)告诉《解放新闻》:“我们打这些无休止的、毫无意义的战争已经太久了;今天,我们有机会能够阻止另一场无休止的战争。”。

  “我今天来到这里是因为我拒绝袖手旁观,外国数以百万计有色人种的生命处在危险之中。”华盛顿特区本地人阿贝尔(Abel)告诉《解放新闻》,“我认为任何正直的人都必须、都有责任站出来,以任何必要手段制止这场战争。”

  演员、活动家简·方达(Jane Fonda)也参加了抗议活动。方达最近在美国国会大厦台阶上举行的“星期五消防演习”(fire drill Fridays)气候变化抗议活动掀起波澜,她对民众说,和平运动与环境运动必须团结成一股强大的变革力量。

  “这里的年轻人应该清楚:从你们出生以来的所有战争,都是在争石油。”方达说,“我们不能再因为石油而失去更多的生命、杀死更多的人、破坏环境。”

  “乔治·华盛顿大学学生反对帝国主义”组织(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 Students Against Imperialism)的学生活动家哈吉拉·阿斯加尔(Hajira Asghar)对集会民众说:“美帝国主义的面具被摘下来了。媒体在复读国务院的谎言。他们想要我们相信:我们必须开战;可怜的伊朗人和可怜的伊拉克人是我们的敌人;我们必须轰炸他们。然而,战争又如何能带来和平?”

  记者马克斯·布卢门撒尔(Max Blumenthal)说:“根本没有证据证明这次袭击是正当的。”他形容苏莱曼尼遇刺是“报复他成功击退‘伊斯兰国’”。

  “真正的抵抗取决于我们,因为民主党不会反对战争,就像他们不反对7380亿美元的国防授权法案(National Defense Authorization Act,该法案为美国战争机器提供资金)一样。”他说。

  记者安亚·帕拉米尔(Anya Parampil)指出,美国对伊朗的战争并不新鲜,至少可以追溯到1953年,当时美国和英国推翻了民选的伊朗总理穆罕默德·摩萨台(Mohammed Mossadeq。译者注:因其石油国有化政策及“亲共产主义”立场,被美国中央情报局策动的政变推翻);后来,在1980年至1988年的战争中,美国支持伊拉克入侵伊朗,导致近100万伊朗人丧生;再后来,是2015年才取消的严厉制裁。

  然而,2018年,特朗普单方面非法退出《联合全面行动计划》核协议(Joint Comprehensive Plan of Action。译者注:即伊核协议),这些制裁又回来了。帕拉米尔称制裁是“针对伊朗人民的经济恐怖主义”。

2.jpg

  着集会民众的规模扩大,抗议者沿着宾夕法尼亚大道(Pennsylvania Avenue)游行到特朗普国际酒店(Trump International Hotel),将他们的和平信号带到首都街头。随着他们的行进,路人也加入了他们的行列,游行人数越来越多。

  “立即停止战争和种族主义”(ANSWER)全国主席布莱恩·贝克尔(Brian Becker)告诉人们:拥有8000万人口的伊朗是“一个自豪的民族”;他还指出“他们(伊朗人民)将为他们的失败复仇。”

  贝克尔指出,美国与伊朗的战争不会像伊拉克或利比亚那样,伊拉克的人口和国土面积都比伊朗小好几倍。伊朗花了几十年为防御美国入侵做准备;特朗普通过他的行动,成功地让伊朗人民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团结。

  “(战争的)赌注很高,”贝克尔说。“帝国主义暴徒唐纳德·特朗普的帝国的傲慢,将把世界推向灾难的边缘……我们必须建立那种草根运动,就像我们在越南战争时期做的那样,以便阻止战争……我们必须有组织地组织起来。”

  “我们不会支持战争,”贝克尔说。“他们说‘再多点战争’,我们就说‘不要再有战争’!”

  来源:《解放新闻》[美国]

  https://www.liberationnews.org/thousands-march-washington-d-c-streets-against-trumps-drive-for-war-with-iran/

  翻译:草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