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维与存在(下)

作者:士心  更新时间:2019-03-13 19:48:38  来源:民族复兴网  责任编辑:石头

  “甚至当我从事科学之类的活动,即从事一种我只是在很少情况下才能同别人直接交往的时候,我也是社会的,因为我是作为人活动的。不仅我的活动所需的材料,甚至思想家用来进行活动的语言本身,都是作为社会的产品给予我的,而且我本身的存在就是社会的活动;因此,我从自身所做出的东西,是我从自身为社会做出的,并且意识到我自己是社会存在物。 ····

  ​可见,思维和存在虽有区别,但同时彼此又处于统一中。”(《1844 年经济学哲学手稿》2014版单行本79-81页)

  马克思论述的社会存在包括着语言文字,思维意识的社会传承。​人是物质体和思维意识载体的统一,二者在家庭与社会的物质与思维意识传承中得以为继。缺失了思维意识及其传承,具有肉体的外形不能称之为人。人的思维不是来自于物质自然,而是来自与物质前提连接的物质劳动,劳动把人与动物区别开来。

  进入文明社会有三个标志,金属工具、 文字和私有制,以后演绎为占社会主导地位的生产方式,意识形态,社会文明制度。生产资料所有者以社会文明的规定为法理去占有社会财富,思维意识构成的文明是物质传承的基础。“历史不外是各个世代的依次交替。每一代都利用以前各代遗留下来的材料、资金和生产力;由于这个缘故,每一代一方面在完全改变了的环境下继续从事所继承的活动,另一方面又通过完全改变了的活动来变更旧的环境。”(《德意志意识形态》1995版马恩选集第一卷88页)物质和思维意识传承构成了人的先天环境,每代人进入该环境参与改变环境的活动,构成了下一代人的先天环境。历史是人改变环境的循环,是人的物质与思维意识的彼此相依的运动。

  《1844年手稿》到《形态》之间的马恩著作,马克思与恩格斯把思维意识和物质传承共同作为社会存在的内容。社会产出人,生产关系,生产力,意识形态,社会文明等,大生产理论包括物质与精神的生产。政治经济学批判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深入和特殊研究,范畴狭隘,针对特定时空的​物质创造过程和社会形态。把特殊研究的结论当成历史和未来普遍的社会规律值得商榷。人的创造分为有形的物体,无形的精神文明,以及附着在雕塑等艺术物上的思维意识。人们的享受物中更多的体现出传承观念和意识,这样的意识逐渐侵蚀到人们必需生活商品上。汽车是代步交通工具,而普通到高档车有上百倍价格差距。哪怕要说明商品生产,光用物质概念都解释不清。东西方的经济学家,多数不能解释清楚社会生产的本质问题。

  哲学属于思想者的研究范畴。文明社会最初的精神劳动者附属于统治阶级,思维意识是他们的专利,物质利益决定了思想者的立场。随着文明进步,思维意识逐渐成熟,思维扩散到人的存在关系上,物质利益难以阻挡从现实到理想的无限向往。一些人超越了物质利益约束,对人类存在的本真进行严肃的研究。古希腊哲学家苏格拉底(英译:Socrates,公元前469-公元前399年), ​为了真理的延续,把自己送上审判台,舍生取义。华夏的屈原,从事过政治,做过高官,《天问》提出150多问题,从物质自然到社会,华夏历史,是一位真正的思想者,失去参与理想的机会,抱石沉江,绝不苟且。思想家生死尚且不顾,何况物质利益诱惑和约束。先秦诸子百家不乏真正的思想者,后代也不乏董仲舒这样的投机客和犬儒。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但无法决定真正思想家的立场,无法约束他们对真理的追求。

  “意识[dasBewuβtsein] 在任何时候都只能是被意识到了的存在[dasbewu βteSein],而人们的存在就是他们的现实生活过程。”(《德意志意识形态》同上72页)真正的思想者竭力去追索社会存在。马克思以物质劳动解开了思维与存在的千古之谜,给予了人类自己历史发展的正确答案。他的思维意识影响了20世纪的人类发展历史,掀起了前所未有的人类解放运动。思维意识无疑成为历史发展的重要因素,成为当代的重要社会存在,马克思的思想在东西方仍然具有伟大的魅力,世界名人他排第一。

  哲学是思维意识的结晶,是对人的存在审慎的反思,是在现实基础上无限的思索,广泛的联系,以便搭建现实与理想的桥梁。​从马克思开始,推翻了直线思维模式,脱离了简单对错的判断标准,新哲学研究的人类活动的偶然与必然,汲取对人类有益的经验。对历史事件下结论是政治家的专利,哲学研究的是动机与环境的联系;人的物质传承和精神传承相互的影响、对事件的影响, 偶然中是否存在必然。排斥社会存在中的思维意识及其传承,人就成了条件反射的动物。

  ​纯粹理念就是思维的最抽象的要素,比如概念,定义。逻辑学是对人们的纯粹理念推导的方式,遵循一定的公式。其中大前提为最基本重要的基础,基础塌陷,即使正确应用了逻辑形式,结论必然是错误的,大厦必然倾倒。马克思以前的哲学,逻辑不是从感性和经验的现实和历史出发,而这种纯粹理念带有主观者的个人想象,形成思维上的直线扭曲推理。感性活动可以直观,可以对比经验,理性推理需要详细分析关联人事物,忌讳片面抽象直线联系。马克思哲学的特征是逻辑推理必须以事实为前提,即毛泽东所说理论联系实际。

  黑格尔辩证法存在致命的缺陷,他屏蔽了劳动中的物化作用,把思维意识运动当成唯一,认知成为最高的目标,以求达到精神自如境界。他的辩证法是认知论,没有行动论,其否定性只能在意识形态批判领域里发挥作用,不能指导人们改变自然与社会环境。他的历史过程充满玄学,因为他的物质变思维,思维变物质,摒弃了物质劳动,都是思维与物质自然存在的直线变位。摒弃劳动物化作用造成了与事实不符的变位,逻辑形式上贯通了,思维与存在相互的转变却是折射的思维意识,辩证法成了变戏法。思维与存在的直线联系、粗糙的抽象,黑格尔丢失了视野里重要的东西,造成辩证法的严重缺陷。严肃的哲学似乎倒退成唯灵论,要认知一切精神现象的黑格尔自己却迷路了,把“认知的科学”(黑格尔对其哲学的定义)变成了玄学。

  采取何种思路,涉及到哲学的根本问题,涉及到马克思哲学继承的问题。思维与物质不是直线关系。​